《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五十三章雲山七友


    第九百五十三章 雲山七友

    血魔心中轉著歹毒念頭,不過那渾身的戾氣卻已收起,如今還未到最佳時機,絕不能引起對方警惕。

    然而林軒豈是普通修士可比,平生見多了陰謀詭計,雖然還不知道方姓修士就是血魔,但早就注意到這老家夥。

    雙方互相算計,不過表麵上卻融洽無比。

    此時林軒跑去問路,光華一閃之後就來到幾名修士的眼前了。

    有男有女,修為參差不齊,但全都是築基期。

    幾人飛行得很慢,還在不停的互相交談。

    看見林軒颯然出現在眼前,一個二個臉『色』大變,『性』急的已伸手一拍,將靈器祭了起來。

    林軒視若無睹,強大以極的靈壓從身上噴薄而出。

    幾個修士隻覺得渾身一軟,幾乎要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幸好這股靈壓來得快去得也快,但他們已是滿頭大汗。

    人人臉『色』發白,一名滿臉皺紋的老者越眾出來:“參見前輩,不知道您有什麼吩咐,我們雲山七友一定照辦的。”

    一邊說,一邊用神識在林軒身上掃過,以他築基後期的修為自然看不出林軒的深淺了。

    不過剛才那靈壓,絕非凝丹期修士能夠擁有,此人十有八九是傳說中的元嬰期老怪,想到這,老者滿臉惶恐之『色』,表情也越發的恭敬了。

    “雲山七友。”

    林軒喃喃的念了一句,這幾人,看打扮就是散修,而沒有宗門庇護,散修的日子可是非常艱難,所以常常會有一些『性』情相投的散修義結金蘭,這樣既可以不受拘束,遇見事情又可以互相照應一下的。

    “你們不用驚慌,隻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可以安然離去。”林軒冷冰冰的話音傳入耳朵,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

    “前輩請說,晚輩一定知無不言的。”老者忙點頭如啄米,表情更是恭敬無比。

    “這可是紜嶺山麼?”

    “不錯。”老者點了點頭,心中略感詫異,這個問題,是不是也太簡單了些。

    “我聽說,前一陣山中出現了怪霧,進入其中的修士沒有一個活著走出,危險無比,以你們的修為怎麼還來這?”

    老者聽了,卻歎了口氣:“前輩有所不知,晚輩等都是無門無派的散修之士,且法力低微,一年也賺不了多少晶石,而這紜嶺山的靈草頗多,除了這我們根本就沒有生計之處,何況隻要不進入怪霧之中,聽說也沒有什麼大礙的。”

    林軒點了點頭,他如今雖已是人界頂兒尖兒的高手,但昔日也是從小修士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而且同樣做過散修,自然深知其中苦楚。

    “不對!”

    林軒原本已準備離開,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古怪,他剛剛隨意用神識一掃,光這附近的修士就感應到近千之多。

    就算沒有出現怪霧之前,也不該有如此多的修士來這,何況紜嶺山雖然是低階修士最好的去處,但資源稍差一些的地方石城還是另有一些。

    既然有別的選擇,還來這冒險明顯就很古怪了。

    對方在撒謊。

    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居然敢欺騙自己。

    林軒臉上閃過一縷煞氣,而那老者修為雖低,為人卻狡猾得緊,立刻明白謊言被識破,二話不說跪下磕頭了:“前輩息怒,前輩息怒,晚輩這就將真正的原因說出。”

    “不用了。”

    林軒嘴角邊『露』出譏嘲之『色』:“原本林某並不像濫殺無辜,可你偏要欺騙於我,就怨不得在下心狠了。”

    伴隨著冰冷的話音,一道光霞從指間飛掠而出,化為一隻青『色』怪手,抓住了老者的頭顱。

    對方雖不願坐以待斃,但在林軒的麵前,一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哪有反抗的餘地。

    隨後就開始施展搜魂之法。

    不要怪林軒心狠手辣,畢竟他已給過對方機會啊!

    如果這家夥老老實實,林軒說不定還會大方的給上一筆晶石,不過在自己麵前玩花招,那就是找死。

    很快林軒就得到了想要的結果,臉上『露』出古怪之『色』,那青『色』大手火光一閃,化為了一團火焰,老者早已昏『迷』,這下更是徹底的從世間消失。

    整個過程,剩下的六人親眼目睹,早已嚇得瑟瑟發抖了。

    自然沒有人出手相救,雖然結拜時說過要同生共死,但他們又不傻,誰會將這句話當真啊。

    “你們走吧!”林軒淡然的聲音傳入耳朵,他畢竟不是殘忍嗜殺的人物,老者撒謊,所以才受到懲罰,其他幾人沒有說話,林軒自然不會遷怒於他。

    “前輩真的放過我們?”說話的是一儒生打扮的男子,看上去二十個七八歲年紀。

    其他人也又驚又喜,但臉上更多的是畏懼。

    “哼,我用得著欺騙你們幾個小輩嗎?”林軒臉『色』一沉:“還是你們都打算留在這。”

    冰冷的話語傳入耳朵,六人大驚失『色』,自然不敢再說什麼,一哄而散了。

    “少爺,這樣放他們走好嗎,冤仇已經結下,你就不怕他們日後報仇啊!”

    “傻丫頭,雖說對敵人不能心軟,免得留下後患,但也要看情況啊,區區幾個築基期修士而已,妳覺得有朝一日,他們有資格找我報仇?”

    “這倒也是。”月兒點點頭,自己是太杞人憂天了些,就算這幾個家夥能夠修到元嬰期,也不知道多少年過去,那時候自己和少爺十有八九都已飛升去了靈界。

    想到飛升,月兒不由得又叨念起了小雪狐,也不知道那有著三條尾巴的小家夥怎麼樣了,再見麵的時候,她的修為恐怕比自己還要勝上一籌,不行,我也得努力了。

    月兒如是想著,逃走的雲山七友卻又另起風波。

    ……

    莫年原本是一落魄書生,屢試不中,後來購買舊書的時候,意外獲得了一本儒門的粗淺修仙功法。

    說來也巧,凡人之中,有靈根之人鳳『毛』麟角,而莫年資質雖說不上好,但確實是有木屬『性』的靈根。

    於是他機緣巧合,走上了修仙之路。

    一路坎坎坷坷,卻運氣極好的築基成功,若是身在兗州,或許還能過得逍遙,可雲州高手太多,大的宗門數不勝數,一名築基期的散修實在不算什麼。

    到處受人欺負,後來認識了幾名散修,結拜成了雲山七友,互相照看,處境這才稍稍改觀,然而依舊十分艱難。

    他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結丹。

    那樣的話即使是散修也不用擔心受欺負,甚至還能入贅某個中等規模的家族,從此飛黃騰達了。

    然而願望是好的,現實卻很殘酷。

    直到不久前機會來了。

    紜嶺山冒出無數古怪的雲霧,開始的時候死了許多修仙者,人人都很害怕,可又來他得到一可靠消息,說雲霧中是有異寶出世。

    而且異寶還不是一件兩件,據說乃是一大的古修士遺址,原本被封印在山麵,後來封印失效,才重新升出了地麵。

    麵有丹『藥』,有法寶,有功法典籍,還有許多如今已經絕跡了的珍稀材料,自己隻要得到一點,以後就再也不用為修煉資源發愁,從而大有希望凝丹。

    盡管知道以自己的修為,想要奪寶,難上加難,可誘人的利益麵前,他如何願意放棄,於是夥同七個兄弟,決定拚上一拚。

    富貴險中求,這道理在修仙界也同樣適用。

    可到了紜嶺山,卻大吃一驚,原本以為出現怪霧,這兒應該沒有多少修仙者,沒想到比過去還多,難道消息走漏了?

    七兄弟麵麵相覷,臉『色』陰沉以極。

    好在他們用神識略一掃視,發現大多也都是低階修士,築基期,甚至還有不少靈動期的弟子,凝丹期高手寥寥無幾,這才鬆了口氣,如果是這種情形,他們還有機會得到寶物,畢竟隻要差距不是太大,除了實力,運氣也很重要的。

    可好景不長,居然又有一元嬰期的修仙者將他們找上,七人懵了,這種老怪物介入,寶物是想都別想了。

    好在對方似乎還不知道秘密,於是大哥走了一步險棋,並沒有將真實的消息吐『露』,可結果卻是被打得魂飛魄散的結局。

    自己揀了一條命,現在怎麼辦,人單勢孤,還要不要去尋寶?

    莫年舉棋不定,片刻以後,突然目『露』凶光:“罷了,自己就算得不到古修士的寶物,也不能就這麼空手而歸了,如今來到這的,還有不少靈動期弟子,這些人雖然比自己還窮,但滅殺以後,多少還是能夠得到幾塊晶石。”

    須知,石城乃是散修聯盟,故而有規定,道友們不能隨意殺人搶寶,否則會受很重的懲罰。

    這一點,高階修士們固然視之為無物,但對於低階修仙者,還是頗有約束力的。

    然而如今的紜嶺山,龍蛇混雜,那些人死了,誰又知道是自己所殺?

    莫言狠狠的想著,而且很快就鎖定了獵物,那是一名身穿白衣的修仙者,大約二十出頭,星眉朗目,英俊挺拔,看上去就像出生於世家。

    可修為不過靈動後期。

    “哼,一定是某個家族靈根比較差的弟子。”

    莫言大喜,這種人,修為不怎麼樣,可身家卻豐厚無比,搶了可以大賺一筆。

    當然,他也用神識掃過,附近確實沒有第三者,於是『舔』了『舔』舌頭,慢慢的接近了……

    

Snap Time:2018-08-16 15:47:45  ExecTime:0.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