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自虐傾向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自虐傾向
  “組織談話?”錢剛也沒想到許立竟會說出這種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的話,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連站在一邊的民警都有些忍俊不止。
  王東剛更是傻眼了,愣了一下才大聲叫道:“這也算是組織談話?這世上那有戴著手拷進行組織談話的?我要求享受與我身份相符的待遇!”王東剛將手上的手拷高高舉起,向許立示威。
  許立卻淡淡的道:“手拷是不能摘的……”
  “許市長,這恐怕就有些過了吧,如果組織談話都得戴上手拷,傳出去對你,對整個和連市,甚至對整個遼海省可都不是什麼好消息!”錢剛在一邊冷然道。
  “不摘手拷全是為了王東剛同誌好,這是為了保護王東剛同誌的生命安全!”
  “噢?”錢剛一笑,看著許立,看他如何自圓其說。
  “王東剛同誌今天一早也許是受不了這一係列的刺激,精神方麵出現了一些問題,有嚴重的自虐傾向,他頭上的傷就是他自己撞牆造成的,在他的病情沒有得到徹底控製以前,我們隻能給他戴上手拷,這也是為了保護他,以防止再次出現危險!”
  錢剛看著王東剛頭上包裹著的紗布上麵還有片片血跡,問道:“東剛同誌,你頭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我……”王東剛此時鬱悶的想要撞牆!雖然想要否認,可當時樓上樓下上千雙眼睛都看到了自己撞牆的場麵,不容自己抵賴。可他也不知道錢剛會來長礁島啊,要是早知道,那會自找這個苦吃!“是我不小心自己撞的!”
  聽到連王東剛自己都承認了,錢剛也不好再說什麼。
  許立這才再次開口道:“王東剛同誌,現在我是在與你進行正常的組織談話,希望你不要有什麼壓力,更不要有什麼心負擔,隻要把你知道的說出來就可以了!”
  “我不明白許市長的意思,不知道許市長想讓我說什麼?”王東剛裝起了糊塗,反正有錢剛在旁,許立也不敢對自己用刑,能混一會兒是一會兒,也許連立田那邊正在想辦法救自己。
  許立當然明白王東剛這是在跟自己裝傻充愣,不過當著錢剛的麵兒,他也不好太過於『逼』迫王東剛。好在除了王東剛這,許立在張健、馮勝利那邊也做了安排,所謂的與王東剛組織談話也隻是消磨時間而已,更重要的是不能讓錢剛起疑。隻要把錢剛牢牢的拴在這,想必於光啟、趙國慶那邊很快就會傳回好消息。
  為了盡快打開突破口,許立剛才命令於光啟和趙國慶分頭審問張健和馮勝利時已經暗中囑咐兩人,如果審訊不順利,甚至可以動用一些必要手段。而此時於光啟和趙國慶也知道因為錢剛的到來,情勢不容樂觀,要抓緊時間讓張健和馮勝利開口才行。
  兩人分別將張健和馮勝利押到樓上沒人的辦公室,跟錢剛一同來的兩名省紀委的同誌也跟著進了房間。當著兩名省紀委同誌的麵兒,於光啟和趙國慶倒也沒有顯得太過份,隻是按照正規程序,擺齊了陣勢開始對張健和馮勝利的審訊。
  雖然張健和馮勝利同樣也是縣***代表,可他們做賊心虛,又沒有錢剛在一邊給他們撐腰,他們可不敢拿***代表的身份說事兒。兩名省紀委的同誌也早就看明白了眼前的形勢,錢剛與許立不和,這次來是找許立麻煩的。可人家身份擺在那,不管他們兩人怎麼鬥,背後還有省委***和省長,自己不過是紀委的普通工作人員,怎麼敢輕易『插』手其中?所以兩人雖然坐在一邊旁聽,卻堅持不開口、不表態的原則,一切由得於光啟和趙國慶去搞吧。
  於光啟和趙國慶也看出了兩人的意思,沒有太過顧忌兩人,開始了對張健和馮勝利的審訊。
  可張健和馮勝利因為剛才有錢剛替他們說話,心中也有了幾絲底氣,又有省紀委的同誌在一邊坐著,想來這些***也不敢真的搞刑訊『逼』供那一套。兩又也明白,自己犯下的事兒,一旦招供,至少也是無期,所以不管於光啟和趙國慶如何訊問,兩人就是不開口。
  趙國慶一看表,已經過去十幾分鍾了,可自己麵前的馮勝利一直低著頭,不論自己如何軟硬兼施,他就是不配合。而身邊坐著的省紀委的同誌在那一支煙接著一支煙,雖然沒有說話,也沒有影響自己審訊,但還是給了趙國慶一些壓力,一些常規手段不能施展。麵對馮勝利這種人,要想在短時間內打破他的心防線,僅靠言語勸導恐怕是無能為力。可馮勝利這不開口,許立那邊又有錢剛盯著,想讓王東剛招供恐怕更難!
  趙國慶想了想,告訴其他民警道:“你們繼續審問,我出去一趟!”趙國慶說完出了臨時審訊室,上樓來到於光啟審訊張健的辦公室前。辦公室雖然關著門,可趙國慶隔著門也能聽到屋於光啟還在給張健講政策,看來這邊也沒有什麼進展!
  趙國慶輕輕敲開門,於光啟看到趙國慶給自己使的眼『色』,馬上也出了辦公室。兩人來到一個角落,趙國慶低聲道:“於市長,張健還是不開口?”
  “是啊,你那邊怎麼樣?”
  “有省紀委的同誌在,隻能靠勸說,效果不大!”趙國慶搖頭道。
  “咱們這邊打不開局麵,許市長那恐怕更難!”於光啟歎道。
  趙國慶想了想,道:“於市長,我看非常時期隻能使用非常手段了,大不了脫了這身警服!”趙國慶也是被『逼』無奈,下了狠心!
  “國慶,你可別『亂』來!省紀委的同誌就在一邊坐著,要是動用什麼手段,恐怕許市長也沒辦法交待!”於光啟聽出趙國慶的意思,他急忙勸道。
  “於市長,您放心,出了什麼事,後果由我個人承擔!我看那名省紀委的同誌也不像錢剛的狗腿子,隻是上級領導下了令,他們才會跟來,我估計咱們要是真的強硬起來,他們也不會當麵撕破臉!”
  

Snap Time:2018-12-11 02:36:14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