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章有事相求


    高文華沉默了片刻,才答道!”對中紀委的態度我也不太清楚,不過這次中紀委調查組組長郭樹剛對你印象不錯,si下曾提起你,如果有時間我建議你親自與郭書記談一談!”許立與郭樹剛並不熟悉,畢竟中紀委這塊牌就足以讓人望而生畏,隻是沒想到郭樹剛對自己倒是比較了解,對高文華的這個提議,許立當然高興。“高大哥,那你幫我看看,郭書記什麼時侯有時間,我再親自打電話請示一下!”高文華想了想道:“拜會郭樹剛當然是越早越好,今天我們主要留在賓館審訊連立田,沒有外出的計劃,你最好是馬上給郭書記打個電話,問一聲!”

    “好,謝謝高大哥!”許立掛斷電話,馬上拔通了郭樹剛的手機。

    “喂,郭書記您好,我是許立!”麵對郭樹剛許立也不敢大意,不管怎麼說郭樹剛也是中紀委副書記,而且這次是自己有求於人,當然要擺正自己的心態。現在也就是自己被提拔為遼海省副省長,與郭樹剛級別相差不遠,要不然就憑和連市長一職,恐怕還沒有與郭樹剛直接對話的機會。

    “許省長?”對許立的這個電話郭樹剛也有些意外。不過郭樹剛長年在京城,對許立在京城的背影也有些了解,笑著道:“有事?”“郭書記,您到和連也有段時間了,我卻一直沒有機會拜訪,不知道您今天有沒有時間、,許立說話語速慢了許多,有意留給郭樹剛思考的時間。

    郭樹剛當然知道許立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而且自己身份特殊,在現在這個敏感時期,許立要是沒有什麼大事,也不會特意來拜訪自己。

    好在今天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安排,郭樹剛笑道:“我就在賓館,隨時歡迎許省長!”“好,我馬上過去!”許立放下電話,馬上讓崔林驅車趕往勝利區軍賓館。

    十點左右,許立在和連軍分區賓館的套間內見到郭樹剛。郭樹剛麵對許立也沒有擺什麼架子,反而一直迎到房間門口,歡迎許立。

    兩人落座後,郭樹剛有意打發了隨行秘書,諾大的客廳隻剩下許立和郭樹剛兩人。

    兩人雖然早就聽說過對方,可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麵。許立當然也不好直奔主題,隨意與郭樹剛聊了幾句。通過聊天,許立發現郭樹剛xing格比較直爽,談話間也沒有那麼多避諱。許立也就不再繞彎子,道:“郭書記,我這次是有求於您……”

    “許省長客氣了,我們在和連查案得到了你們的大力支持,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你盡管說!”郭樹剛十分謹慎,看似答應了許立,可實際上還是要看許立到底提的什麼要求。

    “那我就直說了!郭書記,這次連立田被雙規對和連影響巨大,直到目前和連部分領導幹部依舊對此案心存顧忌。這些人雖然沒有參與到進海走si案中,但連立田作為和連市委書記,這些人逢年過節多多少少也會送些禮物,他們主要是怕……”郭樹剛笑著點點頭,道:“可以理解!你放心,我們這次來和連主要是調查連立田進海走si案,至於其他違紀行為我們會直接交給文華同誌和遼海省紀委負責跟進。”有了郭樹剛這句話,許立可真是徹底放心了!隻要不是中紀委直接出麵調查事情就總還有緩和的餘地,高文華與自己的關係自不用說,就算江忠民恐怕也不希望看到和連半數的領導幹部因為連立田一人而受到處分吧!那樣不要說和連,就算是整個遼海省恐怕也會『亂』做一團!

    “謝謝郭書記!”許立誠懇的道。

    郭樹剛卻不會接下這句話,反而道:“這有什麼好謝的,中紀委人員有限,婁們隻負責大案要案,當然不可能對所有案件一一調查,交給遼海省紀委也是正常工作,不過我會向忠民書記和文華同誌建議,對此案同樣要嚴加查處!”郭樹剛說完笑著看了許立一眼。

    許立知道郭樹剛作為中紀委副書記,與自己又不熟,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就已經不錯了,難道還要讓郭樹剛親口說出,我們隻查走si案,其他事情你們自己弄?

    而郭樹剛這次如此放權固然是有江忠民的原因,畢竟兩人黨校同學一場,這點麵子還是要給的。不過他之所以會當著許立的麵說出這番話,還是因為對許立的看重!許立現在可是全國政壇上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二十九歲的副省長,早已在全國政壇ji起千層浪,在全國百姓中也引發了熱議。不過因為有主席和總理親自發話,再看看許立這些年的簡曆,外人除了驚歎許立官運極佳,同時也感歎許立能力非凡!

    許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好繼續打擾郭樹剛,畢竟現在郭樹剛是中紀委下派調查組組長。雖然許立同樣是查處連立田的急先鋒,不可能牽涉到走si案當中,郭樹剛再怎麼調查也不可能查到許立頭上。但自從連立田重新被抓回到賓館後態度已經有了極大的轉變,雖然還沒有開口供述走si案的情況,但這些年給他送禮的和連各級領導幹部已經被他牽出不少。在這個時侯,許立也要避嫌。

    離開了郭樹剛的辦公室,許立又被高文華請到了房間。麵對高文華,許立當然不會像麵對郭樹剛一樣拘謹,反而十分不見外,自己倒了杯茶水後,又給高文華也倒了一杯。兩人坐在沙發上未曾開口,相視而笑!

    “連立田還沒有開口嗎?”許立也擔心連立田走si一案調查時間過長,影響到不久之後的服裝節以及和連的經濟建設。

    高文華對許立倒沒有什麼隱瞞,歎口氣道:“這次他是開口了,可說的全是些行賄受賄的雞『毛』蒜皮小事,不但對走si案調查工作沒有任何幫助,反而牽涉出一大批和連,甚至是遼海的各級領導幹部,使我們本來就十分有限的人員還要分心調查這些問題。”!。

    

Snap Time:2018-07-19 21:46:26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