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意外客人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意外客人

    在高文華提到老忠時,連立田更是神『色』鎮定,道:“關於老忠的事情我一無所知,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也許老忠還會繼續打著我的旗號在外麵招搖撞騙,希望你們能夠盡快抓到老忠,也還我一個清白!”

    雖然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是連立田的借口,可老忠現在卻不知所蹤,沒有老忠的證詞,一時間就無法將連立田定罪!高文華馬上聯係許立,要求許立配合,在全市範圍內搜捕老忠。

    現在正是和連旅遊旺季,全市僅遊客就多達五百萬,想在這麼多人中找到老忠,確實存在困難。但許立並不氣餒,早在查辦進海走私案時,他就已經下令留守進海的***幹警加強監控,不過直到目前還沒有任何老忠離開的消息,想來老忠應該還在和連,抓到他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將工作布置下去後,許立剛坐在椅子上歇一會兒,卻又接到了省委組織部鞠敬林的電話,他正在趕往和連的路上,要求許立召集和連市委常委,他有省委、省『政府』重要精神傳達,但在開會前不要告訴任何人,也不需要許立去迎接。

    許立答應後,馬上拔通了市委秘書長汪靜的電話,讓汪靜通知各位常委十點關到市委開會。許立在電話中並沒有說明這次會議的議題,但汪靜也明白,和連幾天內發生這麼大的事,連立田又不知所蹤,許立做為市長當然要向大家通報一下情況,研究一下對策。

    上午十點半左右,在市委常委會議室,除了連立田外,全市十一位常委悉數到齊。不過在座的眾人麵『色』卻不一樣,張榮升、海全等與許立關係密切的人,當然是春風滿麵,而應廣明、黃雲波因為在這次事件中表錯態,此時再沒有發言的的機會,有些沉默寡言。

    盧鳴則早已看清形勢,如今連立田不在,和連一頭沉的政局此時則幹脆是一邊倒,自己原本還能在雙方的夾縫中生存,可此時卻已經沒有取巧的機會,想來自己這個市委常委很快就會被打入冷宮,徹底告別官場。

    坐在一邊的汪靜雖然表現的十分鎮定,要她眼神中的慌『亂』卻是無論如何也掩示不掉的。沒有了連立田在這主持大局,她區區市委秘書長恐怕根本沒有發言的機會。更可怕的是,直到現在汪靜仍然不知道連立田的下落。

    今天連立田不在,許立卻還是坐在了以往的位置上,將原本連立田的位置空了出來。應廣明、張榮升等了解連立田下落的人心中還有些疑『惑』,眼下連立田已經被雙規,想再回來已經不可能了,看和連市現在的政局,就算許立無法一躍成為和連市委***,換任何一人來和連,也無法捍動許立的地位,可許立卻如此低調,讓人有些揣摩不透。

    待大家都坐下後,現場一片沉靜。眾人都看著許立,等著許立主持今天的會議。

    此時的許立心情無比輕鬆,想想昨天此時自己在幹什麼?好像正被上萬名群眾團團圍在進海縣委大樓,可不過區區二十四小時,自己卻又坐在了和連市委常委會議室中。而昨天還坐在這侃侃而談的連立田卻已經被雙規在軍區賓館,兩人的境遇實在是反差太大了!

    而在這個時侯省委組織部長鞠敬林突然來到和連,雖然許立並沒有打聽鞠敬林的來意,但猜也猜到幾分,應該是省領導怕和連在連立田被雙規的這段時間,群龍無首,特意前來坐鎮的。

    海全見許立坐在那卻不急著開口,小聲道:“許市長,今天的會議您來主持吧!”

    許立看到大家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微微一笑,看來鞠敬林來和連的消息並沒有通知其他人,在場也唯有自己知道。“再等一會兒,還有領導沒有趕過來!”

    在場眾人麵麵相覷,和連十二位常委,連立田被雙規,不可能來參加會議,那許立所說的領導又是誰呢?

    正在大家還在猜測的時侯,會議室的門被『政府』秘書長高瑩推開了。在場眾人心中一動,難道高瑩要進入市委常委序列?特別是汪靜隻感到眼冒金星,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那高瑩最有可能頂替的就是自己!

    可沒想到高瑩推開門後,卻向旁撤了一步,恭敬的道:“鞠部長,請!”隻見鞠敬林大步走進會議室。

    大家沒想到許立等的竟是鞠敬林部長,可在這個時侯鞠敬林趕到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和連市領導班子將麵臨重大調整,還是鞠敬林要直接接任連立田的位置?

    許立在高瑩進門的一刻就知道,是鞠敬林到了。正是自己派高瑩在市委門口處等著迎接鞠敬林。所以許立早就已經站了起來,看到鞠敬林進門的一瞬,馬上迎上去,道:“鞠部長,您一路辛苦了!”

    鞠敬林大步走向許立,緊緊握住許立的手,道:“辛苦什麼!要說辛苦也是你們這些人才是真的辛苦了!特別是你,差點連命都丟了!怎麼樣傷好些了沒有?唉,都怪我們這些當領導的,在來前江***和文省長還在自責,感到有些對不起你,竟讓你帶傷工作,不過這也是迫不得已,和連現在正是多事之秋,和連市委、市『政府』總要有人主持工作,不然群龍無首,和連可就更要『亂』了!”

    “謝謝領導關心,傷已經沒事了!”許立笑著答道。

    聽到鞠敬林的話,在場的其他人不免有些驚愕,江忠民和文天會因為許立受傷一事感到自責,這怎麼可能?要說文天還有可能,畢竟是許立的朋友,可江忠民卻向來與許立不和,見到許立受傷,偷笑還來不及,怎麼會自責?可這話出自鞠敬林的口,以鞠敬林的身份應該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謊才是。

    其實聽到鞠敬林的話,就連許立也有些感到不可思議,但看著鞠敬林真切的眼神,又不像是做假,這背後到底有什麼故事許立一時間也猜不透。

    

Snap Time:2018-01-17 07:37:08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