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拆穿偽裝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拆穿偽裝

    隨著人群的聚集,難免會有人心生不滿,議論紛紛。

    許立看到排在後麵的群眾情緒有些不穩,馬上叫來醫院保安隊長,道:“你派人去後麵維持一下秩序,告訴所有人排成兩排,摘下帽子口罩等物品,速度也許能再快一些!”

    保安隊長一拍腦袋,道:“我怎麼就沒想到!還是許市長您高瞻遠矚!”

    許立對保安隊長的奉承卻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此時還用得著他,許立也就沒有說什麼,反而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笑容。

    保安隊長看到許立臉上的微笑,頓時覺得混身都是力氣,也不顧辛勞,親自跑到人群後麵去維持秩序。滯留在大廳的群眾在保安人員的勸導下,自覺的排好了隊,出院的人流漸漸順暢起來。

    可轉眼五分鍾過去了、十分鍾過去了,卻一直沒有發現連立田的身影!聯係了高文華和守在小門的兩名官兵同樣沒有發現連立田,此時就連許立也不禁懷疑,難道連立田已經走了?或者醫院還有什麼其他出口?

    因為守大門口的這些人中隻有許立一人與連立田最熟悉,所以他在沒有得到連立田已經逃離醫院的確切消息前,不敢離開這,隻能命令一各省紀委的同誌道:“你去一樓二樓各個房間看一下,問一問,醫院這還有沒有其他出口,或者有沒有人跳窗離開!”

    那名同誌立即叫上兩人飛奔而去,幾分鍾後便回來,向許立匯報道:“許市長,醫院一樓包括衛生間都安有鐵欄杆,二樓每間科室我們也都問了,沒有發現可疑人員!”

    許立點點頭,看來連立田要麼是在自己到來前已經出了醫院,要不就是發現自己和高文華等人堵在門前,此時正躲在那個角落等待機會。

    正在這時,門外一輛120急救車響著警報駛到門前。幾名醫護人員打開車廂迅速從車上推下一位病人,這個病人看上去病情十分嚴重,不但掛著點滴,還打著氧氣,即使如此,病人還是出氣多、進氣少,恐怕是凶多吉少了。門口的保安馬上組織進門的群眾為他們讓出一條緊急通道,幾名醫護人員推著病人進了醫院的急診室。

    不到十分鍾,剛剛推進去的病人被從急診室推了出來,幾名醫生和護士緊跟在病床前,可他們竟然不去住院部,反而向大門這走來。

    其中一名小護士叫過保安隊長低聲說了幾句,那名保安隊長抬眼看了看,發現出口處排著長長的隊伍,反而是入口處人流較少,他立刻走到入口處開始疏散人群。

    許立走過去,問道:“怎麼回事?”

    那名保安隊長見是許立,忙解釋道:“剛才那名病人病情比較危急,可我們醫院沒有相關的『藥』物,需要緊急送往省城醫院!”

    “噢!”許立一聽,知道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馬上也上前幫忙勸導正等著進醫院的群眾,為他們開辟出一條綠『色』通道。

    幾名醫護人員和病人家屬推著那名急症病人急匆匆的衝了過來,其中推著病人的醫生頭上已經冒出了熱汗。

    四周群眾也十分同情患者,不但沒有人***,反而都主動為他們讓出路。不少人還在小聲議論著:“看來市一院的大夫還比較有醫德,至少沒有像電視報的那些黑心醫院,不管能不能治,先給你打幾天針,不到生死關頭,決不讓你離開醫院!”

    “可不是!我有個親戚在陽城一家醫院住院,打了四五天針,病情一點兒沒好,我們家屬要求轉院,醫院還不讓,要不是他兒子跟醫院大鬧了一場,最後說不定就死在那了!可轉到京城的醫院後,隻打了一天針,就基本好了!”

    許立站在一邊聽到群眾的議論,感同身受,看來和連的衛生行業在百姓心中形象還是比較好的。

    就在幾名醫護人員推著患者即將出門時,許立無意看到那名推著病人的醫生腳上的鞋,心中一動,突然大聲喊道:“連立田,你站住!”

    許立這聲大喝底聲十足,別說醫院大廳,就是整個醫院大樓恐怕都聽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望向許立,不知道這人是精神病還是怎麼回事,竟然在醫院大喊大叫。

    不過這其中也有例外,那名推著患者的醫生好像沒有聽到許立的喊聲,腳下並沒有任何停頓,依舊推著病人向前走。

    許立一見馬上大步跑向這名醫生,在急救車前追上並且一把抓住他。

    “你要幹什麼?耽誤了病人最佳搶救時間,這個責任誰來負?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將這個精神病趕走,要不然病人出現什麼意外,我可不負責任!”那名醫生被許立抓住立即不滿的道。

    “你是誰?把手鬆開!”幾名病人家屬當即不幹了,兩個小夥子衝上來,抓住許立的胳膊。

    “你們要是將病人交到他手上,恐怕死得更快!”許立冷冷的道。

    “你什麼意思?難道交到你手上?”病人家屬此時最忌諱的就是這個死字,一聽許立咒自己的親人,一個脾氣暴躁的小夥子當即就掄起拳著打向許立。

    許立一回手抓住小夥子的拳頭,道:“我懷疑他根本就不是醫生,要是你們將親人交到他手上,難道還活得下去嗎?”

    “不是醫生?”那個要打許立的小夥子拳頭不由得鬆開了。“不可能吧?剛才在急診室他也一直在幫忙,怎麼可能不是醫生?”

    “等我把他的口罩戴下來不就一清二楚了!”許立一甩手鬆開那名小夥子,卻突然上前,一把拉下了這名醫生臉上的口罩。

    看到口罩後麵的廬山真麵目,許立不由得冷冷的笑道:“連***,您什麼時侯改行當醫生了?如果你真有這個本事,不如先將伯母的病治好吧!”

    這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正是許立等人苦尋的連立田!

    此時的連立田被拆穿了偽裝,麵『色』一白,道:“你怎麼可能認得出我?”

    “很簡單,就算市一院醫生待遇再好,恐怕也穿不起你腳上這雙意大利純手工皮鞋,這雙皮鞋恐怕要十幾萬吧?”

    

Snap Time:2018-06-25 21:27:20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