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束手就擒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束手就擒

    連立田低頭看了看自己腳上的皮鞋苦笑了兩聲,道:“沒想到這麼點兒小破綻竟然也被你發現了!”

    “而且就憑我剛才的大嗓門兒,除了心有鬼的人才會裝作沒聽見,不然再怎麼著急,總會回頭看上一眼的!剛才除了你,其他人可都回頭了!”許立找到連立田,心中高興,笑著解開了連立田心中的疑『惑』。

    連立田聽了許立的解釋,真是無話可說,自認為天衣無縫的偽裝,可落到許立眼中卻是處處破綻。

    許立對一邊呆住的醫生道:“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將病人送往省城?要是真出了什麼意外,這個責任要由你來負!”

    那名醫生不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病人痛苦的***聲還是讓他立刻警醒,馬上指揮一邊的護士道:“快將病人推上車,馬上出發!”

    幾名剛才還對許立怒目相向的病人家屬此時才知道自己錯怪了許立,要不是許立,他們連自己親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謝謝你,謝謝你!”

    許立此時可沒有時間與他們多說,一擺手道:“快去吧,別耽誤了救治病人的時間!”

    幾名病人家屬這才衝出大門,手忙腳『亂』的把病人推上救護車。片刻後,救護車拉響警報駛出了市一院的大門。

    而這時滯留在醫院大廳的群眾中有眼尖的,已經認出連立田和許立兩人。“那不是咱們市委***連立田和市長許立嗎?他們怎麼會在這?”

    “什麼?是連***和許市長?不可能吧?他們怎麼在這吵起來了?”

    四周群眾對這一爆炸『性』新聞都十分感興趣,而且有越來越多的人也認出了連立田和許立的身份,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

    許立低聲對身旁的省紀委同誌道:“這位就是和連市委***連立田,你們可要看緊了,要是再讓他跑了,我可沒有辦法再把他找出來!”

    幾名省紀委的同誌馬上上前站在連立田身前,拿出自己的工作證,遞給連立田道:“連***,您好!我是省紀委的,耽誤您一些時間,找您了解一些情況,請跟我來好嗎?”

    連立田雖然有心利用四周群眾脫身,可此時已經有四名省紀委的同誌站在自己身邊,想跑可不容易!

    而且另一邊的許立已經大聲對四周群眾道:“同誌們,我是和連市長許立!這次我和連***來市一院就是想了解一下我們市一院的情況,通過剛才的檢查,市一院的醫護工作者們不但有精湛的技藝,更有高尚的思想品格、高尚的醫德醫風,高度的事業心、責任感,可以說市委、市『政府』對這次的檢查結果是比較滿意的,在此我也代表市委、市『政府』,希望市一院的同誌們能夠再接再厲,樹立崇高的職業榮譽感,恪守救死扶傷的職業精神,愛崗敬業,精益求精,治病救人,樂於奉獻,兢兢業業地為人民群眾的健康做好服務。同時也希望大家對市一院的工作多提意見,促進市一院乃至全市衛生係統工作水平不斷提高,滿足大家衛生醫療服務需求,為大家的健康提供保障!”

    四周的群眾聽了許立的講話,立刻自發的響起了如雷般的掌聲。不過在四周群眾中也有不少和連黨『政府』機關領導幹部,這些人卻不會被表現所『迷』『惑』。至少在今天這個場合,市委***和市長都在場,怎麼可能由許立先講話?這置連立田於何地?

    而且更讓大家奇怪的是,許立話完後,根本沒給連立田講話的機會,而是笑著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可千萬不要因為我們而影響了大家看病的寶貴時間,那我可負不直這個責任啊!”說完許立暗中示意幾名省紀委的同誌,帶著連立田一起上了停在門外的車上。

    連立田此時倒也算配合,並沒有在醫院大喊大叫。連立田為官多年,平日最注重儀表,剛才穿上那套白大褂就已經讓連立田有些不適,要讓他在群眾麵前像個潑『婦』一樣坐地撒潑,他可真做不出來。而且他也明白,今天落到許立手上,就算在這繼續頑抗下去,也逃不出去,隻能是白白丟人罷了!

    看到連立田被帶走,許立馬上拿起電話通知高文華和海全等人已經找到連立田,讓大家到醫院前門會合。

    剛才許立那一嗓子可真是驚天動地,就連在後門的高文華和八樓的海全也都聽到了。不過他們在沒有得到許立確切消息前,不敢擅離職守,怕是連立田的詭計,此時聽到許立的電話,眾人終於放下心來。在電話也說不清楚,大家急步跑向大門。

    當眾人來到大門口時,正看到許立坐在一輛車抽著煙,一臉的輕鬆。高文華最先趕到許立身前,低聲道:“真的抓到連立田了?”

    許立微微一笑,一指後麵的車,道:“在車!”

    高文華一時激動,忘了許立受了傷,也忘了自己副省級領導的身份,重重捶了許立前胸一下,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許立故意裝出一副很受傷的樣子,嚇得一邊的海全等人麵驚失『色』,還以為許立真的舊傷複發。“許市長……”

    高文華也被嚇了一跳,忙扶住許立,道:“哎呀,你看我,當顧著高興,忘了你受過傷了!”

    “沒事兒!逗你們呢!”許立哈哈大笑。恐怕也隻有許立這個怪胎敢在上級紀委***麵前開這種玩笑了!“高***,現在連立田已經找到了,咱們是不是可以對他進行雙規?”

    高文華聽到許立是在開玩笑,麵『色』才輕鬆一些,不過一提到連立田,高文華卻又是麵『色』一緊,道:“雙規連立田迫在眉睫!榮升,你馬上安排地方,我們立即帶連立過去,不然恐怕夜長夢多!”

    張榮升立即點頭道:“是!許市長,您看在勝利區軍區賓館可不可以?”

    許立想了想,對高文華道:“高***,勝利區想必您也了解,那屬於軍事重地,現如今還有不少地方仍屬於軍管。榮升說的軍區賓館戒備深嚴,就算連立田或者他背後的黑手本事再大,恐怕也影響不到那!”

    

Snap Time:2018-04-27 04:54:52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