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打壓劉家

  
  蘇在起沒想到齊老突然改變了主意,不但不反對齊天和蘇倩交往,反而『逼』自己表態。蘇在起看了看一邊盯著自己的女兒和愛人,不敢反駁,不然不但得罪了齊老,更容易引發家庭內戰。
  “齊老,我知道了,我會征求孩子自己的意見。”
  齊老這邊剛放下電話,齊天已經迫不急待的道:“爺爺,蘇總理怎麼說?他同意了嗎?”
  齊老笑著道:“一切還要看蘇倩的態度,如果她真的看上你了,我想蘇在起也不會再強加阻攔。”
  齊天高興的道:“我相信蘇倩,我去給她打電話!”
  “大哥,也不要這麼急吧,總要讓蘇家也商量一下,你現在打電話,隻會讓蘇倩難做!”許立勸道。
  齊天點點頭,又老老實實坐了下來。
  “小天,你如果真想與蘇倩交往,就一定要過蘇在起那一關。蘇在起可最看不慣你們那種紈子弟的作風,要想登蘇家的門,這個『毛』病一定要改啊!”
  “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改!我以後主要精力會放在工作,不會再出去瞎混。”齊天保證道。
  而此時在蘇家,蘇在起放下電話,看著蘇倩迫切的眼神,歎口氣道:“算了,我不管你和齊天的事了!不過要是齊天改不掉他的壞『毛』病,就別想登我們蘇家的門!”
  “謝謝爸爸!”蘇倩破泣為笑,上前摟著蘇在起狠狠親了一下,仿佛一隻可愛的小兔子,蹦蹦跳跳的回房了。
  蘇在起看著蘇倩的背影,不由得對薑宏搖頭歎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薑宏卻不以為意,道:“女兒都二十七了,你還想留她到什麼時侯?真想讓他成老姑娘嫁不出去啊!你不急,我還急著抱外孫子呢!”
  蘇在起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不過齊老親自出麵,自己難道還能駁了齊老的麵子?最主要的是蘇倩自己願意。做為父親當然了解女兒,女兒外柔內剛,要是自己再阻攔,隻會起反效果,再有齊天花言巧語,沒準兒什麼時侯女兒就與齊天那個混小子si奔了,到時可就是人財兩空,甚至還會成為別人的笑柄,那時再後悔都晚了。
  “對了,女兒這次吃了大虧,你可一定要給女兒討個公道!”薑宏平時很少參與政事,但這次要不是有齊天等人幫忙,女兒可就慘了,薑宏愛女心切,一定要給相關人一些教訓,不然外人還以為蘇家連自己的女兒都照顧不到,還憑什麼主持全國大局。
  “嗯,這件事我心埵頃ヾI”蘇在起沒有多說,不過薑宏已經明白了蘇在起的意思。雖然蘇在起很少為si事影響到施政方針,更從來沒有因為si事而打壓某個政治派別。但這次蘇在起卻是真的火了,要是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自己還當什麼總理,幹脆回家賣紅薯去算了。
  第二天,蘇在起將京城市委朱東叫到辦公室。外麵的工作人員隱約聽到蘇在起竟然拍了桌子,半天後才看到朱東灰溜溜的走出來,麵s尷尬。看到朱東的人都小心的與朱東打著招呼,卻沒有人敢深問什麼。
  朱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心中好像燒了一團火似的。京城市委、市『政府』先後召開市委常委會、市長辦公會,會後全市各級領導幹部都是小心冀冀。隨後幾天京城便開始了聲勢浩大的除惡活動,京城百姓突然發現往日那些城狐社鼠都不見了蹤影。在這次動中受打擊最大的就是劉家的產業,劉津的酒吧第一天就被徹底查封,其他與劉家相關的產業也被一掃而空。
  劉津這些天躲在家媥i傷,聽到這個消息後氣得差點吐血,早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自己那晚還不如強硬一點兒,大不了讓齊天燒了酒吧,自己也不至於白挨一頓打!
  劉津還有些不死心,找到父親,希望父親找到大伯,看能不能找人走走門路,讓酒吧恢複開業。可劉晨銘卻將劉津臭罵了一頓。劉津這些天一直在家媥i傷還不知道,那晚在酒吧的事情如今已經傳遍了京城,現在誰不知道這是蘇總理有意打壓劉家。劉家現在正值多事之秋,還不知道這件事會不會影響到進海走si案的查辦,如果蘇總理是鐵了心要一查到底,那時僅僅一個劉滬恐怕就交待不過去了,沒準兒還要搭上劉晨熳。
  蘇在起針對劉家一事,許立雖然關注,卻『插』不上話。而許立在黨校的學習已經結束,許立訂了明天一早的飛機準備回和連主持大局。可當晚項龍卻突然打來電話,說父親邀請許立去家中坐客。
  許立當年在上學期間就經常去項家改善生活,沒少吃項龍母親做的好吃的,雖然後來許立發達了,可每個月也至少要去一次,與項家人十分熟悉。對於項龍父親的邀請許立當然不會拒絕,早早買了禮品趕到項家。
  當門打開門時,許立卻看到不但項龍、齊lu瑩站在門前,就連項龍的父親、母親也站在一邊歡迎自己。“叔叔、阿姨,你們好!”雖然現在許立已經是副省長,比項龍父親項未禹這位京城局副局長高了幾級,但麵對這位長輩時,許立依然保持了晚輩該有的態度。
  “哈、哈!”項未禹爽朗的一笑,道:“許副省長,歡迎您!”雖然許立對他的態度沒有變,可項未禹卻不能不小心,畢竟現在許立身份已經不一樣了,短短幾年竟已經成為副省長,自己也需要仰視才行。
  “項叔叔,您這不是在趕我吧!”許立上前拉著項未禹笑道:“不管我將來怎麼變,在您麵前依舊是那個來混吃混喝的粟子!”
  “好、好!”項未禹沒想到許立還是如此念舊,“快進屋,咱們坐下談!”
  項龍上前狠狠拍了許立一巴掌,低聲道:“是兄弟!”
  許立一笑,跟著項龍一起進了客廳。項龍的母親馬萍和齊lu瑩則去廚房準備飯菜,隻剩下項未禹、項龍和許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ro!。
  

Snap Time:2018-10-23 03:08:31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