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三十四章冒牌師尊


    第九百三十四章 冒牌師尊

    “原來如此。”林軒點點頭,眼中『露』出了然之『色』,既是修士之城,難怪會有如此多的靈力波動,林軒沒有再問什麼,在馬騰恭敬的目光中,施施然離開了仙來閣。

    街道比想象的還要寬闊,足可並排容納八輛四輪馬車。

    整個城的布局也與凡人城市大不相同,建築並非位於街道兩側,而是星羅棋布,有不少甚至漂浮在半空。

    式樣也非常奇特,林軒也算見多識廣了,此刻也不由得流『露』出了幾分驚訝之『色』。

    雲州,果然不愧在天雲十二州中排名居首,用修煉聖地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附近的靈氣非常之濃,顯然整個城市修建在一不錯靈脈之上的。

    低調是林軒的原則,所以在出仙來閣的一那他已施展了斂氣之術,畢竟元嬰期在人界已是頂尖存在,走到哪,都太顯眼。

    此時林軒偽裝成一凝丹中期的修仙者,實力不強也不弱,既不用擔心受欺負,也不會引人矚目。

    初到貴地,林軒自然不會著急,在街上慢慢走著。

    一邊轉頭四顧。

    修仙者果然極多。

    正魔儒佛,甚至還有一些人身上靈力波動十分奇特——修妖者!

    傳言居然是真的,這果然與幽州那樣的貧瘠之地不同,居然是有妖脈存在的。

    林軒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頗為興奮,修仙界越繁榮,意味著機會也越多,在這,說不定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寶物。

    當然,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還是要先熟悉熟悉情況再說。

    約半個時辰以後,一塊晶碑映入眼簾,在那晶碑後麵,是一望無垠的廣場,朵朵白雲飄『蕩』。

    石城麵積寬廣,共有大小不一的七座坊市,而這南城的晶元廣場,雖不是所有坊市中規模中最大的一座,但絕對是物品最全,最珍稀的。

    別的坊市,都隻有擺攤做生意需要交納晶石,而晶元坊市,買主想要進去,同樣需交納七塊晶石。

    不要小看這個數目,在高階修士眼中固然不算什麼,但那些靈動期的低階弟子,即使是出身名門大派,一年的供奉也還沒有那麼多。

    “門票”都收得如此離譜,麵東西的價格可想而知,所以會到晶元廣場來的買主,大多都是築基期以上修士,其中更以凝丹期高手居多,偶爾甚至還有元嬰期老怪物來這淘寶的。

    在晶元坊市的入口,站著兩名三十餘歲的築基期修士。

    林軒從懷掏出七枚晶石,遞到他們手,然後便大搖大擺的進去。

    麵果然店鋪林立,數以千計的修士進進出出,繁榮到了極處。

    林軒隨意挑了家店鋪,一臉木然的走入其中。

    首先引入眼簾的是一數十丈方圓的廳堂,非常寬廣。

    十幾個夥計打扮的靈動期修士,正陪笑著對客人招呼,由於生意太好了,一時半會兒,居然沒人上前接待,林軒也不在意,自己慢慢觀看。

    這是一家雜貨店。

    所謂雜貨,當然與世俗的含義不同,是指該店貨物種類非常齊全,丹『藥』,靈器,符籙,材料,功法,什麼都賣。

    一般能開雜貨店的,不是實力強大的商盟,就是背後有大的宗門支撐,隻要有足夠多的晶石,就極有可能在麵淘到想要的寶物——當然,那是對一般修士而言。

    麵的東西林軒可看不上眼,真正好的也不會擺到櫃台上來。

    但饒是如此,在貨架之上,他還是發現了幾件法寶。

    林軒聳然動容,雖然這些法寶都是品次較低的那種,但畢竟是法寶啊,與靈器完全不同,其他地方就算有賣,也應該是地下交易會,而不是擺到普通的坊市中來。

    由此推斷,雲州的修仙水平果然不一般。

    林軒臉上喜『色』一閃而過,細細的觀賞起來。

    “前輩,請問你需要什麼?”一名身穿青衣的夥計將手中的客人送走,終於發現被晾在一旁的林軒了,忙跑了過來,滿臉堆笑的道。

    這可是凝丹中期的修士,怠慢很失禮。

    “我要整個雲州的地圖,上麵最好有各大門派勢力的標注,越詳細越好。”林軒如此這般的說道。

    “好,您稍等,小的這就去取來。”夥計陪笑的施了一禮,轉身像庫房跑去。

    林軒不以為意,繼續轉頭四顧,在店鋪中饒有興致的打量著。

    突然,他臉『色』一變,瞳孔微縮,有些訝然的抬起頭顱。

    一股磅的靈壓傳了過來。

    不止是林軒,幾乎所有的修士都臉『色』狂變。

    凝丹期的還好,不過是臉『色』有些發白罷了,築基期與靈動期修士則根本抵擋不住這股靈壓,被直接壓趴下。

    “這,這是……”

    “元嬰期前輩!”

    眾修士驚駭莫名,不少人眼中更『露』出又是驚駭又是狂熱之『色』,但也有極少數老成持重的表情疑『惑』,晶元坊市偶爾也會有元嬰前輩光臨,但眼前之人是不是太張揚了,靈壓居然沒有半點收斂的勢頭,這樣做可會被認為是敵意行為的。

    這是石城啊,就算元嬰老怪應該也不會隨意鬧事的吧!

    “少爺,他……”

    來人雖然還在門口,但以月兒的眼力自然不難看清楚,俏臉上滿是驚訝之『色』,以手掩口,幾乎要說不出話來了。

    以林軒的城府,臉上同樣不可抑製的『露』出了駭然之『色』,但一閃而過,很快就恢複正常了,稍稍側過身體,連神識也不放出,隻是用眼角的餘光在來人身上悄悄打量著。

    “哪位前輩大駕光臨,可是下人們招待不周,馬某在這給您賠罪了。”

    蹬蹬蹬的聲音傳入耳朵,一白袍修士走下閣樓,看樣子,正是店主,四十出頭,頜下留著三縷長須,相貌看上去儒雅以極,修為也到了凝丹中期。

    而那元嬰老怪物也到了廳堂之中,年紀已老,身穿杏黃道袍,童顏鶴發,精神極好。

    而那麵孔林軒更是非常熟悉。

    甚至可以說與他有莫大的關係,昔日靈『藥』山掌門,也可以說是他的師尊,通羽真人。

    數十載未見,通羽真人風采依然,似乎並沒有多大改變。

    按理說他鄉遇故知,應該非常高興才是,然而林軒臉上不僅毫無喜『色』,表情反而陰霾下去了。

    “少爺,你怎麼了,不是一直想知道靈『藥』山的消息,如今看見了通羽,怎麼卻心中不喜。”月兒的聲音充滿了好奇。

    “他不是通羽。”林軒的話讓小丫頭大吃一驚。

    “這怎麼可能,不論五官身材,根本就是靈『藥』山昔日的掌門,少爺說他不是你的師尊。”

    “我不會弄錯的。”林軒表麵上一副木然之『色』,腦海之中,卻用心神聯係與月兒侃侃的交談起來了:“此人雖然和通羽長得沒有區別,但絕不是我師尊,他的身上,有一股詭異之氣的。”

    “難道此人使用了易容大法,我怎麼完全看不出來啊。”

    “別說妳,我也看不出來,但這又有什麼好奇怪,天大地大,神通秘術層出不窮,那些元嬰期老怪,哪一個沒有壓箱底的功夫,有什麼秘術,是妳我主仆無法識破,也是很正常的。”林軒如此這般的說,雖然他的修為比同階修士強得多,但並不會因此自大,而小看了天下英雄。

    對於修仙者來說,謙虛謹慎是美德,那樣可以讓你活得更久。

    “少爺,那我們怎麼辦?”

    “還能如何,當然是靜觀其變了。”林軒做事情是不會衝動的,雖然眼前的冒牌者僅僅是元嬰初期的修仙者,但天知道他有沒有同夥,而且林軒初到雲州,人生地不熟,冒然行事可不是聰明人該做。

    也不知道靈『藥』山搬遷到雲州,發展得如何,眼前之人冒充通羽,目的又是什麼,總而言之,在沒有十足把握以前,林軒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當然,他也不會袖手旁觀,總而言之,先看看。

    那人的神識在大廳掃過,不過既然是冒牌貨,自然認不出林軒這位“愛徒”了。

    沒有『露』出絲毫意外之『色』,很快就落在那店主身上了。

    “你就是這白鳳堂的掌櫃麼?”通羽真人揚起頭,傲氣十足的開口。

    “不錯,正是馬某,不知通羽前輩大駕光臨,還請您老恕罪一二的。”

    “哦,你認得我。”

    “前輩說笑了。”掌櫃拱了拱手:“靈『藥』山聲名遠播,我們這些晚輩又豈會沒有聽說過,對於前輩的威名,更是萬分敬仰的,不知道掌門真人來到小店,是想要購買什麼,隻要我們有的,一定讓前輩滿足。”

    馬掌櫃嘴上這麼說,心其實卻頗多疑『惑』,通羽真人他確實是久仰的,畢竟幽州雖大派林立,但擅長煉丹的也僅有那麼寥寥數家而已。

    追尋仙道之人,不管你是哪個流派的修士,也不管境界如何,肯定都是離不開丹『藥』的。

    憑著這個優勢,靈『藥』山雖是外來的門派,但想在雲州站穩腳跟一點都不難,憑借煉丹,他們可以廣結善緣。

    何況這位通羽真人,是一位八麵玲瓏,長袖善舞的人物,馬掌櫃雖然並未見過,聽說是非常慈祥的。

    可眼前這位,卻霸氣十足,驟然望去,倒與魔道的長老差不多。

    難道是下麵哪個不長眼睛的家夥,得罪了這老怪物?

    馬掌櫃心中疑『惑』,臉上卻是獻媚的陪笑之『色』。

    而聽他言語得體,“通羽真人”的嘴角邊也流『露』出了幾分笑意:“老夫來此,還真是想要買一些東西。”

    “哦,前輩,那請到樓上詳談好了。”馬掌櫃躬身迎客,又回過頭:“小九,一會兒將那蓬萊仙茶,送到樓上的貴賓室中。”

    “是。”

    一容貌英俊,看上去十分熟悉的夥計忙束手答應,說來也巧,他就站在林軒身旁。

    隨後通羽真人與馬掌櫃一起到了樓上。

    望著他們的背影,林軒瞳孔微縮,這樣做雖然有些冒險,但自己總不能在這幹耗著。

    林軒悄然伸出手來,在後腦一拍,一縷烏芒遁出他的天靈蓋,稍閃即逝的沒入了那小九的身體麵。

    整個過程,快如閃電,靈氣波動也小到了極點,沒有任何人發現。

    甚至連那小九,也沒有感到絲毫不妥。

    此乃魔道高深秘術,天魔附體神通。

    那烏芒看上去毫不起眼,其實是林軒辛苦修煉的魔嬰。

    此秘術,有點類似於奪舍,但又大不相同。

    他並不是要永久奪取別人的身體,僅僅是占據一段時間而已,少則一個時辰,至多也不能超過半天。

    否則因為天地法則,魔嬰自己會被困於身體之中,那樣對於被侵占之人來說,固然不妙以極,魔嬰自己也會大傷元氣。

    不過此法雖然有諸多漏弊病與漏洞,好處卻也是顯而易見的,比如說此時此刻,林軒若不是會此神通,還真沒有辦法偷聽那冒牌者與掌櫃談話的。

    此時,魔嬰僅僅是潛伏,並沒有將身體的控製權奪到手中。

    說起魔嬰訣,神妙是神妙,然而林軒依舊有頗多不滿之處,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無法晉級。

    自從魔嬰凝結以後,不管怎麼修煉,都隻能讓法力更加精純而已,境界上,卻隻能停留在初期……不,正確的說是比初期更差一些,魔嬰畢竟是取巧之術,其實還不及初期修士元嬰的。

    這一點讓林軒大為鬱悶。

    須知,真正第二元嬰的神通是可以晉級的。

    如果魔嬰也能進階中期,憑借雙嬰疊加後的修為,自己以中期境界,力壓大修士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現在這種情況,魔嬰卻大大拖了後腿,甚至林軒隱隱還有一種感覺,隨著主元嬰的修為越來越高,雖然陰陽訣可以將兩種靈力互相轉化,但隱隱的,卻有些陰陽失衡了啊!

    現在壞處還不明顯,但長此以往,會不會帶來別的隱患也還是兩說。

    所以九天玄功林軒明明還有不少篇幅沒練,這幾年卻改習起了鳳舞九天,此功法威力無比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借體內的妖靈力,平衡一下體內過剩的陽氣。

    可凝結妖丹卻失敗了,當然,這也沒什麼了不起,成功是遲早的事,對於這一點,林軒毫不懷疑。

    可即便妖丹凝成以後,調劑陰陽,也僅僅是治標不治本罷了,隱患暫時不會發作,但始終埋於身體之中。

    真正解決,隻有讓魔嬰晉級,這樣體內的兩種靈力,才能龍虎相濟。

    平心來說,林軒見識固然廣博,可才智卻並未有什麼出眾之處,想讓他自己想出解決辦法是不可能的。

    唯有找到真正第二元嬰的修煉秘功。

    這可並不輕鬆。

    此功法在上古時期,就是不傳的頂尖之謎,威力無比,這一界是否還有,還是兩說。

    雖說一些高階修士,比如說當年的極惡魔尊,都修煉得有第二元神,記得在奎陰山脈,追殺天煞魔君之時,林軒還親眼目睹。

    但第二元神與第二元嬰聽上去雖僅有一字之差,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功法,第二元神,雖然威力也不錯,但修煉者畢竟還是隻有一個元嬰的,而雙嬰擁有者,就完全不一樣了。

    擁有兩個中期的元嬰,足以力敵大修士,如果法寶神通再厲害一些,打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魔嬰訣原本也有一點類似之處,可畢竟不是正途,初期的時候還沒有顯『露』什麼,當林軒主元嬰進階中期後隱患就漸漸顯『露』。

    當然,如果他僅僅是停留在現在這個階段也不用怕,可林軒是想要飛升靈界的啊,別說離合期了,主元嬰進階後期以後,也有可能陰陽失衡,從而導致走火,這當然是林軒不能忍受的,所以第二元嬰的功法他誌在必得。

    這也是林軒為什麼心急火燎的跑到雲州,可不僅僅是為了玉羅蜂催熟與月兒結嬰這兩件事的。

    當然,這些事情急不得,林軒暫時拋諸腦後,隱患雖然頭疼,但在進階後期以前都不會發作,所以自己倒也不用擔心什麼。

    魔嬰已潛伏在那夥計的身體之中,而對方一點察覺也沒有,遵照掌櫃的吩咐,泡了一壺靈茶,送到二樓的貴賓房之中。

    這附體神通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隱蔽『性』極佳,隻要魔嬰不動用法力,就是大修士也看不出端倪,那冒牌貨僅僅是元嬰初期的老怪物,就想也別想了。

    此刻兩人剛剛落座。

    馬掌櫃含笑開口了:“不知掌門真人到此,究竟是想買什麼東西,本店雖也有一些寶物,但未必能入您老法眼的。”

    “沒什麼,老夫聽說,貴店最近收羅來了一件神通不小的古寶,故而想要買下罷了。”

    “古寶?”馬掌櫃一呆,臉上『露』出幾分意外。

    “怎麼,你不願賣給老夫?”

    “當然不是了,隻是前輩從什麼地方聽到消息的,那古寶對凝丹期修士來說,確實神通不小,但在元嬰修士眼中,也就一般罷了。”

    “這個……老夫自有道理,隻是問你願不願意,對了,除了古寶,你店內最珍貴的丹『藥』還有材料,老夫都要,你讓他們各給我揀一些過來。”通羽真人喝了一口靈茶,緩緩的說出了這番話。

    

Snap Time:2018-04-19 18:05:10  ExecTime:0.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