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組織談話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組織談話

    錢剛一時無話反駁,隻好裝做氣忿的樣子,站起來道:“我也要看看你們到底是怎麼審訊的,竟把一名縣長、一名常務副縣長嚇成這樣?”

    “錢秘書長,不想看看我是怎麼審問王東剛的嗎?”許立不希望錢剛去打擾於光啟和趙國慶辦案,再說錢剛要是出現在他們麵前,於光啟和趙國慶可不敢像自己這樣對待錢剛。

    錢剛剛想邁出的腳又停了下來,想了想,錢剛最後決定還是看著許立,如果能在許立審訊中找出『毛』病,就可以到江***麵前好好告他一狀!不過錢剛也不會不管張健和馮勝利,他對兩名省紀委的同誌道:“你們去陪著張健和馮勝利,以免有人搞什麼刑訊『逼』供!”

    兩名省紀委的同誌對視一眼,都查覺出對方的無奈。可錢剛既然下了命令,兩人也不敢拒絕,隻能依令去找於光啟和趙國慶。不過兩人也打定了主意,決不會幹擾審案,更不會多說一句話,有什麼事情讓這些領導去解決,自己這次隻是旁觀!

    一會兒功夫,王東剛被兩名民警押了進來,此時王東剛頭上的傷已經經過簡單包紮,不過臉上還能看出幾絲血跡。

    看到坐在自己麵前的許立,王東剛心中也是一陣緊張。雖然王東剛被關在辦公室,看不到外麵的情況,可他還是能聽到外麵群眾撤離的聲音,此時縣委大院中已經是寂靜一片,他知道一定是許立的後援來了,已經控製了島上的局麵,這次自己恐怕是在劫難逃。再看看坐在許立身邊的人,王東剛一顆心更是沉到穀底。他當然認得錢剛,沒想到連省委秘書長都親自趕到長礁島,旁聽對自己的審訊,自己還有希望嗎?事已至此,連立田也沒有辦法再救自己!

    “王東剛,你搞了這麼多事情出來,沒想到最後卻是這個結果吧!事到如今你還企圖頑抗到底嗎?”許立坐在王東剛對麵,看著王東剛道。

    王東剛抬頭看了看許立,又看了看許立身邊的錢剛。他當然明白自己做下的事情足夠槍斃自己五分鍾都不為過,可越是這樣,王東剛越是不敢招供,也許自己不說還能多話幾天,可一旦吐『露』實情,恐怕離自己的死期可就真的不遠了!

    “許市長,你說什麼,我聽不明白!今天一大早你就把我帶到這關到現在,外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根本就不清楚……”

    “王東剛!”許立對著王東剛怒吼道:“今天一早到現在,發生在長礁島上的這一切就都是你所策劃的。從在你家樓下群眾圍攻,到上萬群眾封堵縣委大樓,這些事情那件沒有你的指使?現在島上已經造成一死十幾傷的重大傷亡,還有二十幾把警用手槍下落不明,一旦這些人利用警槍瘋狂做案,長礁島還有希望嗎?”

    王東剛對此卻是早在意料當中,隻是他沒想到的是自己苦心策劃的這些事情最後卻隻造成一死十幾傷而已,本來在他的想法中,最好是能造成大規模軍民衝突,要是死上幾十上百人,自己才能有一線生機!

    “許市長,你這根本就是欲加其罪何患無詞!我一早被你們押到這怎麼與外麵聯係?怎麼可能指使別人圍攻縣委大樓?我還想問問許市長,你憑什麼把我抓到這,你有什麼資格審迅我?”

    看到王東剛反駁著許立的指責,坐在一旁的錢剛嘴角竟『露』出幾分笑意。心中更是得意無比:看來自己留在長礁島確實是留對了,竟能看到這樣一出好戲!

    王東剛本就是精明狡猾的人,當然也注意到錢剛的表情。他本來以為錢剛是與許立一起審問自己的,可看到錢剛的笑意,王東剛心中一動。錢剛上次來和連被許立狠狠的卷了麵子,還被中紀委的同誌控製了起來,雖然最後順利脫身,可這也已經成了整個遼海省的笑談,兩人的關係更是早已降到了冰點以下,難道這次錢剛來長礁島並不是來幫許立的?此時王東剛也知道自己這次想要逃過此劫十分困難,可他在錢剛身上卻看到了最後一線希望,此時的王東剛那怕有一點點希望也會牢牢抓住!

    “錢秘書長,你是省委領導,您可不能眼看著許立這樣迫害我們這些基層幹部啊!”

    錢剛也是一愣,沒想到王東剛竟會向自己求救。自己本來隻是想看熱鬧,要等到最後關鍵時刻才會開口,以顯示出自己這個省委秘書長的身份地位,可現在王東剛突然將自己也拉到這場爭論當中,自己該怎麼辦?如果不理會王東剛,怕王東剛會誤會自己與許立是一夥兒的,沒有了王東剛這杆長槍,自己怎麼與許立較量下去?可要是表態支持王東剛,錢剛又有些猶豫。這次許立搞出這麼大的動作,要說他手上沒有點證據恐怕也沒人相信,要是最後證明王東剛真的走私,那對自己的聲望也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錢剛想了片刻,才清了清嗓子,道:“許市長,你這樣審訊王東剛好像不符合相關的法律法規吧!畢竟你是市長,卻不是紀委***、***局長,你好像沒有權審訊別人!”

    許立冷笑兩聲道:“那錢秘書長的意思是我應該回避?讓民警同誌審訊?”

    “民警同誌好像也沒有這個權利吧!王東剛不但是進海縣***代表,還應該是和連市的***代表,在沒有免去他***代表職務之前,就算民警也沒有權利逮捕他!”錢剛不表達自己的態度,隻是拿法律說事兒,卻同樣給許立製造了麻煩。

    而王東剛也不傻,當然明白這錢剛真的與許立不和,竟在暗中幫自己。“對,我是進海縣***代表,還是和連市***代表,要逮捕我必須經過縣、市兩級***同意!”

    “誰說要逮捕你了?我做為和連市長找你這個進海縣委***談話,這沒有『毛』病吧!這隻是一次組織談話,希望錢秘書長和東剛同誌不要誤會!”許立當然也清楚相關法律法規,如果沒有錢剛在場,自己想怎麼拿捏王東剛都不是問題,可錢剛在這,許立不得不小心謹慎,以免被錢剛抓到自己的把柄!

    

Snap Time:2018-01-23 06:20:20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