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承擔責任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承擔責任

    許立聽到這個消息心稍微安穩了一些,隻要連立田還在和連,那怕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到連立田!隨即許立命令趙國慶加緊對市區的***,防止連立田出境。

    八點半,高文華趕到江忠民的辦公室,兩人在辦公室密談了近半個小時。九點整,江忠民才與高文華一起走進常委會議室。

    常委會議室除連立田外其餘十二名常委已經全部到齊。此時眾人都已經聽說了連立田逃走一事,大家全都麵『色』陰沉。雖然這件事是由江忠民拍板決定,由高文華負責調查,但當時畢竟是在常委會上由大家同意的,如果不能將連立田抓捕歸案,大家都有責任!就算中央隻問責於主要領導和相關責任人,江忠民做為省委***必然難逃此劫,他又豈會讓其他人好過?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今天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先由文華***介紹一下情況吧!”江忠民看了眾人一眼,不過目光在掃過政法委***趙國權時停頓了一下。隻是這一眼,就讓趙國權如芒在背,低下了頭,不敢正視江忠民。

    高文華簡要介紹了從他趕到和連,如何抓捕連立田,如何對進行審訊,直至連立田脫逃的過程。高文華話語雖然簡單,也沒有責怪誰的意思,甚至還為許立以及和連市相關人員開脫,將主要責任全部攬在了自己身上,最後道:“連立田脫逃一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上級要追究責任,我願意引咎辭職!”

    “文華***,引咎辭職一事就不要再提了,這件事是經過常委會決定的,要說責任,我才是第一責任人!而且誰也想不到在我們內部竟然會有內『奸』!”江忠民有意看了一眼趙國權道。

    趙國權聽到江忠民已經把話說到這個程度,自己要是再不開口,恐怕以後就再也沒有開口的機會了!

    “江***,是我識人不明、禦下不嚴,才會在***係統內部出現這種害群之馬,我願意承擔全部責任……”

    江忠民幾次望向趙國權,就是在『逼』他表態。遼海省委十三名常委,連立田因涉案已經可以不計在其中,而其餘十二名常委卻是各有心機。在這次抓捕連立田一事上,除文天、錢家平一力支持許立外,其他人態度曖昧。而自己又迫於林老的壓力,同意由省紀委出麵對連立田進行雙規。現在卻出了這麼大的事,江忠民自知難逃其責,他怕有人在這件事上做文章,『逼』迫自己讓位。

    現在高文華和趙國權先後表態,願意承擔責任,說明在這件事上這兩人與自己也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江忠民隨後望向文天,隻要文天也表示支持自己,想必其他人也翻不起什麼大浪。

    文天當然也明白江忠民的意思,他知道這件事自己占了一定上鋒,如果運作的好,就算不能一舉將江忠民趕出遼海,也能讓自己在省的話語權更重一些。不過文天也是另有考慮,自己來遼海不過一年時間,就算江忠民真的因為此事被調離遼海,誰敢保證省委***一職就會是自己的?有資格任省委***的人選,就算在遼海省內自己恐怕也要排到前三位以外,第一位的自然就是現任中央紀委委員、省委黨校校長薑立軍,就是常務副省長吳維也比自己資格要老。更何況如果自己要在此事上向江忠民發難,又置許立於何地?

    連立田一案是許立一力主辦的,本來以市長要查市委***就有些不妥,更何況連立田還是省委常委,許立這次已經越權了!所以要說責任許立恐怕比任何人都要大。自己要針對江忠民,也許江忠民不能把自己怎麼樣,但要給許立下拌子,追究許立的責任,自己恐怕無能為力。文天雖然相信許立不怕江忠民,但一旦事情鬧到這個程度,許立難保不會對自己有什麼想法,自己和許立還能像以前一樣親如兄弟嗎?感情這東西,一旦有了裂痕再想彌補可就困難了!

    一動不如一靜,自己現在在遼海雖然不敢說超越了江忠民,但至少也可以與他分庭抗禮,沒有必要非得爭個頭破血流!

    “雙規連立田一事是經省委常委會研究的,是我們在座所有人都同意的,一旦出了事情也理應由我們大家一起承擔,怎麼可能讓某個人來背這個黑鍋?而且眼下最要緊的也不是追究責任,而是要想辦法如何將連立田緝拿歸案!隻要抓到連立田,我們雖不求有功,但至少無過吧!”文天道。

    有了文天的表態,宣傳部長錢家平和常務副省長吳維可以說是文天的左膀右臂,自然不會有什麼反對意見。

    江忠民立即將目光對準了組織部長鞠敬林。鞠敬林平時與文天幾人走得很近,而且對自己這個省委***也表示了足夠的尊重,想來鞠敬林應該也是最好爭取的人選。

    鞠敬林果然沒有辜負江忠民的期望,道:“我完全同意文省長的意見,追究責任至少也要等到事情有了結果之後,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能將連立田抓捕歸案。和連作為海濱城市,海路發達,要是被他逃到公海,甚至逃到國外,我們到時可就無能為力了!廈門遠華大案的前車之鑒還擺在那,主要案犯至今仍逍遙法外,我們不能不小心啊!”

    這次沒等江忠民繼續點名,在常委會上向來很少開口的軍區政委李承強突然『插』口道:“今天一早許立同誌向我求援,希望我能派官兵協助他***和連附近海域……”

    江忠民一皺眉,許立直接向李承強求援?這件事恐怕不會如表麵上這麼簡單吧!上次在常委會上,許立回來匯報時,李承強就對許立顯得有些過份熱情。文天當然也知道這應該是林老的關係,可如果繼續發展下去,李承強會不會也徹底投向文天一派?雖說李承強在常委中排名靠後,而且軍政有別,對其他人影響不大。但一旦需要表決時,李承強也是關鍵的一票。

    

Snap Time:2018-01-21 06:27:39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