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三十五章栽贓嫁禍


    第九百三十五章 栽贓嫁禍

    馬掌櫃聽了,不由得眉頭微挑,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妥,但具體是什麼,卻又說不清楚。

    而他這一遲疑,卻招來了通羽真人的訓斥:“怎麼,道友磨磨蹭蹭的,是想要敷衍老夫?”

    “前輩言重了,小人哪有那麼大的膽。”馬掌櫃一呆,忙陪笑了起來,雖然本店背後的勢力,比靈『藥』山強大得多,但元嬰期老怪物,也不是自己一區區凝丹期修士可以得罪的。

    見通羽真人發怒,他不敢耽擱,忙發出傳音符,吩咐下麵的人準備寶物。

    此時魔嬰已控製了那夥計的軀體,縮在一陰暗的角落,屏氣凝息,將神識悄悄擴展出去,兩人的言談,全部落入了林軒的耳。

    少年嘴角邊『露』出一絲譏嘲的笑意,一動不動,這人太多,他可不想打草驚蛇。

    雖說靈『藥』山的事不好袖手,但也有一個前提,就是不會危及自己。

    林軒已隱隱猜到對方要做什麼,且先再看看情況好了

    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兩名侍女分別拿來一個托盤,上麵用紅布掩蓋。

    “前輩,您要的寶物就在此處。”馬掌櫃一邊說,一邊掀開紅布,一個拳頭大小的鈴鐺映入眼簾。

    散發著盈盈的光澤,不用說,是一威力不小的古寶了。

    至於另一個托盤,則放著數個錦盒,還有兩個紅『色』的玉瓶,十分引人矚目,顯然對於元嬰期老怪物,馬掌櫃不敢有分毫敷衍的,拿出的材料與丹『藥』,全都是珍品一級的寶物。

    “前輩請看,這攝魂鈴是本店不久前才收購到的古寶,來曆雖然不詳,但已由幾位煉器大師鑒定過,品質絕對是有保證的。”馬掌櫃十分殷勤的說。

    “不錯,不錯。”通羽真人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色』:“此寶雖然不是主攻擊類的寶物,卻有罕見的輔助效果,類似音波功一類的神通,戰鬥中可以攝人魂魄,做為輔助寶物絕對是不二選擇。”

    “前輩目光如炬。”馬掌櫃又將一小瓶拿起:“這麵的上元丹乃離『藥』宮煉製,雖然不能增進法力,但卻有著極佳的解毒效果,同時還有一定的療傷作用,就普通修士來說,也是寶物,不過前輩乃丹道大家,恐怕就未必看得上眼了,隻不過本店目前,丹『藥』缺貨,除此以外,也沒有更好的東西了……“

    話音未落,掌櫃的表情突然變得古怪起來,他終於想到了哪一點不妥,對方是靈『藥』山掌門啊,同時還是元嬰級老怪物,來買古寶材料還說得通,要丹『藥』做什麼?

    當然,這並不是說,通羽真人就什麼丹『藥』都不稀罕,但能夠讓他看得上眼的,肯定是一些上古奇丹。

    那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是地下拍賣會,也不一定有,更別說這小小的店鋪。

    而且通羽真人他雖不曾見過,但傳言中,卻是一慈眉善目的長者,很有風度,哪有眼前這位霸氣十足。

    莫非……

    馬掌櫃的額頭上,已侵出了豆大的汗滴,對方是冒牌貨,他來這想要做什麼?

    對本店不利麼?

    不可能,一來他不記得本店有一位元嬰期的仇人,二來這可是石城,他們在這開店,每年要繳納數以千計的晶石,那樣獲得的不僅僅是做生意的資格,還有城中勢力的保護。

    雖然本城不屬於任何宗門,但城主可是後期大修士的,坊市之中,時常還有執法使巡邏,近百年來,還真沒聽說有什麼人敢鬧事的。

    或許是自己多心了。

    掌櫃這樣想著,然而眼前卻出現了一副猙獰的麵容:“不錯,不錯,一個小小的凝丹期修仙者,還有這樣的眼力,看來你已懷疑我不是通羽真人了。”

    “前輩你……”

    感受到對方所散發出來的殺氣,馬掌櫃大驚,身上靈光一閃,就要向後退去,然而已經來不及,對方嗖的伸出了大手,五指緊緊的將馬掌櫃的喉嚨卡住。

    寬大的道袍隨風飄舞,那手臂的血肉居然迅速幹枯,青筋賁起,指甲也伸長到了寸許,烏光閃爍,一看就喂有劇毒。

    哢嚓一聲,輕易就將對方的脖子扭斷了。

    通羽真人縮回手,眼中噬血的光芒漸漸隱沒,嘴角邊『露』出殘忍的笑容:“老匹夫,這一回,我看你還怎麼將黑鍋洗脫。”

    ……

    與此同時,在石城西區。

    這兒有大片的瓊樓玉宇,建築恢宏而美麗。

    石城並不屬於任何宗門勢力,而是由城主以及長老會做鬆散的管理,與加入門派不同,在城中即使擔任司職,也是來去自如,非常自由的。

    所以從理論上來說,不管是城主,長老會成員,還是負有別的司職的修士,依舊可以說是散修。

    隻不過共同的利益,將他們圈在一起,為石城,也為自己服務而已。

    並非人人都可以在石城擔任司職,雖然離『藥』宮,厲魂穀,禦靈宗互相牽扯,但三大勢力,對該城無一不是虎視眈眈的,為了怕『奸』細混入,一般都是世居此地的本土修士才有資格,而且一些重要的司職,還要有兩名長老會成員簽名認可。

    這所謂的重要司職,就包括了維護本城治安的執法使。

    張炎是一名凝丹初期的修士,他祖籍並非雲州,但自從曾祖父遷到這來以後,就一直在石城安居落戶,算算到他都已經是第四代了。

    幹嘛要到別的地方去呢,加入宗門家族,雖然可以得到庇護,但大樹底下並非可以免費乘涼的。

    成為了宗門弟子,就要為所屬門派效力。

    表麵上聽起來,似乎並無不妥,甚至可以說是天經地義的,但凡事都不要想得太簡單了,須知修仙界弱肉強食,長生之路可以說充滿了腥風血雨,類似於叢林法則,但更加的殘酷。

    宗門內的低階弟子,不僅要做雜務,而且還隨時有可能被師叔伯,當作炮灰犧牲掉的。

    簡單的說,過的根本就是朝不保夕的生活,同時供奉還極其微薄。

    那麼散修呢?

    一個人自由是自由了,但更加的危險,除非你是元嬰級老怪物,否則下場可能比在宗門中還悲慘得多,不是有一句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麼?

    雖然講的是世俗,但用在修仙界,其實還要更加貼切一些的。

    這崇尚的是強者,沒有實力,命運注定無法掌控。

    張炎的曾祖父,當年就是為了避禍,傾其所有,傳送到了雲州,原本是存了孤注一擲的念頭,哪知道卻賭對了。

    石城因為地理位置特殊,雖然是人人垂涎的肥肉,但誰也不敢咬上一口。

    城中的修士也不是白癡,為了自保,建立了城主與長老會共同管理的模式,不是宗門家族,但可以讓城中的散修聯合起來,互相提供庇護。

    而且還不用擔心被當做炮灰。

    這的任務,是自願領取,你如果覺得危險了,可以不做,擔任的司職,也是可以主動辭退掉的。

    這種好事,宗門家族想也別想的。

    當然,你為石城做的貢獻越多,不僅可以得到大量晶石材料之類的獎勵,同時也可以享有更多的權利,付出與收獲成正比。

    同時那些危險的司職與任務,也不用擔心沒人去做,不是有一句話說得好,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由於報酬豐厚,甚至還出現過幾名修士爭奪一危險任務的。

    正是這些機製,讓石城成為了散修的天堂,張炎更是世代祖居此地,他的父親,甚至還在百餘年前,為城中執行一危險任務的時候隕落掉了。

    所以在本城的資料,他絕對屬於身家清白,忠誠可信的那一類修士。

    於是乎,在他還是靈動期小修士的時候,就在城中擔任接待人的司職,這也算是對罹難者家屬的照顧,可以讓他們賺取晶石,補貼修煉的。

    築基期以後,又換成了巡邏者職務,一幹就是兩百多年,很少出差錯。

    而與父親相比,張炎的資質要更加優異,加上運氣也不錯,順利凝結金丹了,如此一來,他也算是步入了高階修士的行列,於是像長老會提出申請,並沒有一點意外的獲得通過,成為了一名執法使。

    執法使,說起來在城中已算很重要的司職,不過要做的工作卻與築基期的巡邏者有幾分類似,都是負責維持石城的安寧與秩序。

    隻不過巡邏者是負責普通的街區,執法使則主要看管坊市。

    畢竟坊市的店鋪之中,奇珍異寶數不勝數,難保會沒有人眼紅,何況他們在這做生意,每年都得像城中交付了大量的晶石,俗話說,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於情於理,他們都要保證坊市的安全。

    不過話又回說來,石城雖然說穿了,也就一散修聯盟,但高手數量也極多,何況修仙界再『亂』,一般來說,大家都還要遵循幾條基本的法則,殺人搶寶不算什麼,可一般來說,搶劫坊市卻是人人為之唾棄的。

    當然,也不是說就沒有,但畢竟是少數,敢來石城捋胡須的,更是鳳『毛』麟角……百年來都沒有遇到。

    所以執法使比巡邏者還要輕鬆一些,搶劫坊市的大膽狂徒沒有,他們也就解決一下交易中的糾紛罷了。

    石城一共七座坊市。

    其實每一座坊市都建立在一巨大的陣法之上。

    不過那陣法並沒有什麼克敵製勝的效果,更多的是起監視預警作用罷了。

    張炎剛好是負責城南晶元坊市的執法使,不過作為凝丹期修士,他當然不用跑去傻傻的巡邏。

    而是待在華美的建築中,看著一圓盤就可以了。

    圓盤上麵,有無數的光點。

    不用說,這自然是與晶元坊市下麵那座大陣連在一起的法器,隻要有人在那動手,自然免不了法力波動,圓盤上就可以報警顯示出來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今天是張炎第一次擔任執法使的工作,原本滿心歡喜的他是想親自去坊市中巡視幾遍的。

    可一大早,就有朋友來訪。

    他的生死之交,一名叫做周健的修仙者,對方的修為與他相同,不過進入凝丹期已經有數十年了。

    對方也是散修,可惜是十年前才來到石城落戶,他這樣的身世,自然在城中擔任不了什麼重要的司職。

    可周健對執法使的位置,卻十分狂熱,不久前又申請了,這已是他來到石城後的第三次。

    不過肯定是沒有什麼希望的,盡管他也為城中出生入死,完成過幾項危險任務。

    但為了確保沒有『奸』隙混入,長老會是不會信任他的。

    可張炎卻相信自己的朋友,因為周健曾對他有過救命之恩,而且自己能夠順利凝成金丹,也多虧對方將自己的修煉心得,毫無保留的相告。

    須知,修仙界人情冷漠,就算是師傅教授徒弟,往往也會留上一手,可對方與自己一見如故,在這方麵卻坦誠到了極處。

    張炎心中的感激是可想而知的,將周健引為生死之交。

    好友來訪,自然是大喜事。

    然而周健卻提出了一個要求,想去執法使工作的地方看看。

    按照城中的約定,這自然不許,可兩人什麼關係,何況張炎知道老友乃是一“執法使『迷』”,這回自己當上了,他的申請卻未通過,心中本來就替他難過。

    再想想他對自己的好處,怎麼好意思拂老友的麵子?

    反正今天,也僅有他一人當值而已,隻要小心一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於是將他悄悄的帶到了雷雲殿,而周健居然事先準備好了酒食,說是要為他榮升執法使慶祝,張炎盛情難卻,也知道這雷雲殿中絕不會有人來的,與是便放心的與好友大吃大喝。

    修仙者雖可以辟穀,但口腹之欲人人都有,美食當前,自然要好好享受一番。

    正喝的酣暢淋漓,突然圓盤上一道光柱亮起,張炎大驚,忙定睛瞧去:“是白鳳堂出了事情,周兄,不好意思,職責所在,小弟恐怕要暫且失陪。”

    說完他像房間角落的一口大鍾走去,隻要敲上一下,晶元坊市周圍的禁製就會開啟,許進不許出,就算是元嬰期老怪物也不可能馬上離去,然後自己就可以趕去處理,如果是普通修士的糾紛,好言勸解,如果真涉及元嬰老怪,也可以通知長老會的前輩。

    石城銅牆鐵壁,不管是誰,都不能來鬧事地。

    “等一等,張賢弟,為兄還要有一件事情要與你商議。”

    “周兄有事,稍後再說不遲,我現在……”張炎剛說到這,突然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竟站立不穩了起來。

    他大驚,忙雙手掐訣,可體內空空如也,法力竟然絲毫也提不起。

    這種情況,倒像是中了某種奇毒,張炎不由得駭然失『色』,怎麼可能呢,莫非那酒……

    “張賢弟,為兄說過有事要與你商議。”周健的聲音中充滿了得意。

    “是你,為什麼?”

    張炎又驚又怒,但心中更多的是『迷』『惑』,兩人相交不是一天兩天了,對方為何要暗算自己?

    “哼,死人何必知道那麼多。”周健的臉上滿是猙獰之『色』,袖袍一拂,一道劍光飛掠而出,張炎法力全失,自然躲無可躲,被輕易割下了頭顱。

    圓睜雙目,滿是怨毒,可又有什麼用,交友不慎,自然是會付出代價的。

    “哼,你也不想想,當年你僅僅是一名築基期修士,我身為凝丹期高手為何要刻意討好接近於你,石城的審查確實極其嚴格,用銅牆鐵壁來形容也不為過,可人心總是有漏洞的,為了今天這一幕,我可是苦苦潛伏了十年之久,不過這回立了大功,回到宗門以後……”

    周健說到這,左手翻轉,一隻光手浮現出來,摘下了張炎的儲物袋,隨後又彈出幾粒火球,將對方毀屍滅跡了。

    看了一眼那光芒閃爍的圓盤:“四長老已經得手,我也該離開。”

    從懷中掏出一張高階隱匿,往身上一拍,身形漸漸模糊,直至隱入了黑暗……

    再說另一邊。

    通羽真人扭斷了掌櫃的脖子,將圓盤中的寶物裝入儲物袋,隨後大搖大擺走出來。

    隻有他一個人,夥計們有些奇怪,但誰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去查問元嬰期老怪?

    至於其他的客人,就更不會胡『亂』開口了。

    “少爺,這家夥是想要栽贓嫁禍,你不攔住他麼?”見林軒也不動,月兒不由得著急了起來。

    “不能在這動手。”林軒搖了搖頭,整個過程他幾乎親眼目睹,也明白對方的意圖,可林軒並不想引人矚目。

    攔下那家夥輕而易舉,可林軒並不知道他背後有什麼勢力,在這動手,自己必然暴『露』,這可不是聰明人的選擇。

    在將情況弄清楚以前,按照林軒處事的原則,自然是隱在暗處。

    “可那樣的話他就跑了。”

    “放心,他跑不了。”林軒眼中閃過一縷異芒,自信的道。

    隨後伸手一招,魔嬰離開那夥計的軀體,重新回到了丹田,林軒緩步走了出去,一點也不急,剛才已悄然在對方身上坐下了一點印記,以他的神識,想要追蹤輕而易舉。

    

Snap Time:2018-07-17 02:37:21  ExecTime:0.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