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當場完敗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當場完敗

    武勝林被譚雲生當眾駁了麵子,麵『色』有些青白,剛想開口,譚雲生卻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而是道:“請同誌們舉手表決,同意這一提議的請舉手!”說完譚雲生已經率先舉起了手!

    在座的各位中紀委常委不禁麵麵相覷,誰也沒想到因為遼海的一個案子,竟使中紀委一二把手之間的矛盾突顯出來。可現在譚雲生根本不給武勝林開口的機會,已經舉起了手。武勝林卻瞪著眼睛看著其他人,仿佛在威脅大家一樣。

    就在眾人還在猶豫的時侯,紀委副***郭樹剛卻率先舉起了手,表示對譚雲生的支持。

    譚雲生也沒想到郭樹剛竟會第一個表態,平時兩人看起來好像關係不錯,可能成為省部級領導,那個不是胸有城府,別說郭樹剛,就是與武勝林平時見麵也是如好朋友一般。更何況大家能做到今天的位置,背後都有著一個利益團體,每個人的任何動作都代表了整個利益團體的意誌,郭樹剛今天能夠支持自己,讓譚雲生心中底氣更足。心中一喜,向郭樹剛微微一笑,表達著善意。

    郭樹剛今天表態支持譚雲生卻並不是因為譚雲生本人的原因。畢竟能做到中紀委副***的位置,將來仕途想要再進一步已經不是譚雲生所能決定的,他頂多隻有建議權而已,卻起不到決定『性』作用。郭樹剛考慮的還是許立的影響力!

    現在武勝林已經很明顯的在針對許立,要不是有他的指使,就憑薑兵一個區區巡視員,在沒有中紀委主要領導同意的情況下怎麼敢輕言雙規一個副省級城市的市長?如果這個市長真的犯了錯誤也還罷了,現在卻是要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要雙規,這簡直就是犯了官場大忌!這件事傳出去,對中紀委的威嚴也是一個嚴重的打擊,今天薑兵能以這種理由隨意雙規一名領導幹部,難保明天不會有人利用這個手段針對別人,如果真搞得人人自危,那中紀委豈不是成了過街的老鼠?

    更何況許立是什麼人郭樹剛還是有些了解的,那可是滕副總理眼中的紅人,齊家和林家的坐上客,就連蘇總理和彭『主席』也曾多次當眾表揚過他。一個正廳級幹部能讓蘇總理和彭『主席』經常掛在嘴邊,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啊!郭樹剛可不想交惡許立,所以才會積極支持譚雲生的提議。

    其他人看到郭樹剛首先表態,都是心中一動,現在明顯中紀委的一把手和三把手已經站在了一起,有意針對武勝林這個二把手,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有更多的選擇嗎?

    片刻功夫,在坐的各位常委已經紛紛舉起手,就連平時與武勝林關係密切的兩人也有意躲避著武勝林的目光,舉起了手。現場隻剩下武勝要一人鐵青著臉看著大家。

    “勝林同誌……”譚雲生帶著勝利的微笑點名道。

    “我保留意見!”武勝林知道自己今天可以說是完敗於譚雲生之手,卻找不到任何反擊的方式,隻能低頭認輸!

    “那好,樹剛同誌,就由你親自帶隊,抽調部分人員趕到遼海負責進一步調查連立田一案。不過你這次去一定要與當地黨委『政府』搞好關係,爭取他們的支持配合,一定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千萬不要在當地造成恐慌,爭取盡早將連立田繩之以法!”

    “是,我馬上準備出發!”郭樹剛點頭道。

    散會後,郭樹剛當然也不可能立即出發。雖然薑兵已經抽調了幾名中紀委的同誌趕到和連,但薑兵本就是武勝林的人,他抽調的工作人員也必然是他的人,自己用起來不能得心應手,反而會束手束腳,所以郭樹剛還要重新考慮這次去和連的人員名單。不過第七室主任洪曉春倒是必然人選,有他與許立的關係,自己去和連也能夠更好的開展工作。

    在和連市***局趙國慶的辦公室,許立和高文華坐在沙發上麵容不善。此時已經是上午九點了,可和連市內卻從昨晚的混『亂』當中突然平靜下來,已經幾個小時沒有任何動靜,這種平靜反而更讓許立心焦。

    這時門外傳來急切的腳步聲,片刻後,趙國慶大步走了進來。“高***、許市長,還是沒有半點線索!”

    許立聽後眉頭皺得更深了,道:“那些已經抓到的疑犯也沒有人知道連立田的行蹤?”

    趙國慶搖搖頭,道:“這些人都招出了他們闖關的原因,經過查證,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通緝已久的逃犯,因為害怕所以才會闖關,與連立田沒有任何關係!”

    “沒有關係?如果真沒有關係他們怎麼可能集中在今天淩晨時分一起衝關,製造混『亂』?這明顯就是有組織、有預謀的!”

    “我馬上組織警力對他們再次審訊,我就不信進了這他們還能頑抗下去!”

    趙國慶說完要走,許立卻叫住了趙國慶,道:“這些人既然敢闖關恐怕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咱們時間緊迫,沒有時間與他們繼續糾纏下去!我分析連立田可能已經在今天淩晨左右逃出了和連,不然和連豈會如此平靜?”

    “逃了?”趙國慶一呆。

    一邊的高文華也是一愣,道:“不可能吧!咱們已經***了和連的海陸空各交通要道,他怎麼逃?”

    “不能小看連立田,進海走私時間長達八年之久,我們卻一無所知,可見他手下確實有不少能人為他工作。而和連海岸線如此之長,總有我們照顧不到的地方,他在和連經營十幾年想必早就已經留好了退路!”

    聽到許立一說,高文華立刻坐不住了,如果連立田真的逃了,自己身上的汙點恐怕再也沒有機會洗清!“不行,不能讓連立田逃走。中紀委的薑兵還在紀委招待所盯著咱們,如果被他們知道連立田已經逃到國外,恐怕還會再次針對咱們!”

    許立點點頭,道:“按時間估算,連立田如果真是在昨晚出海,現在也許還沒有逃到公海上,咱們還有機會!國慶,你馬上聯係海上負責巡查的官兵,看他們是否發現可疑艦船!”

    趙國慶馬上道:“我就這去聯係!”

    

Snap Time:2018-07-19 21:49:18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