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省委爭論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省委爭論

    “說實話,要不是許市長,就憑咱們這些人,就算知道一些情況又能怎麼樣?難道咱們能請動那些特種兵?能調動駐軍?要是全憑市***係統的同誌,還沒等咱們行動,他們早就已經得到消息了。如果真的追查的緊了,憑他們這些年織成的關係大網,最後遭殃的恐怕不是他們而是咱們在座的這些人了,說句不好聽的,甚至連咱們自己的生命才無法保障!”沈興農作為政法委***,對全市***係統還是比較了解的,感歎道。

    眾人想想,這些人連許立都敢暗殺,要不是許立福大命大,現在大家恐怕都要去烈士陵園去祭奠許立了,要是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大家自認沒有許立的本事,早就一命鳴呼了!

    許立掛斷了海全的電話,立即拔通了文天的手機。手機隻響了兩聲就被接了起來。文天低聲道:“我在省委開會,你到那兒了?”

    “我已經進市區了,十分鍾左右就到!”許立聽出文天說話不太方便,也沒有多問。

    “好,我等你!”說完文天就放下了電話。不過卻注意到江忠民正皺眉看著自己,看來自己在會上接電話,讓江忠民有些不高興。

    此時錢剛正在向在坐的各位常委匯報他在進海長礁島的情況。雖然錢剛已經知道進海縣委、縣『政府』領導基本都涉嫌走私,他甚至還因此搞得灰頭土臉。不過一想到許立那副淡然的麵孔,錢剛就感到自己壓製不住心中的怒火。自己堂堂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在許立麵前接連吃虧,如果不找回這個麵子,自己這輩子恐怕也不用再去和連了!

    所以錢剛在匯報中難免帶了些情緒,雖然大事方麵他不敢說謊,但在最後說起許立時,錢剛還是一臉憤然,道:“許立同誌這次率人到進海查處走私,事先沒有向省委、省『政府』匯報,才造成了現在的被動局麵。而且據我了解,甚至和連市委等相關部門領導也毫不知情,他作為一市之長,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一意孤行,此舉未免有些過份,我認為此風不可漲!”

    江忠民看得出錢剛又在許立麵前丟了麵子,再加上上次中紀委的事,錢剛算是將許立恨到骨子了!不過江忠民卻不會象錢剛一般意氣用事。自從上次中紀委調查錢剛後,雖然事情已經解決,但江忠民還是通過這件事見識了許立的能力和手段。在自己手下竟然有人能夠越過自己,直接與中央各部委對話,江忠民豈能不警覺?更重要的許立是文天的人,而自己與文天在遼海的較量也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隨時都有可能正麵開戰,而許立卻是其中最大的變數,不由得江忠民不小心!

    江忠民通過各種途徑不斷了解許立,可隨著對許立的了解,江忠民卻越發驚歎,沒想到這個許立不但與齊家關係密切,而且與林家也非同一般,更有傳言,副總理滕素清對許立也是青睞有加,如此深厚的背景,就算江忠民也不得不小心對待,甚至因為許立的關係,江忠民無限期推遲了與文天的正麵衝突時間。所以今天雖然看出錢剛有意在自己麵前告許立的黑狀,但他卻沒有處理許立的意思。

    “這件事如果隻局限在進海,局限在長礁島還好說一些,可隨著網絡上關於長礁島照片流傳出來,現在全國群眾都在議論此事,剛才中央領導也親自給我打電話,要求我們一定要盡快解決群眾***事件,大家也都說說,文省長,要不你先說說?”江忠民看著文天道。

    文天微微一笑,道:“我認為現在首要問題是要找出這個上傳照片的人,這個人一定是懷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然為什麼隻有他可以在長礁島全麵***的情況下傳出這些照片?國權***,咱們***係統是否能通過技術手段鎖定這個人?”

    政法委***趙國權點頭道:“我已經讓同誌們去做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

    中央紀委委員、省委黨校校長薑立軍『插』言道:“找這個人雖然重要,但隻是治標不治本,根本問題還是要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處理,穩定進海群眾情緒,盡快平息此次事件!”

    文天看了薑立軍一眼,不知道薑立軍此言到底是什麼意思。此次事件的責任人非許立莫屬,難道他是想借機查處許立?

    薑立軍也注意到文天的眼神,微微一笑,道:“我說話並不是針對誰,隻是在遼海發生這麼大的事總要有人負責,不然我們如何向中央領導匯報?”

    紀委***高文華卻道:“現在談追究責任是不是早了點兒?群眾***的根源還是許立查處走私一案,如果是某些人為了逃避抓捕而煽動群眾***,咱們卻要追究有功人員的責任,是不是不合適?”

    陽城市委***胡可信搖頭道:“現在長礁島已經有一死十幾傷的嚴重後果,要是真是因為查處走私引發的,我看是否可以考慮暫停調查?要是長礁島上幾萬群眾真與許立同誌帶去的軍警發生更加激烈的衝突,造成更多人員傷亡,這個責任恐怕真不是許立一個人能夠承擔的,咱們在坐的所有人都逃不了!”

    “難道就因為怕承擔責任就向罪犯妥協?如果傳出去,恐怕影響會更加惡劣!”組織部長鞠敬林對許立一直心存好感,當然要為許立說話。

    江忠民望向文天,許立畢竟是文天的人,如何處理還要聽聽文天的意見。

    文天聽著大家的爭論,一笑道:“咱們在這如何爭論都沒有任何實際意義,畢竟咱們不了解情況就沒有發言權!剛才給我打電話的就是許立,他已經到了陽城,再過幾分鍾應該就會到這,我看還是等許立到了,聽聽他的匯報再議吧!”

    “許立已經來了?”錢剛驚訝的道。

    文天點點頭,“麻煩錢秘書長通知辦公室的同誌一聲,一會兒許立來了讓他們將許立直接帶到這!”

    

Snap Time:2018-01-17 19:18:35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