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四十四章幕後的四長老


    第九百四十四章 幕後的四長老

    見通羽真人魂不守舍,紅衣美『婦』還以為他心中怕了,玉手一拂,又是一件法寶祭出。

    此寶形狀奇特,看上去竟然有幾分像象牙玉梳。

    靈光閃爍,與那黑『色』彎鉤前後夾攻。

    通羽真人吸了口氣,正要『操』縱赤炎仙劍迎敵,又是一道黑芒從地底飆升而起,夾雜著濃重的陰森鬼氣,介入了戰團。

    紅衣美『婦』大驚失『色』,攻擊不由得一緩,頓時幾道黑『色』的劍氣從那鬼霧中劈刺出來。

    尖銳的破空聲傳入耳朵,聲勢竟是非同小可。

    美『婦』無奈,隻好驅使法寶迎敵,通羽真人站在原地,沉默不語。

    “道友還等什麼,快走。”林軒眉頭一皺,有些森然的開口,他還不準備暴『露』行蹤,故而不僅整個身體都包裹著一層濃濃的鬼氣,聲音也用秘術變得沙啞無比。

    “多謝道友大恩大德,小老兒先告辭了。”

    通羽真人目光閃爍,衝林軒抱了抱拳,渾身青芒大起,化為一道驚虹破空而去。

    石城的兩位長老驚怒交集,然而分別被林軒和屍魔纏住,自然分身乏術,尤其是紅衣美『婦』,若非林軒另有打算,滅殺她也並不為難,幾個回合,就被『逼』得手忙腳『亂』,心中大生懼意,如今自保都來不及,哪還有心情與管什麼通羽。

    聰慧大師要好一些,這位元嬰中期的佛宗高手,法體雙修,屍魔雖神通不弱,但還是被壓在下風。

    然而作為煉屍,自然悍不畏死,聰慧想要將其他擺脫,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兩人目眥欲裂,卻也隻能眼睜睜看著通羽從眼前逃跑。

    “道友是誰,為何要與我石城作對?”

    麵對和尚的質問,林軒默然不語,雖然當年通羽收下自己,多少也帶有一點目的,但不管如何,靈『藥』山總是對自己不錯,若沒有遇見也就罷了,既然適逢其會,林軒當然要救他脫險。

    但他也不想被這場陰謀牽扯進去,故而林軒不僅用鬼霧遮住自己的身體,而且使用的全是玄魔大法中的秘術,就連祭出的寶物,也不是自己常用的,而是臨時從儲物袋中翻出來的一柄飛劍。

    雖然威力要小得多,也略有些不順手,但這樣做,就可以絲毫馬腳不『露』,對方無論如何,也查不到自己頭上了。

    林軒做事情向來是謀定而後洞,若沒有十足把握,絕不會輕易出手。

    而就在不久之前,距離此地數十萬的天魂山。

    這是雲州著名的陰脈之一,傳說在上古時期,曾是兩個強大帝國的邊境接壤之處。

    萬年以來,征戰不休,埋骨在這的將士,數以億計,後來滄海桑田,經曆了數百萬年,兩個國家化為了歲月的塵埃,這也由荒原變為了山脈。

    因為怨氣極濃,故而形成了絕佳的陰脈。

    普通凡人若是接近,必定頭重腳輕,身體虛弱甚至會定昏『迷』,但對於鬼道修士,以及陰魂來說,卻是十分難覓的修煉聖地了。

    而厲魂穀做為天雲十二州七大宗門之一,勢力雄厚無比,自然將整座天魂山脈完全占據。

    該派構成也較為奇特,不僅有人類的鬼道修仙者,陰司怪物也是極多,什麼厲鬼僵屍,數不勝數,有一些怪物,外人甚至聽都沒有聽說過。

    所以七大宗門之中,他們或許不敢說是最強的,但若論神秘,厲魂穀排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一。

    光是元嬰期的存在就有數十。

    而排名前四的長老,更全部達到了後期。

    再算上宗主,居然有五位大修士級別的怪物,若是說出去,其他人肯定會被嚇死。

    此時,在天魂山脈深處,一座上古巨墓之中。

    由於該派構成奇特,所以弟子的洞府也是五花八門的,有的與外麵的修士差不多,也有的喜歡墳墓,比如說陰魂或者僵屍之流的怪物。

    這座巨墓雖然建在地底深處,卻富麗堂皇,看上去簡直有如帝王的陵墓。

    在墓室的前方,有一白玉砌成的高台,上麵放著一口巨大的石棺,可棺材並沒有蓋嚴,麵躺著一身穿華服的老者。

    看上去已七老八十了,可肌膚瑩白如玉,仙風道骨,簡直就像得道的仙人一般。

    原本應該令人仰慕,可映襯著這昏暗的上古陵墓,卻偏偏顯出一種詭異的氣氛來了。

    突然,那老者翻身坐起,臉上滿是痛苦,眉宇之間卻孕育著狂怒。

    轟!

    可怕的屍氣沛然而出,幾乎達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咯咯的骨骼爆裂聲傳入耳朵,他的衣服被撐破。

    血肉迅速幹枯,然而身形卻猛然暴漲起來了,高丈餘,獠牙外『露』,屍氣將他整個身體包裹,所散發出來的妖力,已能與後期的大修士相比。

    天煞血屍!

    這家夥的身份非同小可,乃是厲魂穀的四長老。

    說起來曆,更加奇特。

    據說本來就是一元嬰期的修仙者,與人爭鬥隕落,然而種種機緣巧合,法體卻沒有損壞,而是埋入了地底之中。

    經過百餘年,漸漸產生了靈智,成為了一通靈僵屍。

    不過那時,他實力很弱,甚至落入一小小的築基期鬼修手中,為其驅策,但最後卻又成功噬主,吞噬了那名築基期修士的血肉魂魄,對他來說,正是大補,法力自然增加了不少的。

    於是開始獨自修行。

    然而修仙之路,步步荊棘,對人類來說如此,僵屍亦如是。

    他僅僅逍遙了十多年,又碰見了一凝丹期的鬼道修士,對方恰好也會控屍術,自然不會放過他的。

    一場大戰下來,這倒黴的僵屍落敗,於是被種下禁製,像奴隸一樣被驅使。

    然而這位凝丹期的鬼修也犯了一個錯誤,他的秘術並未完全將對方的神智抹去,於是數十年後,僵屍又找到機會噬主。

    然而,百餘年後,一元嬰期的老怪物卻又看上他了。

    總而言之,說起經曆之坎坷,這位厲魂穀的四長老,倒真與林軒有幾分相似之處,俗話說得好,百煉才能成仙,不過他經曆了無數挫折,最後卻是成魔,畢竟修煉的道路不同,如今已是元嬰後期的天煞血屍了。

    苦盡甘來,在這一界已是頂尖的存在,加入厲魂穀,更是位高權重。

    至少進階元嬰後期以後,他幾乎沒有受什麼苦,然而剛剛,卻栽了一個大跟頭。

    自己修煉了第二元神,並煉製了一屍魔分身,論神通,已不遜於元嬰期修仙者,派他冒充通羽真人,殺人搶寶,對靈『藥』山與離『藥』宮進行挑撥。

    雖然兩者不是一數量級,但通羽那老匹夫,暗中早已抱上禦靈宗的大腿了……

    煽風點火,原本一切順利,哪知道半途卻殺出一神秘的家夥,修為寶物,全都高得離譜,硬生生將自己的傀儡給毀了。

    可惡!

    但更令四長老擔心的是,這莫名的家夥,會不會對自己的計劃造成什麼變故,還有五十年,修羅之門就要開啟了……

    他正如是想著,突然表情一愕,臉『色』颯然陰沉下來了:“哪個家夥,居然敢擅長老夫的洞府,不想活了?”

    “長老息怒,是我。”一淡然的聲音傳入耳朵,居然並沒有絲毫畏懼之『色』,隱隱有些熟。

    “昊天鬼帝?”四長老一呆,現出幾分錯愕的表情來,略一遲疑,一股屍氣飛了出去,將墳墓入口的禁製打開,一名中年儒生緩步走了進來。

    大約四十餘歲年紀,三縷長須,容貌儒雅以極,正是昊天鬼帝。

    “給長老見禮。”

    昊天鬼帝彎下腰去,他雖然也是元嬰期,但論修為,論地位,都與對方不可同日而語。

    “你怎麼會來這?”

    雖然僵屍與鬼魂,同是陰司界的怪物,但四長老卻很是看這家夥不起,貪生怕死,數十年前天地異變之時,其他幾位鬼帝全都戰死,唯有這家夥鞋底抹油,跑到本宗尋求庇護。

    這種臨陣脫逃的膽小家夥,自然是為人所不恥。

    將對方輕蔑的表情看在眼,昊天鬼帝卻不以為意,再此深施一禮:“屬下來這,是想要尋求長老大人的庇護,拜入您門下的。”

    “拜入我門下?”四長老嘴角上翹,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譏嘲:“閣下這樣的人才,老夫可不敢要,昔日幽州之事暫且不提,聽說上一次,你和另外兩位長老奉大哥法旨,帶同百餘位弟子去奎陰山脈捉拿孔雀,結果不僅未能成功,反而全軍覆沒,又是隻有你一個人逃出來了,可有此事?”

    “不錯。”昊天鬼帝臉不紅,氣不喘,神『色』淡然,對方的譏嘲,他似乎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

    別的神通暫且不說,這厚皮功夫,讓天煞血屍也一陣佩服,但心中越發的看他不起了。

    “閣下如此厲害,每次都能將同道克死,老夫豈敢收留於你,豈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長老別這麼說,也不用譏嘲於我,昊天知道,本宗很多人都看我不起,但上次奎陰山脈之行失敗,實在不是我的過錯,就算您或者大長老親臨,恐怕結局也改變不了什麼。”

    “哦?”天煞血屍聽了,並不生氣,反而眼睛微眯:“在刑堂之時,你可並不是這麼說的,莫非還有隱情麼,既有苦衷,你為何不講,難道受雷鞭之刑很爽?”

    “弟子當時不講,自有緣由,不過現在卻願說與長老知曉。”昊天鬼帝淡淡的道。

    “好吧,老夫洗耳恭聽。”做為元嬰後期的老怪物,天煞血屍也是非常狡猾的,對方用這個秘密,做為投靠自己的覲見之禮,顯然非同小可,其中肯定涉及到莫大的好處,否則他當年也不會寧挨雷鞭之行也要隱瞞了。

    “多謝長老。”昊天鬼帝榮寵不驚,依舊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事情是這樣,當年弟子與兩位長老一起進入奎陰山脈……”

    良久。

    “什麼,我沒聽錯吧,你說大長老給那丫頭的防身寶物,麵封印的竟然是上界四凶之檮杌的魂魄?” 天煞血屍聳然動容,幾乎瞪出了眼珠。

    “這種事情屬下怎敢撒謊,麵封印的確實是檮杌分魂的。”昊天鬼帝冷靜的說。

    天煞血屍雙手倒背,在墓室中來回遊走,自言自語的開口了:“檮杌乃是上界凶獸,即使在靈界,也是非常高階的,這種存在,分魂降臨人界,究竟是為了什麼……”

    突然,他腦海中靈光一閃,腳步颯然停了下來:“難道說……”

    “,看來長老大人也想到了。”

    “這樣的秘密,你既然知曉,有何必告訴我,難道你就舍得……”

    “長大大人明鑒,平心來說,我舍不得,但俗話說,寶物再令人心動,也要有命享用才是你的,昊天僅僅元嬰初期,不敢存這種妄念的。”昊天鬼帝行了一禮,聲音誠懇無比。

    “嗯,你很聰明,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得多,不過話雖如此,你將這件事情告訴大長老不更好麼,何必投效於我。” 天煞血屍有些古怪的開口了。

    “俗話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雖然本門算是異數,陰司界的存在與人類能夠和睦共處,但中間未免沒有爭鬥,昊天身為鬼帝,自然是投效長老。”

    “這話也不錯,但還是不能令人信服,要知道二長老也是陰魂,而且是與你同樣的鬼帝,隻不過他到了後期,與我這個僵屍相比,你們不應該更親近一些?”

    “長老何必試探於我,昊天是真心投效的,不錯,論權勢,論修為,二長老都更勝一籌,但那家夥有勇無謀,不過是一匹夫。”昊天鬼帝不客氣的說。

    “好,好,孺子可教,今後你就跟隨於我,本長老絕不會虧待你的。” 天煞血屍撫掌大笑,神『色』歡喜的道。

    “多謝長老。”昊天鬼帝低下頭,眼中有異芒閃過,不過卻很好的隱藏起來了。

    “老夫像來是用人不疑,既然認可了,就會重用於你,眼前正好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沒有膽子……”

    “長老請說,屬下萬死不辭!”昊天鬼帝雙全一抱,簡直是無比的忠心。

    “是這樣,不久前,老夫派出傀儡分身……”

    “長老的意思,是希望我去石城?”昊天鬼帝遲疑著說。

    “不錯,到了石城,應該怎麼做,以你的聰明,想必也不用我來教了。”

    “屬下清楚,一定會相機行事,絕不會誤了長老的大事。”

    “好。”天煞血屍伸出手來,在腰間一拍,一個玉瓶取了出來,拔開瓶塞,從麵倒出一粒黃豆大小的丹丸。

    “你乃陰魂鬼物,雖然進階元嬰期後,已經塑造出新的身體,一般修士固然瞧不出端倪,但落入那些老怪物眼,未免太引人注意,誰都會知道,你是本宗弟子,這玉瓶之中,有一百粒三元化清丹,你服下一粒,即可掩蓋身上的鬼氣,就算是元嬰後期大修士,也看不出破綻來的,不過記住,每一粒的效果隻有一個月,失效以後要及時吞服。” 天煞血屍如此這般的說道,說完以後,將瓶子往前麵一拋。

    “多謝長老。”昊天鬼帝大喜,袖袍一甩,已將那瓶子卷了回來:“屬下一定不會誤您所托。”

    “行了,你下去吧,盡快行動,如果有機會,替我將那神秘修士的身份查出。”

    “是!”昊天鬼帝行了一禮,化為一道驚虹,像那墓室的入口飛去。

    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四長老揚起了頭顱,嘴中隱隱有細微的念叨聲傳出,仔細聽,卻是檮杌……

    卻說另一邊,依舊打得如火如荼,林軒算算時間,差不多有小半個時辰了,身為元嬰期修仙者,通羽真人應該跑遠了。

    自己也沒有必要繼續在這耽擱,畢竟此處距離石城還是太近了,若在引來幾位元嬰期老怪物,自己也要吃不了兜著走,林軒處事的原則,是若非萬不得已,絕不將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

    於是他雙手抬起,如穿花蝴蝶般變幻法印,帶起一串一串的幻影,嘴唇微啟,吐出喃喃的咒語。

    紅衣美『婦』和慧聰和尚都暗暗心驚,此時他們與林軒還有屍魔,沒有再捉對廝殺,而是陷入了二對二的混戰麵。

    那元嬰期的煉屍倒還罷了,眼前這家夥,神通高得離譜,不論和尚還是美『婦』,多少都吃了一些他的苦頭。

    卻連對方的身份都沒有弄清楚,他們也嚐試著用神識突破黑霧,卻總是被對方硬碰硬的拿神念反彈回來。

    甚至兩人聯手,都沒有效果。

    這讓兩人有些駭然了,對方明明隻是中期修士,可神念之強,還在他倆神識合力的疊加之上。

    此刻見了林軒的動作,下麵發動的攻擊肯定是非同小可。

    傻瓜才硬碰,畢竟通羽真人也逃了,眼前之人顯然要棘手得多,他們可沒有什麼興趣與其拚命的。

    兩人存了同樣的念頭,一起飄身退後,都不打算直纓其鋒,而這麼做,正好中了林軒的下懷。

    施法已經完畢,右手抬起,緩慢而凝重的向前點去,頓時鬼哭之聲大起,犀利的劍氣,伴隨著數以百計的骷髏鬼影,像兩人撲了過去。

    

Snap Time:2018-07-18 12:54:50  ExecTime: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