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倒地放賴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倒地放賴

    趙國慶上前一步,對著人群大聲喝問道:“你們是什麼人,圍在這幹什麼?”

    “你們憑什麼抓王***?”人群後麵突然有人叫道。頓時圍在四周的上百名群眾也跟著叫起來,“放人!王***這麼好的人你們也抓,還有沒有天理了!”

    許立回頭看到王東剛臉上竟浮現出幾絲笑意,不用問,這一切定是王東剛安排的。“王***,看來你在進海還是很得人心的啊!真是好手段啊!”

    王東剛此時也漸漸習慣了與許立的對話,也不像剛開始那些拘謹,反而笑道:“畢竟在進海幹了十幾年,群眾對我還是有些感情的!”

    “哼!感情?”許立目光在人群中一掃,道:“恐怕不是群眾對你有感情,是進海縣領導幹部和你的家人對你有感情吧!後麵的應該就是你們進海縣委辦公室的副主任,剛才喊話的我看著跟你倒是有幾分相似,是你的晚輩?”許立記憶力超群,雖然隻是曾經見過那個副主任一次,卻記住了他的樣子。而剛才喊話的人更是逃不過許立的眼睛。

    王東剛沒想到許立一眼掃過去就看出了破綻,心中有些慌『亂』,不過想必麵對上百人,許立應該也不敢輕舉妄動。“許市長,您一定是看錯了……”

    “我沒有時間與你廢話!給你三分鍾時間,要是不能將這些人勸走,所有後果由你自負!”

    “許市長,我可沒有這個能力……”

    “還有兩分四十五秒!”許立抬起手腕看著手表,根本不給王東剛推托的機會。

    王東剛一咬牙,道:“這是群眾的呼聲,就算我是進海縣委***也不能不理會群眾的聲音!我是沒有這個能力,就麻煩許市長了!”這些人根本就是王東剛叫來的,他怎麼可能出麵。

    “還有兩分半!”許立連眼睛都沒眨,對王東剛的話更是置若罔聞,反而不斷的倒計時,給王東剛施加壓力。

    “反正我是沒辦法,你愛怎麼辦怎麼辦吧!”王東剛叫來這些人本來就是拖延時間的,沒想到許立卻是果斷異常,隻給自己三分鍾時間。王東剛倒是想看看,許立到底能將這些人怎麼樣,看他有什麼辦法將這些人驅散!

    許立終於抬起頭看了王東剛一眼,道:“既然你放棄了這個機會,那一切後果將由你負責!”說完許立轉頭對趙國慶大聲道:“命令同誌驅散人群,有敢阻路的開槍警告,不聽勸阻的允許同誌們開槍自衛!”

    許立這次可是下了狠心,他明白現在眼前這一百多人恐怕就是小區所有的人,不過王東剛既然連自己親戚朋友都叫上了,繼續拖延下去,外麵一定還會有人趕過來,到時可就不是一百多人而是上千人,情況更加不好控製。如果自己被堵在小區,威嚴何在?如何再對其他相關人員進行抓捕?

    到目前進海走私一案已經抓捕了一百多名嫌犯關在碼頭,想必現在省委、省『政府』也得到了風聲,如果再拖延下去,還不知道會有什麼人跳出來給自己施壓,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快刀斬『亂』麻,先將進海縣所有領導控製起來進行審訓,最好是能有人出麵指認連立田,有了真憑實據,不難將連立田繩之以法,到時外麵的人也掀不起什麼大風浪!

    趙國慶聽了許立的話卻有些猶豫,他知道如果自己一旦開槍,要麼是將這些人驚退,要麼將出現大範圍流血衝突,一旦這些無辜群眾出現大規模人員死傷,事情『性』質可就變了,到時不好收場。

    一邊的薑麗卻是軍人,她不會有這些顧慮,她隻知道服從領導的命令。聽到許立的話,薑麗立即大喝一聲:“集合!”現場二十餘名女子特戰隊隊員馬上在人群前列隊。

    “許市長……”趙國慶還是看了許立一眼。

    “執行命令!”許立倒不會怪趙國慶,實在是眼前的情況確實讓人為難。

    “是!”趙國慶一咬牙,回頭對身邊的十幾名民警道:“準備行動!”

    圍在四周的人群當然也清晰的聽到了許立的命令,這些人也有些猶豫,甚至有人悄悄的撤到人群後,不過他們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畢竟這些人都是王東剛的親朋好友,如果沒有王東剛就沒有他們今時今日的地位,這些年仗著王東剛的關係,沒有人敢說自己是幹淨的,一旦王東剛被捕,自己下場也好不到那兒去,早晚也會查到自己頭上。

    “不要怕他們,他們不敢開槍!”人群中疑是王東剛晚輩的年輕***叫道。周圍的人群雖然沒有被眼前黑洞洞的槍口嚇退,但也沒有人敢往前衝,都隻是靜靜的站在那,看著許立和趙國慶等人。

    薑麗卻不會管這些人是怎麼想的,領導有命令,自己隻管執行就是了。當即薑麗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麵,伸手推開了擋在自己麵前的一名中年人:“讓開!”

    被推開的中年人卻是王東剛的妹夫尚軍,他一直在注意著王東剛的眼『色』,見到王東剛給他暗示,他馬上按照事先商定好的,竟順勢往地上一躺,大聲道:“啊!他們打人了!”說完躺在地上放賴不肯起來讓路。

    四周的人群見有人被打,雖然沒有看清打到那兒了,可看尚軍躺在地上一臉痛苦的表情,大家都十分同情。更何況眼前這些人本就互相沾親帶故,見自己人吃了虧,更是不依不饒,群情激忿,甚至有人破口大罵。

    薑麗一皺眉,自己手上使了多少力氣自己知道,不過輕輕一推,別說這個尚軍還是個健壯的中年人,就是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恐怕也推不倒,這個尚軍明顯就是在借故撒潑,阻礙自己行動。

    薑麗一把掏出配槍對準了倒地哀嚎的尚軍,大聲喝道:“你要是再不起來,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尚軍卻不相信薑麗真敢開槍,反而變本加厲,躺在地上大聲述苦:“你們隨便打人還不算,還要開槍,還有沒有王法了?有本事你往這兒打!”說著尚軍一把撤開襯衫,『露』出前胸,手指指著心髒的位置道。

    

Snap Time:2018-04-21 00:40:00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