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出了內鬼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出了內鬼

    劉明遠一上到三樓,就看到許立正站在走廊抽煙,看許立表情,不難猜出情況並不樂觀。“許市長,情況怎麼樣了?真是對不起啊,在我們這竟然出了這種事,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待,哪怕連立田就是上天入地,我也一定要把他抓回來!”

    這時高文華從關押連立田的房間走了出來,聽到劉明遠的話,長歎口氣道:“唉,劉司令,你這麼說就更讓我無地自容了!這次連立田逃走並不是你們的責任,是我帶來的人***了問題!”

    “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劉明遠一聽出問題的不是自己的人,心中一塊石頭也落了地,但連立田要是真的逃走了,這次調查進海走私一案恐怕又要虎頭蛇尾,到時丟人可不僅僅是某個人,而是整個和連甚至是整個遼海的領導幹部!

    許立苦笑著,搖搖頭道:“高***,您也不用太自責,這種事誰也不想發生,但既然發生了,咱們也隻能積極麵對。再說連立田這次逃走也不全是壞事,至少說明不是咱們誤會了連立田,他是真有問題,不然也不會畏罪潛逃!”

    “行了,不用安慰我了,如果真的抓不到連立田,我這個紀委***也沒臉再幹下去了。你們放心,所有責任由我來背,到時我會引咎辭職,給領導和群眾一個交待!”高文華當然明白連立田的重要『性』,本來遼海省紀委調查連立田這個省委常委就有些越權了,此時又發生人犯潛逃事件,自己不但無法向江忠民、文天交待,更無法向中紀委交待。

    如果連立田逃到國外,逍遙法外,到時中紀委一定會追究相關人員責任,江忠民和文天也要受到牽連,自己至少也是記大過處分。得罪了省委***和省長,又被記大過處分,這對於一名領導幹部來說,意味著政治生命已經基本結束。與其被所有人記恨,還不如自己主動承擔所有責任,引咎辭職,保住江忠民和文天等其他領導,將來他們也許會看在自己的麵子上,對自己的親朋好友有所照顧。

    “高***,問題總有解決的辦法,不至於到這個程度。我剛才已經給市***局的趙國慶打去電話,讓他***全市海陸空所有交通要道,全市通緝連立田,就算他真的逃出了軍區大院,也絕對出不了和連!”

    “希望如此吧!”高文華歎了口氣,道:“許立,我有些累了,先去歇一會兒,你主持一下這的工作,有什麼重要情況再通知我!”高文華此時不僅是身體感到困乏,更累的卻是他的心!而且這次連立田逃走是自己帶來的人出了問題,手下人到底還有沒有人與連立田一夥人互通消息,自己也吃不準,但這些人在沒有經過詳細審查前,是不堪大用了!相信有許立這個強勢的市長,好過自己這個外人在這指手劃腳,許立應該能夠處理好這的事情。

    “高***,你先去歇一會兒,我和劉司令會處理好這的一切!”

    送走了高文華,劉明遠馬上低聲道:“許市長,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立將劉明遠拉到一個房間後,才道:“剛才我們對現場情況進行了簡單調查,負責看守連立田的兩名同誌分別是省紀委和省***廳的人。可現在那名省紀委的同誌已經重傷昏『迷』,另一名省***廳的同誌和連立田卻不知所蹤,據我們推測,應該是那名省***廳的人用現場一隻煙灰缸打傷了另一名同誌,並協助連立田逃走。”

    劉明遠終於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忙道:“那他們逃走多長時間了?有沒有可能還留在軍區這?隻要他們沒出軍區,我有把握把他們抓回來!”

    “這個可不好說!按照既定方案,由省紀委和省***廳的同誌兩人一組,共分為八組,每組負責陪同連立田三個小時。剛才正是由下組同誌準備換班時才發現出了意外,也就是說連立田的逃跑時間應該是在三個小時以內。”

    劉明遠一聽不禁搖頭道:“時間太長了,如果他們是早有預謀的,別說出了軍區大院,恐怕都要出了勝利區了!”

    “你那邊情況調查的怎麼樣了?這段時間有沒有可疑車輛進出?”

    “我已經派人去查了,應該也快有回信了,咱們出去看看!”

    劉明遠剛出房間,就看到自己的勤務員急步跑上來,見到劉明遠敬了個禮才道:“報告,廖振喜參謀正在找您,有情況向您匯報!”

    “讓他上來!”

    片刻功夫,廖振喜捧著厚厚一疊材料走上樓。“報告,廖振喜奉命調查今晚進出軍區所有人員及車輛……”

    “好了,有什麼情況趕快說,沒空兒聽你長篇大論!”

    “是!”廖振喜來前已經做了充足準備,他捧著的厚厚材料是各個門崗今晚進出人員及車輛登記薄,不過他也知道劉明遠不見得有時間聽他一條一條匯報,所以特意將可疑人員及車輛列了一張詳表。“今天晚上共有三十一輛車及三百八十二人出了軍區,經過我們初步排查,有四輛車最為可疑,都是辦理了特別通行證的車輛,這是這四輛車的進入軍區時間及所屬單位等具體情況!”

    劉明遠接過詳表,看了一眼,沒有說話,又交給許立。

    許立仔細看後,指著其中一條記錄道:“這輛調查組的車是淩晨一點左右出的軍區,以時間推算應該最有可疑,崗哨有沒有檢查?”

    廖振喜忙答道:“調查組的所有車輛都辦理了特別通行證,崗哨見證放車,隻是做了登記,對車上的人員並沒有進行檢查!”

    許立又叫來調查組人員,問了這輛車的情況,可大家都不知道這輛車是誰開出去的。“看來連立田就是坐這輛車逃走的!”

    劉明遠此時卻鬆了一口氣,眼下情況表明,連立田逃走與軍區沒有任何關係,是調查組內部出了問題,劉明遠也就沒有什麼責任。

    

Snap Time:2018-01-20 15:04:54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