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一家團聚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一家團聚

    許立放下電話,想了想,看來這次是沒有時間去拜會鬆江省的老朋友了,隻能分別給鬆江省委***齊新象、省長秦家平等人分別打去電話,說明情況。

    大家一聽唐老要到和連,當然明白接待唐老可是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沒有人會怪許立。最後許立又給嶽父範傑打去電話,。範傑聽到這一情況後,也道:“接待唐老可不是件小事,不能因為家事耽誤了接待工作。那你是馬上回和連還是明天一早回去?”

    “唐老要明天中午才到,我好不容易回鬆江一趟,總要回家看看。我準備明天起早回去!”

    “那好,我去望江,咱們望江見!”範傑對許立這個女婿也十分惦記,不過能讓嶽父大人遷就自己的行程,更何況還是一位省委常委特意趕到自己家中見麵,也就是許立這個怪胎吧!

    許立放下電話,將唐老要來的情況告訴趙國慶。趙國慶一聽也急道:“要不我先回和連?”

    “不急,你也有段時間沒回家了,這次要是過家門不入,嫂子恐怕也會埋怨我。你先回家吧,咱們明天一早七點在高速路口見!”

    趙國慶想想,和連還有於光啟這位局長在,也不是事事都要自己這個副局長出麵。再說這種接待上級領導的事情,於光啟更不會嫌累。當即點頭道:“那好,那我先回家看看,明天我會準時與你匯合的!”

    送走了趙國慶,許立告訴崔林馬上去望江。下午四點多鍾,許立趕到父母家中。在樓下就看到蘇天月竟在樓下等著自己。

    蘇天月一見許立,馬上撲了上來:“大哥!”

    許立溺愛的拉住蘇天月,輕輕為他捋順了鬢角的幾縷散發,才道:“怎麼不在家等著,跑到樓下曬太陽來了?”

    “我想你!”蘇天月還是惜字如金,不過隻是這簡單的三個字卻讓許立心中一暖。

    “走,咱們上樓!”許立拉著蘇天月一同上樓。而崔林停好了車,捧著許立給家人帶回的禮物跟在後麵。

    一進家門,父親許成友就抱著孫子許雲鬆笑著迎了上來。許雲鬆看到父親,急得呀呀大叫,伸開了手臂想找許立。

    許立接過兒子,在額頭上親了一口,道:“爸!這段時間家還好吧!”

    “好!小華和雲鬆在家,家可熱鬧不少!你媽這幾天抱著雲鬆到處顯擺,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有孫子了!”許成友見到兒子,而『露』紅光,那個高興勁就別提了。

    許立知道父親看似在責怪母親,可心中其實跟母親一樣,對許雲鬆這個孫子可是寶貝的緊。

    這時屋正準備晚飯的董晶和範玉華婆媳倆也迎了出來。“老頭子,胡說什麼呢!還不快把雲鬆接過來,讓兒子進屋!”

    “我來吧!”範玉華接過了兒子,笑著看了許立一眼,雖然沒有說話,可一個眼神卻讓許立深深感受到了範玉華對自己的依戀。

    許立換好了鞋,又幫崔林把東西搬進屋,大家才終於都在客廳坐下來。

    “爸,工作怎麼樣?還順利嗎?可千萬別累著。如果太累就幹脆辦個提前離崗,過段時間搬和連去,幫我照顧雲鬆!”

    “不累、不累,工作挺好的!”許成友忙道。

    一邊的董晶有些埋怨的道:“別管你爸,他現在可是學校的大紅人,都當上副校長了,你現在讓他走那還不是要了他的老命!”

    許成友聽後紅著臉微微一笑,卻沒有反駁。雖然許立已經去了和連,可許立當年在望江交下不少朋友,這些人當然會照顧許成友。加上還有範傑這個親家可是鬆江市委***,誰敢不給許成友幾分麵子?要不然許成友已經五十多歲的人怎麼可能當上學校的副校長?

    許立聽後一笑,道:“隻要爸幹得高興就行!”

    這時門鈴又響了,範玉華忙跑過去開門,一看來的竟是父親。範玉華親親的叫了一聲:“爸!”

    許成友等人一聽親家來了,當然上前熱情迎接。而範傑這次來也沒空手,而是提了兩瓶好酒,遞給範玉華,等著對許成友道:“親家,我來打擾你們了,今天晚上可是不醉不歸!”

    許成友這些年也漸漸適應了範傑的身份,不像原來見到範傑說話都有些結巴。“來就來,還帶什麼酒?怕我不給你酒喝?”

    “哈、哈!”範傑哈哈一笑,進了屋。

    董晶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又去廚房做菜,範玉華也忙跟過去幫忙,留下許成友、許立和範傑等人在客廳聊天。

    “最近和連情況還好吧!”範傑雖然遠在鬆江,可最近一段時間和連可以說是全國的焦點,範傑當然也知道和連發生的事情。

    許立當著父親的麵兒,當然不好多說,隻能淡淡的道:“還好,有關人員已經全部緝拿歸案,不過想要徹底平靜下來,還需要時間!”

    範傑當然也注意到許立的眼神,知道事情恐怕不像許立說的那麼簡單,不然許立也不會千迢迢從和連趕回鬆江見孫天明。不過範傑也明白有些事情許立不希望讓父親知道,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隻是有些感歎的道:“唉,做官其實也是一個高風險的職業啊!

    首先,領導幹部是監督的對象。不當官,監督相對較少;當了官,監督就隨之而來;官多大,受監督的範圍就多大;管多寬,受監督的範圍就多寬。盯著領導幹部的眼睛多得很。第二,領導幹部是誘『惑』的目標。領導幹部握有大權,擁有資源,各種各樣的誘『惑』就在身邊,無需刻意爭取便不期而至。就看你動心不動心,能不能頂得住。第三,領導幹部是“攻擊”的靶子。不僅有糖衣炮彈攻擊,還有子彈的攻擊。那些想借你權用的人堅信“有錢能使鬼推磨”,因而用糖衣炮彈攻擊起來百折不撓,不達目的不罷休。如果糖衣炮彈攻擊見效後,威『逼』要挾的攻擊就開始了,找把柄、設套子,不由得你不束手就範。當今落馬的官員十有***都是倒在了糖衣炮彈之下!如果糧衣炮彈沒有效果,那恐怕就是子彈的攻擊了,僅剩的十之一二的正直官員又有多少是倒在這子彈之下?”

    

Snap Time:2018-07-23 13:54:57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