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執意要走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執意要走

    “進海群眾***全是許立一人引起的,與其他人沒有一點兒關係,調查組就是來了也是要調查許立,這與我去陽城向省領導匯報並不發生衝突!”連立田還在狡辯。

    “連***,群眾***真的與你沒有關係?進海走私你真的一點兒不知情?”張榮升堵在門口,亮出了他的大嗓門,質問連立田。

    而此時整個市委辦公樓的工作人員都已經被幾人的爭吵驚動了。不過看到是紀委張榮升親自堵門,誰敢上前?甚至沒有人敢站到近處圍觀,大家都遠遠的站在走廊聽著這的動靜。可當大家聽到張榮升質問連立田時,許多人不由得一呆,怎麼回事,難道進海發生的走私以及群眾***竟與連立田有關?

    連立田還想讓市委辦的同誌幫他衝出去,當然不會承認張榮升的指責,大聲道:“張榮升,你不要在這誣陷,現在誰不知道進海群眾***是許立帶人上島引起的,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命令你立刻讓開,如果不讓開……”

    “我就不讓開,你還能把我怎麼樣?”張榮升火爆脾氣被連立田徹底點燃了,隻要自己占了理字,不管他是市委***,哪怕就是省委***,張榮升也決不會後退半步!

    “你……”連立田也對張榮升的牛脾氣無可奈何。想要硬闖,看看兩人的體格,張榮升至少能裝下連立田,想勸他主動讓開,再看看張榮升此時已經通紅的眼珠就知道,他此時不會聽任何人的話,已經鐵了心的要把自己堵在屋。

    “汪靜!”連立田無奈之下隻能叫來汪靜。

    汪靜也早聽到動靜趕了過來,隻是看到張榮升的樣子,汪靜沒敢上前。但聽到連立田點名叫自己,身邊還有辦公室的同誌在,自己想躲也躲不過去,隻能硬著頭皮站出來。“連***!”

    “馬上叫人將張榮升這頭蠻牛給我拉開,我有急事要去省匯報!”連立田急著。

    “誰敢!”張榮升一瞪眼,好像真的變身為紅了眼的鬥牛,誰要是真敢上前,他可真要頂人了!

    “張***,您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幹嘛非要堵門啊!”汪靜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剛才還人滿為患的走廊,一下子竟空無一人,看來沒有人想參和到這場市委***和紀委***的較量當中。汪靜一個女同誌更不可能拉得動張榮升,隻能低聲勸道。

    “好好說?”張榮升白了汪靜一眼,道:“我倒是想跟連***好好說,可他不給我們這個機會啊!非要急著走,我隻能堵門了!”

    “張***,要不你聽我一句,咱們還是進會議室慢慢說,大家堵在這別被下麵的同誌看了笑話!”汪靜到現在還不知道雙方為什麼會突然僵持起來,但還是想要息事寧人。

    “該笑話的早就笑話了。汪靜,別說我沒告訴你,省紀委高文華***、許市長正從陽城趕回來調查進海的事情,而連***在這個時侯卻一定要走,你要是真的沒有參與到他的事情當中,可要小心,別被人家當槍使了!”

    “許市長回來了?”汪靜一愣神。再看看連立田一臉怒容的樣子,她也有些吃不準連立田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進海的走私以及群眾***真的與連立田有關?

    “張***,如果高文華***真的帶人過來了,那你就給高***打個電話,聽聽他的意見,我想高***這次來是代表了省委、省『政府』,他的話大家應該都能聽進去幾分吧!”汪靜也不知張榮升和連立田到底誰說的是真的,不過她還是想出辦法,那就是向高文華求證。

    “好,海市長,你給許市長打個電話!”張榮升此時也顧不上什麼保密,一旦讓連立田走了,那大家可就白忙活了。

    海全拿出電話拔通了許立臨時的號碼。許立此時正陪著高文華坐在車上趕回和連,看到海全打來電話,知道一定是有了什麼變故,忙接起電話,道:“喂,海全,你那邊出什麼問題了嗎?”

    “許市長,我們正在市委這邊,不過連***卻執意要去省,親自向領導匯報工作,現在榮升正堵在門口,你看能不能讓高***出麵勸一下連***?”

    坐在許立身旁的高文華當然也聽到了,示意許立把電話給他。許立遞過電話,高文華大聲道:“喂,海全嗎?我是高文華,你讓連***接電話!”

    海全將電話交給連立田,道:“是省紀委的高文華***!”

    連立田一張臉頓時變成了苦瓜臉,雖然不情願,但當著這些人,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立田嗎?我是高文華,江***和文省長親自命令我到和連調查進海的事情,現在正往你那趕,大約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你就不要去陽城了,相關的調查還需要你的協助!”高文華當然不會在電話中說是來調查連立田的,反而給連立田吃下了副寬心丸,希望穩住連立田。

    連立田笑了兩聲,道:“高***,歡迎來和連,不過有些事情我還是希望能與江***、文省長當麵說清楚,你放心,我匯報完工作後,晚上會回和連的,不會耽擱你的工作!”

    高文華卻是暗惱,這次來和連就是要調查連立田,可他要是去了陽城,自己還去和連幹什麼?而且高文華也明白,連立田要去陽城匯報工作不過是個由頭,他這一走可就不一定什麼時侯才能回和連了。

    高文華雖然是奉了江忠民和文天的命令來和連調查連立田,可現在手上的證據隻有許立從進海相關領導幹部和幾名走私犯罪嫌疑人的口中得到的供詞。而這些人的供述中雖然都指認連立田多次給他們打過電話,囑咐走私的相關事宜,可真正與這些人會麵,甚至是直接指揮走私的卻是連立田身這的老忠。

    目前高文華手上的這些證據還不足以確定連立田就是走私案的首犯,甚至可以說這些證詞還隻是一麵之辭。雖然大家心中都明白,進海走私案連立田逃脫不了關係,但還需要連立田親口承認,或者再補足其他相關證據才行,至少現在走私的非法所得到底在誰的手上還沒有查清。

    

Snap Time:2018-08-17 06:01:08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