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齊天上班


    “大哥,你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穿得這麼正式?難道有什麼重要客人?”許立看著齊天奇怪的樣子疑huo的道。

    許立不問還好,一問之下竟惹惱了齊天。齊天一咬牙,低聲道:“你還敢說?還不是因為你!老爺子不知道怎麼了,非得把我安排進了建設部,讓我每天朝九晚五的坐在辦公室!這簡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大哥去了建設部?”許立吃驚的上下打量了齊天一番,還別說,如果不看齊天猙獰的麵目,僅是他的這身穿著還真是一個合格的公務員!“這是好事啊!難道大哥還想在外麵這麼混一輩子?”

    “好什麼好!我今年都已經三十二了,竟然讓我去那當個破副處長,你比我還小三歲,都已經是副省長了,現在外麵朋友還不知道怎麼笑我呢!早知道要走這條路,還不如當年就老老實實的去上班,現在怎麼也能混個廳級了!”

    許立不禁為之一笑,這也就是齊天,剛剛正式參加工作就已經是副處長卻還不滿足。不過許立卻從這件小事上看出了齊老的打算。看來齊老是想讓齊天將來也能在政壇有所建樹,不要在外麵瞎混下去,如果齊天最後能扛下齊家的這麵大旗當然最好,就算扛不起來,在中央部委混幾年,也可以增長見聞,拓寬人脈,將來不管是從商還是從政,都必然會有所幫助。

    “行了,你就知足吧!一天班沒上過,一上來就是副處長,下麵人還不知道要嫉妒成什麼樣!”

    說起這事兒,齊天倒是十分高興,低聲道:“你是不知道,我第一天去報道時,辦公室那幾個小蝦米嘴張得有饅頭那麼大。好在哥們也不是那種虛偽的人,沒告訴他們哥們的來路,要不然非得嚇死他們不可!”

    雖然能夠進入中央部委的都是有些背景的人,可在國內又有幾人能與齊家相提並論?這也是齊老知道齊天對官場並不感興趣,才沒有讓他擔任更重要的職務,不然下麵人恐怕更要反天了。

    “大哥,既然進了機關就得收收心了,不然他們笑話的可不光是你,要是真出了事兒,齊老麵上恐怕也不好看,伯父、伯母也饒不了你!”許立雖然比齊天還年輕幾歲,可從政時間卻比齊天長得多,做為一個過來人,雖然齊天背後有齊家支持,但如果他本身還是那個扶不起的阿鬥,就算齊老也不會讓他繼續從政,一怒之下甚至會用拐杖直接將他打出齊家大門。

    “唉,別提了!上班不到半個月,我可是老實多了,以前的那幫兄弟現在見了都不敢認我了!走吧,老爺子還等著你呢!”齊天在許立麵前倒是不會掩飾什麼,一把摟住許立的肩膀,兩人仿佛親兄弟一般,一起走進大院。

    在進入正廳前,齊天才放下手,要是讓老爺子看見自己摟著許立,恐怕又會不高興了。

    許立一進門,看到齊老正坐在八仙桌前品著功夫茶。“爺爺!”現在許立與肖柔的關係已經得到了齊家人的認可,許立當然要隨著肖柔叫爺爺。

    齊老見許立,lu出了難得的笑容。要說許還真是齊家的福星,許立不但幫著齊家渡過了最大一道難關,而且齊家的勢力現在也已經在鬆江站穩了腳跟。加上文天已經明確靠向齊家,齊家現在的勢力已經今非昔比,至少可以影響到三個省份。相信隻要自己不早早的去見馬克思,齊家後輩總有一天會再次進入中央領導層。

    “過來了,坐吧!”齊老笑著道。

    許立也不客氣,坐在了齊老身邊,接過了齊老手中的茶壺,為齊老先倒了一杯香茶,又給齊天和自己倒了一杯。

    齊老輕輕品了一口,才道:“喝茶是急不來的,總要花此功夫,隻有功夫到了,這茶才能更香!”

    許立一邊品著茶,一邊想著齊老的話。想來齊老不會無的放矢,難道齊老是在暗指這次連立田走si案的事情?麵對齊老,許立也不需要兜圈子,道:“爺爺指的是走si案的事情?”

    齊老點點頭,道:“我知道你在這次走si案上花了不少力氣,還幾次遇到危險,不過案子雖然xing質惡劣、情況嚴重,但有些人情還是要考慮的。小天也告訴你了吧,連立田背後就是劉家。劉老健在時,與我也是朋友,外人總會拿我們的姓氏開玩笑,說我是文壓在刀之上,算是文略勝武,他卻是一手文章,一手大刀,文武雙全,幾十年的老交情,我也不能『逼』得太緊,不然別人會說我不念舊情,落井下石……”

    “爺爺!”沒等許立開口,一邊的齊天卻『插』言道:“難道就這麼放過劉家?那許立不是白費力了?”

    許立一推文天,低聲道:“聽爺爺說完!”

    齊老卻是麵容一整,嚴肅的道:“雖然我念及舊情,但也不會讓你受了委屈!不然以後誰還敢跟我老頭子打交道!這次雖然不能將劉家徹底連根拔起,但必要的懲治他們是逃不掉的!他們會交出幾個後輩,同時劉家人現在的職務也會有所調整,希望他們能以此為戒,不然下次就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了!”

    許立知道這恐怕已經就是最後結果,畢竟中央不像地方,各家老爺子當年可都是一起扛過槍、一起打過仗的,都是過命的交情。隻要不是什麼生死大仇,或者是有意搞政變,像走si這種事雖然看起來嚴重,卻並沒有觸及到各位大佬的底線,總會給他們留下一線生機。

    “還有幾個月就要年底了,今年將召開***,我為你爭取了一個黨代會的名額,也算是小小補償一下吧!”齊老看似隨意的說道,可許立卻知道這個名額來之不易,雖然按級別自己完全有資格參加這次大會,但每次黨代會都將決定今後幾年的大政方針,能參加這樣的大會,本身就很說明問題。

    “謝謝爺爺!”許立感ji的道。!。

    

Snap Time:2018-08-15 22:33:42  ExecTime: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