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密謀離島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密謀離島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龍騰虎躍、龍行虎步、龍驤虎視、龍躍鳳鳴、龍盤虎踞、龍馬精神、龍章鳳姿、龍『吟』虎嘯、龍鳳呈祥、龍飛鳳舞、龍翰鳳翼、龍精虎猛、龍眉鳳目、龍盤鳳舞!)

    “小狄,你激動什麼!”孫寶生一回手拉住小狄,一隻手摟住小狄的肩膀,兩人好像兄弟一般一起往前走。孫寶生在小狄耳邊低聲道:“不就是殺兩個人嗎?別說這件事,就是走私的事情也足夠判我死上幾回的了,我有什麼好推拖的,現在最要緊的是咱們要找路先逃出去再說。等島外的駐軍趕過來,島上一隻老鼠也跑不了,咱們可就要被人甕中捉鱉,死路一條了!”

    小狄聽到孫寶生的活,心中放心不少。就憑自己一個普通民警都因為走私收了幾十萬,那孫寶生這個政法委***又會從中收到多少好處?至少也有幾百萬,甚至達到上千萬,確實夠槍斃他好幾次的,想來孫寶生現在跟自己也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應該不會有什麼對自己不利的想法。

    “孫***,剛才在縣委大院,我聽那些從各個鄉鎮趕來的人說,島上各個碼頭都被***了,連沙灘都有人把守,咱們怎麼跑出去?”

    “哼,那些人都是些外來的,他們還能有咱們熟悉島上的情況?再說憑咱們的水『性』,隻要給咱們幾個空礦泉水瓶子都可以遊出去,他們想封島?真是笑話!”孫寶生冷笑道。

    小狄同樣是長礁島上土生土長的漁民的孩子,一身水『性』更是不用說,從小就是在海水泡大的!“孫***,你說怎麼辦,我聽你的!”

    “不要急!”孫寶生看看左右沒人注意到自己,才道:“現在王東剛已經被許立他們控製了,可島上不僅是我一個領導,還有人比咱們更急!走,我帶你去見見他們,看看他們有什麼打算!”

    小狄聽後心中一喜,他知道孫寶生這是真把自己當親信看待了,不然決不會帶自己去這麼重要的場合。他高興的跟著孫寶生很快來到位於縣委大院不到千米的一個小區。

    孫寶生走在前麵,按了一個單元門的門鈴。小狄知道這也是長礁島上最豪華的小區之一,連門上的對講機都是可視的,在屋就能夠看到樓下的來客。樓上的主人應該看到了孫寶生,很快打開了單元門。

    孫寶生帶著小狄上到三樓,輕輕敲了幾下。門馬上被打開,不過開門的人看到小狄卻有些不高興,道:“老孫,都什麼時侯了,你怎麼還帶外人上來?”

    小狄對這人的質詢卻不敢表現出不高興,反而『露』出一絲討好的笑容。開門的人小狄當然也認得,竟是進海縣委組織部長周鵬。而且小狄同樣注意到此時在屋還有不少客人,個個都是進海縣的重量級人物,為首的竟是進海縣長張健!

    “走,進去再談!”孫寶生邁開腳步先進了屋。周鵬雖然對孫寶生帶人進來心有不滿,可人都已經帶到門口了,而且也看到了自己和屋的情況,此時再想將來人打發走,恐怕更不合適。周鵬也就沒有再說什麼,示意兩人進門後,周鵬小心的看了看後麵,又馬上將門關好。

    此時在這間一百多平的大屋子可以說是高朋滿座,客廳的沙發上已經擠了六七個人,在沙發對麵還有五六個人坐在椅子上。孫寶生進屋後,自己找了張塑料凳子搬到客廳也坐了下來,小狄卻自知沒有這個資格,老老實實的站在孫寶生的身後。

    坐在沙發上的縣長張健將手中的煙狠狠按在煙灰缸,才道:“老孫,怎麼帶了個生麵孔?”

    孫寶生也看出張健有幾分不高興,忙解釋道:“這是我的一個小老弟小狄!剛才擊斃龍泉的就是他,隻是在暗殺許立時被趙國慶破壞了,絕對信得過!”

    張健聽了孫寶生的解釋後,看了看小狄,沒有再這個問題上繼續說什麼,而是道:“人來的差不多了,大家都說說吧,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縣委秘書長武進擔憂的道:“王***現在被關在縣委大樓,剛才隻是在窗前『露』了個麵,就被民警強製押回去了,想救出王***我看很困難,可王***要是真出了事,咱們怕也難逃關係。剛才許立又受了槍傷,對我們恨之入骨,要是等島外的支援趕到,許立會立即在島上開始全麵清查,到時咱們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武進此時還在擔心王東剛,可見他與王東剛確實有些感情。不過這也不奇怪,如果不是真正的親信,王東剛也不會讓武進擔任縣委秘書長這一職務。

    不過武進在此時提起王東剛,其他人卻是不以為然,現在大家都是自身難保,誰還會想著王東剛?

    孫寶生在一邊『插』言道:“我看現在咱們最要緊的是如何離開長礁島!我是看出來了,這次許立帶的人當中除了普通民警和駐軍外,還有不少特種部隊的人,想在這些人麵前再製造混『亂』可不容易。大家在一起共事這麼多年,一些事彼此都是心知肚明,如果有一個人被抓進去,咱們這些人一個也跑不了!隻有離開長礁島,隱姓埋名,也許還能逃過一劫!”

    縣長張健深以為然,道:“剛才許立雖然受傷,但沒有危及『性』命,現在應該已經提高了警惕,再想對許立下手製造混『亂』已經不可能了,咱們還是商量一下如何才能走出長礁島,要是等他們的支援趕來,被他們堵在島上,再想走就晚了!”

    “可現在已經有駐軍守在各碼頭,甚至連沙灘上都有他們的人,咱們這麼多人想要出海不容易啊!”一直沒有說話的常委副縣長馮勝利道。

    “分頭走!他們畢竟是外來人,對島上不可能太熟悉,咱們總能找到他們的防守漏洞,隻要出了島,想必大家早就給自己留好了後路!”縣長張健一錘定音。憑自己區區一個縣長,想與許立這個市長較力,已經不可能了,隻有先逃出去再說。

    組織部長周鵬也道:“好,分頭走!不過我看就不要再通知其他人了,讓他們繼續留在島上與許立周旋,才能給咱們爭取到機會。”

    

Snap Time:2018-08-21 07:57:52  ExecTime:0.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