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憤憤不平


    中華石油這麼多年以來雖然也發生過各類安全生產事故,卻還從沒有主動承擔過任何責任。幾年前鬆江石化雙苯廠發生爆炸,100多噸致癌物質流入鬆江939公水域,上千萬民眾飲用水告急。此次事故導致當時的國家環保總局局長引咎辭職,而事故的責任方中華石油被依法罰款100萬元。事後,中華石油同樣未提賠償,而是以“捐贈”的名義給了鬆江市500萬元治理汙染。此次事件雖然損失慘重,但劉陽知道這個口子不能開,一旦承認了自己的責任,不但要賠償和連方麵巨額資金,還有可能被中央追究責任。

    “許省長,目前事故責任還沒有調查清楚,我們也需要回去研究一下善後工作,中華石油方麵不方便參加新聞發布會,請許省長諒解!”劉陽一句話徹底拒絕了許立。

    許立本以為這次新港火災中華石油是主要責任單位,此次新聞發布會中華石油才是主角,自己為中華石油方麵搭建了一個平台,讓中華石油有一個與全國媒體直接對話的機會,他們應該十分高興才對,可沒想到劉陽卻斷然拒絕了,甚至沒有讓莽元等人參加,難道讓和連方麵唱獨角戲?

    “劉經理,這次新港火災發生雖然發生在和連,可卻是和連中華石油公司輸送原油引發的火災,你們不參加,這有些說不過去吧,至少也要向公眾講明情況!”許立看著劉陽道。

    劉陽對許立的『逼』問毫不在意,淡淡的道:“既然許省長堅持,一會兒我請示一下焦成祥董事長。不過中華石油還沒有這個先例!再說事故責任沒有認定,我們參加新聞發布會說什麼?相信許省長早已xiong有成竹,也許根本不用我們參與!”

    許立看劉陽說是要請示領導,可卻沒有急著打電話,看看手表,已經是十點半了。新港距和連市區召開新聞發布會的會場有近一個小時的路程,等劉陽請示完,恐怕新聞發布會都已經結束了。劉陽以及中華石油方麵明顯就是在推脫責任。不過許立卻等不下去,召開新聞發布會的事情早已通知了全國各大媒體的記者朋友,雖然中華石油方麵不參會,可和連方麵卻不能言而無信,新聞發布會還是要準時召開的。

    “哼!既然劉副總還要請示,那我就先回和連了,希望劉副總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複!”許立說完站起來走出會議室,趕往和連市區。

    在路上,宣傳部長王永生打來電話請示許立,新聞發布會是否按時召開,許立是否會到會並作重要講話。此時因中華石油方麵缺席,許立也十分氣惱,道:“按時舉行,不過剛才中華石油方麵已經明確表態,他們不會參加這次的新聞發布會……”

    王永生一愣,這次的新聞發布會兩大主角分別是和連市『政府』以及中華石油方麵。可現在中華石油不參會,有些事情可就說不清楚了。“許市長,中華石油方麵不會是想推托責任,讓我們替他們頂雷吧!”

    許立當然明白中華石油的意思,既然他們如此不仁,那自己也沒有必要為他們講什麼好話。“新聞發布會我就不參加了,你派一名副部長主持會議,由市安監局和***局的分管同誌講明火災具體情況。”

    “是!要是有新聞記者問起中華石油不參加的原因……”

    “你讓他們自己去問中華石油!”許立重重的撂下電話。

    因為這次新聞發布會是許立親自交待的,原本定好由許立親自講話,所以準備的規格也比較高。現在隻是由一名宣傳部副部長主持,級別一下子降了幾等,而現在距開會時間不過一個小時左右,王永生忙得腳不沾地,命人重新布置會場。

    許立回到和連,並沒有趕去新聞發布會現場,而是回到辦公室。許立剛剛坐下,就接到了文天的電話。麵對文天,許立當然不需要隱瞞什麼,匯報了新港火災情況後,道:“中華石油也太不地道了,作為發生爆炸事故企業的主管,竟然不派人參加記者招待會,這不是把我們放在火上烤嗎?”

    文天對中華石油的作法也是不太滿意,道:“剛才中華石油的董事長焦成祥給我打了電話,表示他們會積極配合我們作好這次救災及善後工作。”

    “不參加新聞發布會還不算,竟還繞過我們和連直接給你這位省長打電話?他是不是有『毛』病?”

    “剛才焦成祥在電話雖然客氣,不過對你們和連好像有些意見。而且他們認為這次救災工作是因為他們派來的同誌不顧個人安危,才及時關閉輸油管道閥門,使救災工作取得突破xing進展。你們是不是得罪了中華石油方麵的同誌?”文天當然知道中華石油方麵的作法欠妥,按道理事情發生在和連,焦成祥更應該直接與和連對話,可直接給自己打電話,要不是自己與許立的這種兄弟關係,這不是明顯在給許立穿小鞋嗎?

    “我……”許立被氣得一時無語。長吸了口氣,稍稍平息了憤怒後,才道:“我不否認中華石油派來的部分同誌出了力。可他們派來的一名副總經理卻一直呆在離火場幾千米外的辦公樓睡大覺。我一直在現場親眼看到省安監局及和連市的相關同誌同樣在現場搶修,幾百名消防官兵不顧生命危險奮戰在火災一線,難道他焦成祥一句話就將我們和連所有的成績全抹殺了?我看他們中華石油根本沒有一點解決問題的態度,隻想搶功勞、逃脫責任!這件事我不會這麼算了的,正好國家安監局的同誌也快到了,我就不信他們中華石油能一手遮天,大不了把官司打到國務院、打到中央去!”

    文天知道許立的牛脾氣上來了,不過這件事也確實是中華石油做的有些過份。當年在鬆江,文天時任鬆江省長時就曾因中華石油鬆江石化雙苯廠發生爆炸的事情與他們打過交道,也知道中華石油作為中央直管企業,財大氣粗,根本不把下麵的省市領導放在眼。不過這次撞上許立,憑許立的能力和關係,他們可算是撞到鐵板了!!。

    

Snap Time:2018-01-22 02:50:34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