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喪神離島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喪神離島

    錢剛明明看到許立褲兜就有一部衛星電話,可許立睜著眼睛說瞎話,他又不能上前來搶,氣得他翻了半天白眼,最後隻能安慰自己:不與這些小人一般見識,等出了島,見了江***,一定會有你好看!

    就在這邊情況一無進展時,門外突然衝進來一人,許立定睛一看,正是自己苦等的趙國慶!而此時趙國慶一臉興奮,手中拿著厚厚一疊材料,往許立麵前一放,道:“許市長,馮勝利已經交待了!”說完趙國慶有意炫耀的看了錢剛一眼。

    錢剛一愣,沒等許立開口,他已經拿起那份材料,翻看起來。看了幾頁,錢剛已經是一臉漲紅,對坐在麵前驚魂未定的王東剛怒吼道:“你幹的好事!”

    王東剛在趙國慶進門時就已經知道不好,聽了錢剛的話,他忙叫道:“錢秘書長,這些人都是誣陷!我根本沒有參與走私的事,是他們瞞著我做的!”

    許立雖然沒有看到這份供詞,卻也心有數,淡淡一笑道:“王***,你急什麼?你怎麼知道他們是誣陷你走私?也許他們隻是說明這次群眾***的事情!”

    “我……”王東剛一時無語,不過他馬上調整過來,急道:“一定是走私的事情,你剛才不也是在問我走私的案子嗎?”

    “夠了!王東剛,你想狡辯到什麼時侯?”錢剛此時終於忍不住了,沒想到自己本想借著王東剛來打擊許立,可最後卻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反倒被王東剛給利用了。這份材料上,馮勝利說得清清楚楚,一切都是王東剛指使的,好處當然也是王東剛撈大頭,他們隻是幫凶而已。

    沒等王東剛說話,隻見於光啟也急匆匆趕了過來,一進門就大聲道:“許市長,張健也交待了!”

    “王東剛,你還有什麼要說的?”許立看著王東剛道。

    王東剛一聽到張健也交待了,頓時如同晴天霹靂一般,癱軟在椅子上。馮勝利不過是常務副縣長,知道的情況還有限,可張健卻是縣長,在進海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就算王東剛有什麼事情也不能瞞著張健,所以張健是最知道底細的人之一。有了張健的證詞,那怕自己繼續頑抗下去,恐怕也無法逃脫法律的製裁!

    趙國慶和於光啟對視一眼,微微一笑。許立更是對兩人投去了讚賞的目光。

    就在趙國慶“請”走省紀委的同誌後,馬上對馮勝利采取了一些措施,馮勝利今天已經五十多歲,什麼時侯受過這種罪?不到十分鍾就再也扛不下去了,將他知道的一一招供。而趙國慶在馮勝利開始招供時,特意將被他趕出去的省紀委的同誌請了回來,有省紀委的同誌在一邊,可以更加坐實馮勝利的罪行。

    在審問進行到一半時,趙國慶又小聲與省紀委的同誌商量著,看他能否去於光啟那將另一名省紀委的同誌叫過來,聽聽馮勝利的交待。

    這名省紀委的同誌聽著馮勝利的供述也感到驚心不已,他從沒想過在遼海省竟還隱藏著一個如此大規模的走私集團,每年僅是純利都有幾十億。他更明白,事情到此,別說錢剛,就是省委***江忠民恐怕也再也蓋不住,如果此時自己再不配合趙國慶等人,將來這些人在省告自己一狀,自己也是要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他也沒有拒絕,馬上到樓上將自己的同事也叫了下來,也給了於光啟充裕的時間審訊張健。

    張健在聽到馮勝昨已經開始供述消息後,就知道自己完了。甚至沒用於光啟用什麼手段,他就開始供述。

    有了張健和馮勝利的兩份供詞,王東剛這次也無法狡辯。可他還是心存一絲僥幸,坐在那死不開口。

    這回沒等許立開始質詢王東剛,錢剛就已經坐不住了。沒想到自己竟被王東剛給當槍使,如果傳出去,自己還有什麼臉麵出長礁島?錢剛甚至想到,自己是不是與和連市犯衝?還是與許立天生不合?為什麼自從許立到和連任職以來,自己兩次來和連卻兩次灰頭土臉?

    “王東剛,事到如今你還想繼續頑抗下去嗎?如果你能將你的犯罪事實交待清楚,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王東剛緊咬嘴唇,就是不開口。

    錢剛畢竟是省委常委、省級領導,當著許立等人也不能再說出什麼出格的話,冷哼一聲,心中卻盤算著自己該怎麼辦!

    許立看出錢剛對王東剛無計可施,微微一笑道:“錢秘書長,事情現在也已經基本水落石出,你要不先回省向省領導簡單匯報一下這邊的情況,這邊就交給我們吧!”

    錢剛此時也真是坐不下去了,繼續留在這隻能是更加丟人,好在許立給他一個台階,他當然順梯下樓,站起來叫上兩名與他同來的省紀委同誌拂袖而去。

    許立作為勝利者,也表現出他的風度,親自將錢剛送到門口,又安排兩名民警將錢剛送到碼頭,護送錢剛離島。

    等許立再回到關押著王東剛的房間時,許立卻已經變了臉,再敢沒有了任何顧忌,命令趙國慶開始對王東剛進行嚴審,一定要讓王東剛開口指認連立田,隻有有了確鑿的證據才能向省委、省『政府』匯報,由省紀委出麵對連立田進行調查。

    可王東剛卻自知此次必死無疑,竟咬緊了牙關,就連趙國慶等人的酷刑也無法讓他開口。許立見王東剛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知道一時半會兒也拿不到證據,許立在輕拍了王東剛一下,將真氣輸入到王東剛身體後,命令幾名民警看押他,自己卻率劉明遠、郭長河、於光啟、趙國慶等人出了縣委大樓,按照張健、馮勝利提供的線索開始對全島進行清查。

    王東剛見許立等人離去,還以為自己挺過一劫,可幾分鍾後,他卻嚐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就連國際雇傭兵都無法承受的痛楚開始降臨在王東剛身上,王東剛豈能受得了?

    

Snap Time:2018-07-21 12:14:06  ExecTime: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