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汪靜反思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汪靜反思

    所以現在憑連立田省委常委的身份,就算是高文華奉了江忠民和文天的命令,也不敢輕舉妄動,就算見到連立田,也隻能是以協助調查的名義請連立田配合,除非找到確鑿的證據指證連立田才行!

    “連***,忠民***和文天省長在我來前已經親口囑咐我,讓我到和連先找你了解情況,你要是不在,我的調查工作還怎麼進行下去?要不我再向忠民***和文天省長請示一下,讓他們給你打個電話?”高文華知道自己壓不住連立田,隻能搬出江忠民和文天。

    連立田又豈是真的想去陽城?如果讓高文華給江忠和文天打去電話,自己等到的恐怕隻會是嚴厲的訓斥,自己可丟不起這個人。“既然這是忠民***和文天省長的意思,那就算了,我就在市委等你們吧!”連立田隻好暫時放棄出逃的想法,更何況還有張榮升堵在門口,自己就算想走恐怕也走不出去!

    連立田掛斷電話,將電話還給海全,再看看堵在門口的張榮升,冷笑道:“榮升,我先回辦公室了,你還準備繼續守在門口嗎?”

    張榮升並不答話,不過這次也並沒有阻攔連立田,可當連立田出門後,張榮升卻緊緊跟在連立田身後。等連立田進了辦公室,張榮升竟好似一尊門神一般站在門外,死死守住連立田。

    汪靜此時也查覺到事情不對勁兒,看到張榮升冷著臉,忙上前道:“張***,進屋歇會兒吧,高***恐怕一時半會也到不了!”

    張榮升現在也不知道汪靜到底對進海走私一案了解多少,更不知道她到底參沒參與其中,對汪靜當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對於汪靜表達的善意置之不理,依舊紋絲不動。

    汪靜見張榮升冷俊的表情,訕訕一笑,轉頭對辦公室人員喝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給張***搬張椅子來!”

    一邊圍觀的辦公室人員被汪靜的斥嚇了一跳,忙回屋將自己的椅子搬來,小心的道:“張***,您請坐!”

    而海全、沈興農、王永生和張勝春怕張榮升勢單力孤,也都圍了上來。海全更是笑著對汪靜道:“汪秘書長,麻煩你也給我們搬幾把椅子來,我們就在這坐一會兒!”

    汪靜還能說什麼,又指揮辦公室人員搬來幾把椅子。辦公室人員也算懂事,怕幾人坐在連立田門口太過尷尬,竟還還搬來一張茶幾,為海全等人倒了杯茶。此時汪靜也看出來了,今天海全這些人是來者不善,就是要死守連立田。可直到此時她對海全等人與連立田的矛盾的原因卻依舊是一無所知。

    安排好了門外的張榮升等人,汪靜又急匆匆的走進連立田的辦公室,並隨手將門反鎖好。“連***,外麵……”

    汪靜剛想向連立田匯報張榮升等人的情況,連立田卻一擺手,道:“不用說了,我都聽見了。你也下去吧,我想一個人安靜一下!”

    汪靜看出連立田此時竟顯出幾分疲態,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連***,您注意身體,別太憂慮了!”

    連立田擺擺手,待汪靜出去後,連立田整個身子往靠椅上一倚,心中確實有著說不出的疲憊。事情發展到現在,早已出了連立田的預料,他更沒想到張榮升和海全等人竟會不顧雙方的身份,甘心當起守門人,死死的看住自己。

    而高文華和許立現在也正在趕往和連的路上,雖然高文華剛才在電話中說得很好,隻是希望自己協助調查,但那個陌生電話卻早已給自己報了警,這次高文華來和連就是調查自己的。既然江忠民和文天派高文華來和連,想必手上已經有了一些證據。看來進海那邊已經有人招供了,自己該如何逃過此劫呢?

    連立田有心給在京城的老板打電話,可聽著門外海全等人的談話,想必他們也同樣能聽到自己在辦公室的聲音。京城的老板是自己最後一線希望,如果被張榮升等人發覺老板的存在,將他們也牽涉進來,沒有了外援,自己就真的隻能等死了!好在自己提前也有一些布置,老忠已經答應會扛下所有罪名。就算高文華等人不相信,可沒有真憑實據,他們想必也不會輕易對自己下手。連立田咬緊牙關,不到生死攸關的最後時刻,還是給自己留一線希望吧!

    汪靜被連立田打發出來,回到自己辦公室,坐在桌前,卻突然發現自己好像非常失敗!在連立田手下幹了幾年的市委秘書長,自認為是連立田的親信,甚至是朋友,可直到此時她才發覺自己竟然一點也不了解連立田,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自己雖然也猜出幾分,可其他人好像都比自己明了,隻有自己是靠猜的,直到此時依舊沒有一個人告訴自己事情的真相!

    張榮升等人坐在連立田辦公室門外,聽到門半天沒有動靜,幾人本以為連立田已經接受現實,可剛過了幾分鍾,卻聽到連立田辦公桌上的電話鈴音大作。

    海全左右看看,四周並沒有其他人。想來也是,五個市委常委堵在市委***門前,雖然少見,可又有誰敢出來看熱鬧?大概都躲在自己辦公室小聲議論吧!

    海全示意張勝春上去聽一下讓的動靜,他則主動站起來來回走動,為張勝春放哨。張勝春小心的將耳朵貼在辦公室門上,聽著是誰給連立田打來電話。

    隻聽到門連立田接起電話,大聲道:“喂?我是連立田……”

    “什麼?我媽住院了?心髒病犯了?在那家醫院?好,我馬上就到!”

    連立田說話時並沒有背著其他人,別說張勝春,就是張榮升、海全也都聽得一清二楚。海全小聲嘀咕道:“這個連立田又要搞什麼鬼?”

    張榮升當然也明白,事情怎麼可能這麼巧,這邊省紀委調查組剛要來和連,那邊連立田的母親就生病了!“隻要步步跟緊,寸步不離,他又能耍出什麼花樣!”

    沈興農等人點點頭。

    

Snap Time:2018-06-21 23:44:11  ExecTime: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