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回到鬆江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回到鬆江

    連立田一聽智普大師竟然不在,更加感到心慌,急道:“繼續聯係大師,問明大師的行蹤,那怕他在天邊我也要麵見大師!”

    老忠忙又去聯係,可結果卻讓連立田失望了,智普大師雖然得高望眾,可一直保持著苦行僧的一些習慣,隻身一人上路,沒有帶任何小沙彌跟隨。而且大師又從來不用手機這些高科技的東西,所以現在無人知道大師的行蹤。

    “難道大師已經看出了什麼,這是在躲我?”連立田放下電話自言自語道。也難怪連立田心生疑『惑』。自上次大師為連立田做了一場法事,智普大師可是九天九夜沒有合眼,以大師七十多歲的高齡,身體方麵自然吃不消。事後虛弱了好長一段時間,近幾天才剛剛恢複一些。按說這個時侯正是需要繼續靜養的時侯,他怎麼會一個人上路,雲遊四方呢?可現在聯係不到大師,一切隻能是連立田自己的猜測。雖然如此連立田是謹慎的通知手下人,走私暫不重啟,等看看形勢再說!

    連立田雖然小心謹慎,可走私停止一天,損失的不僅是他一個人。上麵有人還等著這筆錢急用,下麵的人也等著錢繼續瀟灑。當天晚上連立田就接到了上麵大老板的電話,質問他為什麼還不抓緊時間運作,盡快恢複往日那種日進鬥金的日子。

    連立田對大老板的質問當然不敢以自己的猜測答複,隻能解釋道:“現在和連還不穩定,我怕……”

    “和連還有什麼不穩定的?據我所知已經有人替你頂了罪,這件事已經塵埃落定,你還怕什麼?一周之內必須恢複進貨、出貨渠道,月末之前要將今年上半年所有收入計算清楚,將錢按老辦法打到帳戶上,這筆錢我有急用!”

    連立田聽出大老板對和連的情況好像十分清楚,馬上明白過來,要不是大老板在和連布有眼線,就是自己手下人被人收買了。不過不管是那種原因,連立田都知道自己隻能裝糊塗,不能叫真,不然惹惱了大老板,人家可是隨時可以換隻聽話的“狗”!

    “是,我馬上安排!”連立田不敢多說什麼,隻能冒險應承下來。不過連立田也知道,如果真有一天出了事,憑自己手上掌握的這些證據,大老板也不敢不管自己。

    而早在中午時分,許立和趙國慶就已經趕到了鬆江。因為這次是以探親名義回的鬆江,所以除了兩人的司機外,再沒有帶其他人。到了鬆江後,趙國慶也沒有急著回家,許立也沒有去看範玉華和兒子,隻是告訴家人晚上會回去。隨後許立給嶽父範傑打了電話,提出要見孫天明。

    範傑對許立這個女婿當然是全力支持,親自給鬆江市政法委******局長張貴祥打去電話,希望張貴祥全力配合許立的工作。

    張貴祥與許立也可以算做是老朋友,當年在金達萊縣調查間諜案時兩人就是相交莫逆,一聽說許立回來了,張貴祥連連向範傑保證,一定會配合許立的工作。

    半小時後,許立帶著趙國慶也趕到了鬆江市***局,而張貴祥則早就已經等在辦公室。見到許立時,張貴祥立即爽朗的哈哈大笑,上前一把抱住許立,道:“許市長,你可是貴客,雖然現在是和連市長,但也不能忘了鬆江這些老朋友吧,總得經常回來敘敘舊才行啊!”

    “張大哥,你就別磕磣我了,還是叫我老弟吧!”許立對張貴祥的熱情十分受用,這才有家的感覺!

    “行,看來老弟還沒忘記我們這些老兄弟!小趙,你也坐!”張貴祥笑著鬆開了許立,對趙國慶道。

    趙國慶原本就是鬆江市***係統的老人,要不是攀上了許立這棵大樹,現在恐怕還在那個縣老老實實當著他的普通民警,頂多也就是熬到個副科級。對張貴祥這位老領導,趙國慶可是心中敬佩得很。

    “張***,您好!”趙國慶恭敬的向張貴祥問好。

    “嗯,小趙,你現在可也是和連市***局的副局長,在許市長的手下好好幹,保證錯不了!唉,要是我再年輕十歲,沒準我也去和連了,跟著許老弟幹工作,舒心啊!”

    “張哥,你這意思是在範***領導下不太舒心?小心我回去告你一狀!”許立坐下後,開玩笑道。

    張貴祥和範傑也是老朋友,不過眼看著當年在鬆江市委常委排名中還在自己之後的範傑這幾年一步步突飛猛進,如今已是鬆江省委常委、鬆江市委***,早不知甩了自己幾條街,張貴祥當然會有所感歎。都說自己再能幹也不如有個好父親,可範傑卻因為找了個好女婿而成就了他的事業第二春,早知道自己當年也生個女兒,沒準現在自己也是鬆江省***廳廳長了!

    “哈、哈,告吧,就算範***知道我要跳槽到你那,恐怕也會舉雙手歡迎,你們是翁婿,在你們誰手底下工作還不是一樣!”

    “開個玩笑!張哥,這次我來鬆江是有事想請你幫忙!”許立知道和連那邊不能久離,直接轉入正題道。

    “咱們兄弟還用得找說個請字?有什麼事你盡管說,隻要我能幫得上的,沒有二話!”張貴祥這話看似沒有原則,可他知道許立不會害自己人,而且他也相信許立做事早有計劃,不會讓自己難做的!

    “孫天明現在就關在鬆江,我想見他一麵!”

    聽到許立提出的這個要求,張貴祥還真是有些難辦。畢竟許立也同樣是案件的當事人之一,要讓兩人見麵可真是違反了規定。而且孫天明一案驚動了不少上級領導,不知有多少人都在關注著此案。但張貴祥也隻是猶豫了一下,便道:“行!我馬上安排。一會兒吃完中午飯,下午就讓你見孫天明!”

    許立當然也知道自己這個要求有些出格,但張貴祥還是能馬上答應下來,說明張貴祥確實夠意思。但張貴祥如此信任自己,自己也要解釋清楚,不能讓張貴祥難做。“經過我們的調查,孫天明可能並非雇凶殺人的真凶,他很有可能隻是個替罪羊!”

    

Snap Time:2018-06-24 07:15:42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