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海全心思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海全心思

    眾人都坐下後,許立才道:“今天的晚宴是為大家舉辦的接風宴、慶功宴,你們才是主角,一會兒大家可要放開一些,套用一句俗話:吃好、喝好!”

    “許市長,這次的博覽會我們可不敢居功,您才是首功,沒有您我們恐怕會成全其他各省市的笑柄,那會有今天的風光?要說慶功,也是我們為您慶功才是!”商務局長孫亮站起來道。

    “如果沒有大家的幫助和辛勤勞動,憑我混身是鐵又能打出幾顆釘?大家都是此次博覽會的功臣!”許立當然不會與手下人爭功,而且這些項目想真的落實好,還需要商務局上上下下繼續努力才行。

    “許市長,您這次給和連帶回來這麼多大項目、好項目,這第一杯酒我代表全市百姓敬您!”這次開口的是常務副市長海全。隻是短短幾分鍾時間,桌上已經擺了十幾個冷拚熱炒,海全也就開始敬酒。

    看著海全真誠的目光,許立微微一笑。雖說海全原本就因為鄶俊海的關係算是自己人。許立在來到和連的這段時間,海全也是處處維護許立,不論什麼事情都與許立堅定的站在一起。可兩人私底下的關係卻並不親密。許立對其中的原因心知肚明。原和連市長鄶俊海調到省,海全做為常務副市長當然會有要求進步的想法。可突然空降了許立來任市長,海全心恐怕不會好受。不過海全還算識大體、顧大局,明白如果不與許立站在一起,隻會被其他人個個擊破。所以在許立任職的這段時間並沒有給許立使絆子,但要說心沒有一點芥蒂也是不現實的。

    可今天海全主動敬酒,卻說明他已經徹底接受了現實,穩定了情緒,這杯酒許立當然要喝,而且喝得高興!

    “謝謝海全同誌!”許立端起酒杯與海全輕輕碰了一下,不過許立也不會忽略了其他人,高舉酒杯道:“這杯酒雖然是海全同誌敬我的,但我借花獻佛,敬在坐的所有同誌,我也代表市委、市『政府』、代表全市三千萬百姓感謝大家這段時間的辛勞。希望大家在今後能夠再接再勵,為全市招商引資、項目建設工作再創佳績,為全市的經濟發展貢獻力量!”

    許立的講話贏得了現場所有人熱烈的掌聲。在大家掌聲中,許立再次與海全碰杯,幹了杯中的酒。

    海全見許立兩次與自己碰杯,也明白許立的意思,這是接受了自己的善意。海全也滿意的一口幹了杯中酒,一臉笑意的勸許立道:“許市長,多吃點兒菜,空腹喝酒對身體不好!”

    海全今天之所以急著表態,也是聽說了此次法博覽會上的情況,連蘇總理和滕副總理都當眾表揚了許立,自己區區一個副市長拿什麼與人家爭?而且看許立自到和連以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先是提拔了於光啟和趙國慶,牢牢掌握了***係統,又拉攏了市紀委***張榮升、政法委***沈興農、和連市軍分區政委郭長河。

    不過最讓海全佩服的還是許立舉重若輕、借力打力,趁機提拔了張勝春為市委常委,如此以來在市委常委中就算沒有自己的一票,許立也已經爭取到了五票之多。雖然宣傳部長王永生與自己是老朋友、老交情,可麵對許立的強勢,恐怕王永生也不會因為自己而與許立鬧掰。就憑自己又能翻出什麼大浪?可以說如今在和連已經無人再能捍動許立的強勢地位。

    而且這次張勝春的入常更讓海全感到了危機,如果自己再不積極向許立靠攏,誰知道許立會不會讓張勝春逐步取代自己?要想給自己換個位置真是太簡單了,組織部長、宣傳部長等職都算是平級調動,可自己一旦被調離常務副市長的位置,恐怕就算是與市長一職失之交臂了。如果張勝春成了常務副市長,等許立再次獲得提升時,那市長恐怕就是張勝春的囊中之物。

    眾人見海全今天竟如此奉承許立,雖然感到意外,但也明白,今天有海全在這表現,已經沒有了大家發揮的餘地。張勝春倒是能擺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雖然已經被許立納為親信,但畢竟入常的時間還短,還無法與海全爭權,現在自己隻能老老實實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辜負了許立的厚望就好,至於以後的提升,張春勝相信許立不會忘記自己。

    晚上的酒宴可以說都是自己人,當然是賓主盡歡。

    第二天許立一早趕到辦公室通知高瑩召開市長辦公會,聽取商務局長孫亮的匯報,研究各個項目的責任落實情況,同時對前段時間積攢下來的幾項重要工作進行研究落實。

    許立與趙國慶的鬆江之行一拖再拖,直到回國後第五天才終於成行。當連立田聽說許立帶趙國慶去了鬆江時,卻是一陣心神不安。

    雖然當天許立來拜訪自己時將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他已經不再追究下去,隻是要對孫家殘留下的一些勢力進行打壓。但連立田還是不放心,既然已經不再追究,那說明許立已經相信他被暗殺一案就是孫天明在背後指使的,可如今真凶已經被捕,許立為什麼不接回範玉華和兒子,為什麼還要在工作緊張的情況下遠赴鬆江?還要拉著趙國慶一起去?這不能不讓連立田生疑。畢竟孫天明和孫曉萍現在也被關在鬆江!誰敢保證孫天明不會反口?而鬆江偏偏又是許立的地盤,他的嶽父還是鬆江市委***,自己對鬆江可是鞭長莫及,想打聽一些情況都不可能。

    無法靜下心來的連立田坐在辦公室想了半天,卻依舊無法確實許立這次回鬆江的真實目的。最後給老忠打電話道:“你安排一下,晚上我去慈祥寺拜見智普大師!”

    “是!”老忠聽後馬上去聯係智普大量同。可片刻後他向連立田報告道:“智普大師不在慈祥寺,雲遊四方拜訪好友去了!”

    

Snap Time:2018-06-21 23:40:34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