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依依惜別


    許立心中惦念著婉兒等人,她們馬上就要走了,而與範玉華相處的時間還多得是,相信範玉華能夠理解自己。

    “你也歇會兒吧,我先出去了,等回家我再好好補償你!”說完不等範玉華反應過來,已經出了門。

    範玉華隨即反應過來,補償?怎麼補償?難道是在chung上?範玉華不禁想起兩人在家時的羞人場麵,這時雖然沒有外人,可範玉華還是羞紅了臉!

    許立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抓緊時間與幾女告別。

    七點半,林老的警衛員敲響了肖柔的房門,通知大家準備離開國賓館去機場。此時許立正與肖柔坐在chung上小聲說著什麼,聽到警衛員的通知,兩人隻能依依不舍的深情望了對方一眼,拿起行李,準備離開。

    九點半左右,在和連機場的停機坪上,許立抬頭望著已經衝入雲霄的客機心中還是有些依依不舍。林婉兒、李蕾、肖柔、計春梅陪著林老同機返回了京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機會在婉兒和李蕾生產時趕到英國。

    範玉華和呂靜一左一右站在許立身邊,看到許立神情黯然,知道許立舍不得婉兒等人。範玉華輕輕擰了許立一把,低聲道:“她們走了,還我有我們呢,你想好要怎麼補償我們了嗎?”許立一愣,看看範玉華,卻發現她的臉竟然已經紅到了耳根。許立知道範玉華是有意轉移話題,希望自己不要再為離別而傷感。不過範玉華曖昧的話還是讓許立心中仿佛有團火一般“我們”難道還包括了呂靜?

    範玉華回鬆江已經有大半個月了雖然婉兒等人都在和連可一想到林老就在附近,許立可不敢放肆,一個人過了半個多月苦行僧的日子昨天晚上六女齊聚,正是許立大享豔福的時侯,可幾女竟然聊了一夜,讓許立獨守空房。本來麵對離別的傷感,許立沒了這個心思,可現在被範玉華一句話卻勾起了他的s心。

    許立轉頭又看了看呂靜,卻發現呂靜竟也麵紅耳赤看來呂靜也聽懂了範玉華的話。既然她沒有當場反駁,也是默許了此事,許立不由得傻傻一笑,雖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她們聊了什麼,但現在看來自己今天晚上又有福了!

    幾女原本隻是知道彼此的存在,卻還從來沒有如此齊聚過。剛開始大家還有些拘謹,可彼此年紀相仿又因為許立的關係,大家早已是一家人。一旦聊開了,反而沒有那麼多顧忌,話題自然離不開許立。

    每個人都講述了自己與許立相識的經曆,讓其他人感同身受言語中每個人對許立都是情根深種,大家都明白,在座的六人沒有人會放棄許立。這一聊竟是從傍晚聊到天明,幾女也真正成了朋友。

    不過大家卻同樣對許立的“博愛”深惡痛絕,短短幾年時間,許立就已經有了一個正牌夫人和五位紅顏知己如果再不控製一下,將來難道還要組成一個加強排?最後幾女一致同意要嚴格控製許立與其他女人接觸,防患於未然堅決不能讓許立再出去拈hu惹草。不過要控製許立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許立每天都榨幹,讓他再也沒有心思出去欣賞其他女人。

    而這次婉兒和李蕾要去國外待產計春梅和肖柔要一路照顧兩人,在許立身邊就隻剩下範玉華和呂靜兩人。這個“艱苦”的任務就隻能交給她們。不過大家都對許立的能力即愛又怕,就連範玉華也不得不承認,自己一個人別說榨幹許立,不被許立榨幹就不錯了!所以她才會早早與呂靜達成默契,聯手對付許立,完成姐妹們交給她們的任務!

    送走了婉兒等人,許立雖然暗地享受著齊人之福,可和連大局卻不容樂觀。隨著連立田被中紀委雙規,許立被提為副省長兼和連市長,表麵上有許立坐鎮和連,和連上下一片平靜。可在這片平靜之下,卻是處處暗朝湧動,連立田一案一天沒有塵埃落定,和連市大部分領導幹部就無法定下心來。雖然大部分人並沒有參與到進海走si案當中,可連立田任和連市委書記多年,就算他再不管事,可地位擺在那,每年逢年過節,為了自己頭上的帽子,和連市各級領導幹部都會千方百計的討好連立田,送些禮物。

    如果連立田不出事,甚至不是因為出了涉案高達千億的走si大案,這些人送的這些禮物隻能算是正常的交往,可現在這件案子是由中紀委直接調查,誰也不知道中紀委的底線在那,立案的標準在那,如果三萬兩萬的就要立案,和連市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至少有一半要接受調查,這讓大家怎麼能放下心來?

    更重要的是這起進海走si案雖然表麵上是由連立田一手『操』控,可隻要不是白癡就知道在連立田背後必然還有一個更大的走si利益集團,遼海省甚至是中央都將有人參與其中,最後這起案子到底會是一個什麼結果,誰也猜不出來。

    許立當然也明白此事不易處理,為了和連的穩定大局,許立隻能給省紀委書記高文華打去電話,想打聽一下案件的處理情況。

    高文華現在已經了解了許立的能量,要不是許立從中幫忙,自己現在也許如連立田一樣正在接受中紀委的調查。而且通過這幾天的接觸,高文華與許立也成了好朋友,所以接到許立的電話,高文華顯得十分熱情。

    “許省蕁…”許立忙道:“高書記,您還是叫我許老弟吧,要不然有些話我可不好說出口啊!”“哈、哈!許老弟,咱們兄弟還客氣什麼!有什麼話你就直說,隻要我幫得上忙我決不推拖!”高文華笑著道。

    許立也不再稱呼什麼高書記,而是道:“高大哥,您也知道近段時間和連因為連立田一案人心有些不穩,畢竟連立田做了幾年的市委書記,和連的一些領導幹部難免要對他有所表示,如此下去我怕對和連的發展不利啊!我是想問問,中紀委對此案到底是什麼意見”!。

    

Snap Time:2018-01-20 07:32:30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