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幸無大礙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幸無大礙

    許立趁著這個空閑瘋狂的運轉著自己體內的真氣,他竟清晰的感覺到胳膊上的彈頭有些鬆動,如果給自己半個小時時間,恐怕不用小蘭出手,自己也能硬生生的將彈頭排出體外!

    “先不用手術刀,我能感覺到彈頭有些鬆動,直接用攝子試試!”

    小蘭從軍十幾年,手上救治的傷員也有幾十例,可還從沒有見過許立這樣的傷員。自己往日學習的各種醫學常識仿佛在許立身上都不適用。對許立的命令,小蘭雖然有些懷疑,但還是按照許立的命令,暫時放棄了手術刀,直接拿著攝子對準了彈頭。

    在攝子夾住彈頭的一瞬間,許立也不禁冒出了冷汗,畢竟彈頭隻是略有鬆動,可還是在自己的手臂肌肉之中,稍一活動,許立就能感覺到如同針紮般的疼痛。許立立即將真氣集中在彈頭的部位,希望能減輕自己的痛楚。沒想到還真有作用,至少不像剛才那樣疼得難以忍受!

    小蘭看到許立頭上冒出冷汗,這個素來被譽為辣手神醫的女醫生手上竟有些發抖!“許市長,要不還是打些麻『藥』吧!”

    “不用,沒事的,你盡管下手!”許立看到小蘭有些緊張,反而安慰起她。

    小蘭一咬牙,手中攝子夾住彈手略一晃動,沒想到彈頭竟真的動了!小蘭不敢遲疑,迅速用上用力,彈頭竟真的被小蘭輕易的夾了出來!

    薑麗在一邊看得一陣發暈,甚至不敢相信眼前一幕,不斷道:“這不可能!難道他們用的手槍不是警用手槍,是自製的的火『藥』槍?”

    小蘭卻顧不上這些,將彈頭放在一邊的托盤中,馬上拿起『藥』品為許立的傷口止血、消炎。可小蘭卻發現許立的傷口處竟隻滲出一些血絲,根本沒有想象中的流血不止,連止血這道程序竟也省下了!但小蘭還是為許立認真的止血、消毒後,拿出紗布為許立包紮好。

    雖然隻有短短的一分鍾時間,但小蘭卻感到比救治幾名重傷員還要緊張。畢竟眼前的這人可是和連市長,不是普通的戰友。

    一邊的薑麗見到許立已無大礙,端起托盤仔細看了半天,才道:“這就是警用手槍的彈頭,難道這顆子彈不合格,是啞彈?”

    許立微微一笑,並沒有做過多解釋。趙國慶看到許立傷勢並無大礙,一指剛剛中槍的那些人,低聲道:“許市長,這些人怎麼辦?”

    “先給他們止血,別真死在這。馬上組織民警開始審訊,一定要找到那名開槍的人,還有他們的幕後指使者!”許立此時也下了狠心,這一槍好在有趙國慶提醒,不然現在自己可能已經命喪黃泉了。

    “剛才開槍的人我認得,並不在這些人當中,已經趁『亂』跑到人群去了,要不我帶人去抓?”剛才趙國慶正是因為看到小狄手中的槍,才會及時向許立示警。而且因為趙國慶的職業習慣,也已經牢牢記住了小狄的麵孔,隻要能再見到那名持槍者,趙國慶相信自己能夠一眼認出他來。

    許立搖搖頭道:“開槍的人應該就是進海縣民警,據光啟他們調查,進海縣***局共有二十幾支警用手槍不知所蹤,我看現場至少也有十支。咱們現在人手不足,還是等劉司令員趕到後再進行搜捕,以免同誌們再遇到危險!”

    “是!”趙國慶一揮手,立即有民警上前將這些中槍的嫌犯拖到一樓的房間內看押起來。隨隊軍醫在為那名受傷的群眾包紮好後,又為這些嫌犯進行簡單治療。不過在對這些嫌犯時可沒有剛才對群眾那樣小心,時不時能夠聽到臨時的關押室中傳出嫌犯好像殺豬似的陣陣慘叫。

    趙國慶待這些包紮好後,馬上組織幾名民警對這些人分別進行審訊。隻是沒想到這些人還真是嘴硬,半天也沒審出什麼結果。因為是在一樓審訊,在窗外還有群眾進行圍觀,趙國慶等人也不敢對這些嫌犯用什麼手段,一時間對這些人竟是無計可施。

    許立對此倒是早有準備,這些人既然敢當眾***,甚至敢對自己這個市長動手,早就已經將他們的生死置之度外,想讓他們開口可不容易。反正現在島上已經***,任何人都不能進出,也不怕那名開槍的人和幕的事主使者跑掉,等劉明遠趕到後控製了島上的局麵,再慢慢泡製這幾個人好了。

    被治好傷勢的這些群眾及家屬回到縣委大院中,馬上將許立受槍擊的事情傳播開來。這些群眾一聽連市長都中了槍,不由得個個驚惶不安。到底是什麼人敢對市長開槍?市長中了槍後能輕饒了自己這些***的人嗎?會不會等島外的援兵趕來後,對自己這些人秋後算帳?

    一些普通群眾越想越感到害怕,三三兩兩的開始要腳下抹油,溜之大吉!這次大家都知道事情越鬧越大,就連王東剛的人也不敢在這個時侯再阻攔群眾離開,怕成為眾矢之的。槍擊許立事件的幕後主使者進海縣政法委***孫寶生和開槍的小狄也隨著群眾離開了縣委大院。

    出了縣委大院,小狄馬上跟上孫寶生的腳步,低聲道:“孫***,現在怎麼辦?我開槍時有不少人都看見了,我這次恐怕是跑不了了!”

    “你以為你槍殺龍泉時沒人注意到你?這次殺許立還隻是殺人未遂,龍泉可是死在你的槍下,如果被抓到怎麼也跑不了一個死字而已!”

    “孫***,你這是什麼意思?殺龍泉時也是你指使的,這次殺許立同樣是你下的命令,如果我真的被抓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小狄聽著孫寶生的意思竟想要置身事外,當即就要翻臉。

    “小狄,你激動什麼!”孫寶生一回手拉住小狄,一隻手摟住小狄的肩膀,兩人好像兄弟一般一起往前走。不過孫寶生卻在小狄耳邊小聲道:“不就是殺兩個人嗎?別說這件事,就是走私的事情也足夠判我死上幾回的了,我有什麼好推拖的,現在最要緊的是先逃出去再說,不然等島外的駐軍趕過來,島上一隻老鼠也跑不了,咱們可就要被人甕中捉鱉,死路一條了!”

    

Snap Time:2018-06-24 07:19:17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