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再次挑唆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再次挑唆

    現場剛才還劍拔弩張的雙方此時沉靜下來,許立和趙國慶等人都鬆了口氣。可有人卻不高興了。進海縣政法委***孫寶生站在人群後,剛才還麵帶微笑的他此時卻沉下臉。看到王東剛不惜自殘也要激化矛盾,讓孫寶生明白情況已經十分嚴重,不然平素注重保養的孫寶生又豈會冒這麼大的風險?

    孫寶生知道此時已經是最後的機會,如果不能將現場這潭水攪混,等島外的援兵趕來,自己這些人恐怕一個也跑不了!“小狄!”

    “孫***!”剛才開槍擊斃了龍泉的小狄上前一步,站在孫寶生身邊小聲答道。

    “你找個機會擊斃許立!”孫寶生麵目崢嶸的低聲道。

    “什麼?”小狄聽到孫寶生的命令愣了一下。擊斃龍泉已經讓他承受了不小的壓力,現在孫寶生又命令自己擊斃許立,小狄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龍泉不過是進海的普通幹部,可許立卻是和連市長,如果許立死在進海,那進海可真的要翻天了!

    孫寶生緊緊盯住小狄,道:“我說擊斃許立!”

    “可、可他是市長啊!要是他死在進海,我、我……”小狄對孫寶生這個命令有些抗拒。

    “現在咱們還有回頭路嗎?這些年你到底從走私中撈取了多少好處還用我給你算算帳嗎?如果被抓到,你這輩子還能出得來嗎?再說你剛才擊斃了龍泉,一旦事發,你還想活命嗎?事到如今咱們隻有破釜沉舟,與許立這些人鬧個魚死網破!一旦許立死了,趙國慶等人必然會全城***,搜查殺人凶手。咱們就可以趁著他們人手不足,鼓動群眾***,『逼』雙方大打出手!那時長礁島上徹底混『亂』,也許會血流成河,但這卻是咱們唯一的機會!隻有轉移他們視線,讓他沒有功夫查走私,咱們才能逃過這一劫!”

    小狄聽了孫寶生的話,麵『色』一陣青、一陣白。他也知道,自己這些年收了人家近百萬的好處費,如果事發,自己至少會被判二十年以上,更別說剛才還擊斃了龍泉,自己無論如何是死路一條。

    “孫***,我聽你的!”小狄一咬牙,下了決心,自己既然已經上了這條賊船,此時想要下去,別說許立等人答不答應,就是孫寶生也不會放過自己。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最後拚一把!一旦長礁島上發生百人以上的群眾傷亡,走私一事恐怕就無暇過問了,至少也可以爭取到一段時間可以從容布置。

    “去吧,隻要許立一死,風聲鬆下來之後,我會給你一筆錢,安排人把你送出國!”孫寶生安慰小狄道。

    小狄『摸』了『摸』懷中的槍,走進了人群,一點一點向縣委大樓靠近。

    許立站在大廳,看著隨隊軍醫為幾名受傷人員治傷。幾名受傷群眾情緒漸漸穩定下來,經過救治的傷者立即被抬出大廳,許立一顆心也漸漸安定下來。

    “許市長,咱們先回會議室吧,這不安全!剛才龍泉被人擊斃至今沒有找到凶手,我怕……”趙國慶低聲道。

    許立搖搖頭,道:“沒關係,等這些人包紮好後我就回去!”許立還是有些不放心現場的群眾,怕自己離開後再有人***,隻有看著這些人都撤出去了,許立才會放心。

    趙國慶知道許立向來說一不二,也沒有再勸,不過卻囑咐一邊的民警注意警戒,一定要保證許立的安全。

    六名受傷群眾很快就治得差不多了,人群眾也散去不少,隻剩下最後一名傷者。隻是這名傷者傷勢有些嚴重,剛才一槍傷了這人的腳筋,隨隊軍醫先給這名傷者打了一些麻『藥』止疼後,卻不敢動輕易取出子彈,怕傷了他的筋脈,隻有等到醫院才能為他做手術。隨軍隊醫簡單給這名傷者消毒後,拿出紗布開始給他包紮。

    就在這時,後麵又湧上一群人,許立一皺眉,看得出這些人一個個穿著整齊,應該不是普通百姓,至少也是公職人員。這些人此時湧上來有什麼企圖?會不會是王東剛的人?

    “哎呀,就這麼簡單給包紮上了?還不得落下殘疾啊!”後麵有人陰陽怪氣的道。

    傷者一聽立刻有些急了,一把抓住為他包紮的隨隊軍醫道:“大夫,我會不會殘廢?我家上有老、下有小,都指望著我呢!”

    “這麼膽小還跑來湊什麼熱鬧?”隨隊軍醫一瞪傷者,道。

    “我、我錯了,大夫你救救我啊!”傷者一聽隨隊軍醫的話,更加害怕。

    “這點小傷不算什麼,你放心吧,一會兒去醫院做個小手術就沒事了!”隨隊軍醫見傷者求饒,心中一軟安慰道。

    “說得輕巧!要是這麼容易還上醫院幹什麼?你直接把子彈取出來不就得了?”後麵有***聲道。

    這次連傷者的家屬都有些急了,望著那名隨隊軍醫道:“大夫,會不會有事?會不會有事啊!”

    那名隨隊軍醫本來就對這些傷者有些不滿,而且此時竟還質疑自己的醫術,更加不高興了,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道:“我說沒事就沒事,你要是信不過我,那叫別人來!”

    沒等病人和家屬開口,後麵人又叫嚷道:“沒本事就說沒本事,找什麼借口啊!”

    “你出來!”隨隊軍醫也看出這人就是在存心找麻煩,站起來氣道。

    “不要急!”許立怕現場再次混『亂』,忙走上兩步,拉著隨隊軍醫勸道:“沒必要跟這些人一般見識。”說完許立又對傷者道:“這是我們最好的大夫,她說你沒事兒,你就一定沒事兒,不要忘了剛才你是怎麼被推到前麵中槍的!”

    經許立一提醒,傷者也反應過來,剛才說話的恐怕還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對不起,大夫,你快幫我包紮吧……”

    隨隊軍醫見傷者認錯,又有許立站在身邊,她冷哼了一聲,看了後麵人群一眼,才再次蹲在傷者身邊為他繼續包紮。

    可就在這時,後麵的趙國慶卻突然大叫了一聲:“許市長,危險!”

    

Snap Time:2018-01-23 00:01:08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