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好官難當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好官難當

    許立聽了範傑的話後深以為然,道:“想當官不容易,想當個好官更難!不但要堅定信心,頂得住各種糖衣炮彈的攻擊,還要與各種貪汙腐敗分子鬥智鬥勇!特別是一些掌管國有資源和工程建設的,手有大量資金,出現腐敗十分容易。還有掌管***事權的,這其中存在一些官員晉升黑幕,成就了很多人的買賣。最後恐怕就是掌管公共治安和生產安全的。有很多的社會汙垢藏身其中,這些人黑道白道通吃。

    比如和連市這次查處的孫天明、孫曉萍,手中掌官著全市官員任命大權,又與黑社會勾結,才會在短時間內斂財過億。更可怕的是在查倒孫家後,竟還有一些官員對其深表同情,覺得隻是因為我有意針對孫家,才讓孫家的黑幕暴『露』出來。如果這種情況不能得到有效遏製,和連堪優、國家堪優啊!”

    一邊的許成友聽著許立和範傑的對話,『插』言道:“當官這麼危險那大家怎麼還都削尖了腦袋往官場擠?”

    “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就以孫家為例,如果孫天明和孫曉萍不是位高權重,怎麼可能積攢下上億資金?如果讓他們去做生意,恐怕幾輩子也賺不回來吧!”許立知道父親不過是個學校的副校長而已,而且他這個副校長還是大家看在自己和範傑的麵子上才當上的。因為範傑和自己的原因,恐怕也沒有多少人敢當麵給範傑送禮,頂多在過年過節提上一些水果之類的禮品登門拜訪而已。更沒有人敢給許成友暗中便壞,所以許成友根本體會不到官員身處於風險之中的這種感覺。

    範傑也笑道:“當官不但有豐富的資金回報,而且還有個麵子問題!當上官,不論大小,出門在外都會感到有麵子,特別是一些高官,一出門更是前呼後擁,不知有多少人沉『迷』於這種感覺!不然那些官員在退休後也不會感到失落,不少人調整不好心態,甚至因此大病一場!”

    許成友也不禁點點頭,想想自己以前不過是個學校的普通工友,可在短短幾年間卻成了副校長,就是校長在一些問題上也要征求自己的意見。學校的老師、同學見了自己更是老遠便打招呼,這讓許成友感受到了尊敬!“唉,聽了你們的話我才明白,自己這幾年還真是有些沉『迷』於做官了。別說你們這些市長、市委***了,就是我這個小小的副校長也能感受到這個麵子問題!前段時間,縣教育局局長還跟我說起過,想讓我到到縣第一小學當個校長,我當時還特別高興,還想著等真上任了再給家人一個驚喜,現在看來,我是老老實實當這個副校長算了!好在離退休也越來越近了,等退休了,我就和你媽在家幫你看孩子,享受天倫之樂!”

    許立沒想到自己和範傑的一番對話竟讓父親看清了自身。許立當然不是不希望父親進步,但他了解父親的能力,讓他管管後勤已經是他能力的極限了,如果真讓他當了校長,恐怕會搞得一團糟!而縣教育局讓父親當校長,恐怕也隻是看中了父親背後的勢力,是在討好自己和範傑,根本不是父親的能力有多麼出眾!

    “行,爸,等你退休了,就搬到和連去,我把雲鬆交給你和媽照顧!”

    這時範玉華出來招呼大家吃飯了。

    “走,咱們去喝幾杯!”許成友拉起範傑道。

    大家來到餐廳,滿滿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範傑提來的兩瓶精裝茅台也擺在桌上。等大家坐下後,許立親自拿起酒給嶽父和父親倒滿,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崔林因為在和連並沒有什麼親屬,所以也留在了許立家一起吃飯。不過崔林明天還要起早開車,許立便沒有給崔林倒酒。

    大家坐在桌前,不過此時眾人的焦點卻全在許雲鬆身上,看著許雲鬆一會兒抓起一塊排骨,一會兒又伸手要肉,憨憨的樣子不時引起大家的陣陣歡笑。

    董晶等人並沒有喝酒,一會兒便抱著許雲鬆下桌了。崔林還是不改當年在部隊的習慣,不過十幾分鍾就吃了滿滿兩大碗飯。吃過飯後,崔林便告辭到外麵找了家賓館休息。許成友陪著範傑多喝了兩杯也不勝酒力,先去休息。餐桌上隻留下許立和範傑兩人。

    此時沒有了外人,範傑才低聲道:“是不是遇到麻煩了?”

    許立也沒有想瞞範傑,點頭道:“據我們調查,孫天明不過是替人頂罪,雇人想要害我的並不是他!”

    “不是孫天明?那他怎麼會承認?他難道不知道雇凶殺人可是重罪,搞不好要被判死刑的?”範傑有些驚訝的道。

    許立將自己的懷疑以及這次回鬆江的調查結果告訴了範傑,最後道:“孫天明過於相信連立田了,他沒想到我們會直接查到連立田身上!不過今天孫天明見到我們已經徹底打破了幻想,交待了一些情況,證實了我們的猜測,但憑我們現在掌握的情況和孫天明的供述想要將連立田定罪,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範傑點頭道:“做為和連市委***,連立田雖然平時對政事不太『操』心,可要經營如此龐大的走私網絡,也不是他一個人能行的,恐怕他不但在省還有同盟,就是在中央怕也有人給他撐腰,憑你這個市長想查辦他這個市委書書確實不容易。而且你剛剛在和連查辦了三名廳級領導幹部,特別是孫家一案還不一定會牽連到多少各級官員,此時正是你應該韜光養晦的時侯,確實不適合再出麵,不然下麵人一定會認為你好大喜功,排除異己,大家都會對你有所戒心,這不利於今後的工作!”

    許立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他還是堅定的道:“連立田今天能雇人害我,也許明天還會對我的家人下手,不將他徹底鏟除我真是坐臥不安啊!那怕就是豁出這個市長不當,我也一定要將他們這些人繩之以法!”

    

Snap Time:2018-01-19 13:56:20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