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三十一章月仙子


    第九百三十一章 月仙子

    山中歲月悠悠,對於修行之人,時光更是易過,轉眼之間,又是十年。

    林軒大部分時間,都在修行打坐,毒龍茶所需的靈草雖然生僻,但並非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天璿門傾全派之力,沒多久就將收羅來的毒草送到林軒手……

    有了靈茶輔佐,再加上妖眼之玉相助,林軒修習鳳舞九天訣雖困難重重,但比起先前,已好上許多。

    此法是模仿鳳凰神通,雖艱難深澀,卻妙用無窮,林軒自然勤練不輟,希望能盡快修到第二層大圓滿,那樣體內就能凝結出一枚妖丹。

    至於月兒,除了自己修習,也不忘帶徒弟。

    起初之時,小丫頭還有點惴惴不安,但後來發現當師傅遠比想象的簡單,這也難怪,小丫頭自己,本就是凝丹期頂峰的修為,而且待在林軒身邊,眼界之開闊,更遠非同階修士能夠相比的,她那小徒弟,不過靈動期,教起來,還不輕鬆愜意。

    而且正如林軒所言,陰司屬『性』的異靈根,修習別的功法固然瓶頸不斷,可煉鬼道秘術,卻是事半而功倍的。

    月兒每次講解,鄭璿都能舉一反三,與林軒相比,這對師徒簡直就是天才。

    鄭璿僅用了五年,就築基成功,接下來又花五年,修到了築基中期頂峰。

    這天上午,鄭璿又來到月兒的洞府。

    原本以前,月兒一直住在林軒旁邊,可現在要教徒弟,怕打擾到少爺,於是這丫頭另選靈氣濃密之處,重新開辟了一洞府,當然,隔三差五,這丫頭隻要閑暇無事,都會去林軒那兒串門一番的。

    月兒是陰魂之體,鄭璿傳承了妙天鬼帝,說起來,兩女有頗多相似之處,所以名為師徒,其實卻好得跟閨蜜差不多。

    這也是林軒樂於見到的。

    既能讓天璿門對自己忠心,月兒也多了一個玩伴,一舉兩得。

    而這十年,幽州修仙界也發生了很大改變,天璿門與拜軒閣表麵沒有什麼聯絡,暗地卻互相支援,勢力皆膨脹很快。

    隱隱的,已與一線峽還有雷雲山莊鼎足而三。

    隻不過他們遵照林軒吩咐,暫時沒有與兩大門派發生衝突,時機尚未成熟,先盡量擴大自身的實力再說。

    ……

    鄭璿心情很不錯,這幾天她感覺自己的實力又進步了,雖然沒有邁入後期,但距離也僅有一步之遙而已。

    不過卻遇見了瓶頸,於是去請教師尊,畢竟她現在所習功法,與父母完全不同,便是爹爹,也不能給她分毫指點的。

    想起自己師傅,少女嘴角邊忍不住流『露』出一絲笑容。

    修仙界弱肉強食,原本尊卑觀念比世俗還要濃厚,可月兒卻一點也不在乎那些規矩,對自己就像閨蜜。

    亦師亦友!

    不過鄭璿還是很尊敬師傅,月兒做事情雖然有點天真,但見識真的極為廣博,修為之高,更令人側目。

    父親也是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可兩人若是打鬥,鄭璿打賭三個爹爹也不是月兒對手。

    再加上那些神通大得驚人的寶物,鄭璿甚至懷疑,就算是遇見元嬰期老怪物,師尊也能拚上一拚的。

    師尊神通如此驚人,卻僅僅是太上長老的婢女,對於林軒,鄭璿心中充滿了好奇。

    聽母親說,他曾是靈『藥』山少主,當年在幽州就是叱吒風雲的人物,隻是後來卻莫名其妙的失蹤了,誰也不知道去了哪,回來後卻到了元嬰中期。

    鄭璿也想過從師尊口中旁敲側擊,可月兒隻是某些事情天真而已,與林軒在一起這麼久,自然也學到了不少心機。

    與鄭璿獨處,該說的可以說,不該說的卻半點口風不『露』,被問得急了,就端起師傅的架子,訓斥那小妮子。

    總而言之,感覺不錯,這十年來,月兒也過得蠻滋潤,美中不足,就是依然無法結嬰,法力什麼,月兒不在乎,可沒有身體,真讓月兒沮喪了好久。

    當然,少爺說過,此事急不得,等到了雲州,再慢慢尋訪解決之路。

    而對於林軒的話,月兒言聽計從。

    正這麼想著,徒弟就來到了洞府。

    兩女湊在一起,正討論瓶頸問題,天『色』突然莫名其妙的暗淡了下去,一股妖風憑空而起。

    直徑數的烏雲,濃濃的匯聚於頭頂,雲層中,閃電穿梭,如同狂舞的銀蛇,帶給人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嗚……

    仿佛鬼哭,又如同萬獸齊吼,緊接著,一陣蒼涼的歌聲,從那妖風中傳出,詞調古樸,一股蠻荒之氣沛然而出。

    “師尊,這……這是怎麼了?”

    雖然得到了妙天傳承,但鄭璿本身,不過是築基期修仙者,如此可怕的天地異兆,嚇得她臉都白了。

    月兒反應卻截然不同,嬌美的容顏上滿是喜『色』,碧雲山當然不可能有妖獸,這異兆來自林軒的洞府,莫非少爺的鳳舞九天訣終於到了第二層大圓滿,開始凝結妖丹?

    心中驚喜,也顧不得給徒弟解釋幾句,月兒渾身青芒大起,像那異象的中心飛去。

    留下可憐的築基期少女臉『色』慘白,跺了跺腳,略一躊躇,終於也隨後跟上了。

    如此明顯的異景,感受到的當然不隻月兒師徒,天璿門的修仙者,幾乎個個都揚起了頭,臉上滿是吃驚之『色』。

    竊竊私語的聲音傳入耳朵,還有『性』急的,已經遁光飛了過去,但卻沒有人敢接近,林軒洞府四周,早已被掌門劃為禁地。

    又等片刻,幾道五顏六『色』的遁光從遠處飛掠而來,光華收斂,現出來的無一不是凝丹期以上的修仙者,甚至還包括了門主夫『婦』。

    隻是即便這些高手,臉上也滿是『迷』茫之『色』,弄不清楚正在發生什麼。

    撇開那詭異的妖風不說,眼前的異景,倒與結丹天兆頗有幾分相似之處,但此地為林長老的洞府,他的修為早就到元嬰中期了,結丹……這麼看都太離譜。

    “師兄,會不會是妖獸?”徐茵目光閃爍的開口。

    “不可能,什麼妖獸敢來此地撒野,而且也沒聽說林長老飼養得有靈獸。”儒雅男子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說。

    “不管如何,先將低階弟子驅散再說,數以千計的人圍在此處,未免也有些太不像話了。”說話的是一凝丹期初期的男子,道士打扮,不論五官還是身材,都毫不起眼。

    “吳師弟言之有理。”儒雅男子點頭頜許,隨後傳下法諭,本門凝丹期以下弟子,一律不準踏入後山地界一步。

    低階修士們聽了,心中雖然頗為抵觸,但自然沒有誰敢違背門主命令,紛紛遁光飛回。

    若大的天空之中,就隻剩下十餘人而已,這些全都是天璿門的高階修士。

    “璿兒,妳怎麼還在此處,我不是讓低階弟子都退下麼?”

    儒雅男子眉頭微皺,像一容貌秀美的少女開口,身為掌門,更應該以身作則,女兒留在此處,實在有些太削自己麵子了。

    “,我跟師尊來的。”

    鄭璿眼珠一轉,笑嘻嘻的說,關鍵時刻,師傅就是拿來當擋箭牌的。

    “哦,月仙子也到了,她在何處?”

    十年過去,天璿門眾人自然知道月兒是林軒的婢女,但沒有任何人敢對她不敬,一來,月兒的修為擺在那。

    有一次,天璿門遇見強敵,對方雖非元嬰修士,卻是一對到了假嬰境界的雙胞胎兄弟,所練的功法又正好互補,兩人聯手,遠遠勝過了兩名同階修士。

    整個天璿門無人能敵,就連實力最高的門主,也僅僅是一個照麵就傷在了對方手。

    其餘之人膽寒不已。

    眼看抵擋不住,隻好派人去向太上長老求援了,可這種小角『色』,林軒才懶得出手,正好月兒閑極無聊,便想活動活動手腳。

    見林軒不至,僅僅是派來自己的侍女,天璿門眾人嘴上雖不敢說什麼,心中卻是大為不滿的。

    也難怪,他們每年給了林軒大量供奉,又四處為他尋找靈草,以及一些珍貴材料,可本門遇見危機,他卻不出手,怎麼說,都有些太過。

    雖然那叫月兒的丫頭,也是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可說到底,也就與門主境界相同,區區一名婢女,還能打贏幽州修仙界這對著名的魔頭?

    恐怕是一個照麵都撐不過,眾人如此想著,然而結果卻讓他們為之咋舌。

    戰鬥卻是很快就結束,可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是那兩個所謂的魔頭。

    月兒雖未能結嬰成功,但神通法寶,又豈是同階修士能夠相比的,何況是幽州這種小地方的魔頭,在月兒眼中,他們所謂的秘術簡直就跟垃圾差不多,小丫頭連元嬰高手都火並過,這兩個笨蛋算什麼。

    輕鬆滅殺,然後將他們的魂魄吸入獸魂幡之中。

    經此一戰之後,天璿門從上至下,無不對月兒尊敬得不得了,畢竟修仙界強者為尊,何況他們也發現了一有趣之處,月兒表麵上是婢女,但那位林長老,根本就將她當作心肝寶貝的寵著,哪有一點像奴婢了。

    於是兩人的關係,也有了頗多猜測,當然表麵上,可沒有人『亂』嚼舌頭,議論元嬰修士的八卦,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Snap Time:2018-01-16 17:44:53  ExecTime:0.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