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三個和尚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三個和尚

    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傍晚時分,計平也被接了回來。當李蕾和婉兒看到可愛的計平時,想想自己將來的孩子也會長得這麼可愛、這麼聰明,頓時忘去了一切煩惱,一晚上都在圍著計平轉。

    吃過晚飯,許立卻犯起難。俗話說:一個和尚有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現在四女都聚在這,許立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

    肖柔、李蕾、婉兒早早回去休息了,計春梅看出了許立犯難,拉住許立輕輕掐了許立一把,低聲道:“讓你花心,這下知道愁了吧!”

    許立當然聽出計春梅話語中帶有一些責怪之意,可這又怨得了誰,都怪自己花心,見一個愛一個,更過分的是竟將肖柔等人還帶到了計春梅家中。

    “你啊!”計春梅見許立一副可憐的樣子,心中雖然知道他就是裝的,可還是不忍心,給他支招道:“先去看看小蕾和婉兒,懷孕的女人心思最敏感,我相信憑你的能力一定能讓她們忘記憂愁的!”

    許立一把抱住計春梅低聲道:“你說的是那種能力?”

    “不要臉!”計春梅的臉一下子紅了,昨天晚上許立可是在自己身上鞠躬盡瘁,自己卻是死而後已,可再也禁不住許立的折騰了。

    許立哈哈一笑,上了樓。首先來到了李蕾的門外,輕輕敲響了門。

    “我已經睡下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李蕾在屋也猜到是許立,雖然她也想念許立,可這卻不合適,加上心中還有些責怪許立,當然不會讓他輕易進門。

    “小蕾,我有些話要對你說!”許立卻不會死心,依舊賴在門口。

    這時旁邊的門突然開了,肖柔探頭探腦的『露』出***的小臉,小聲道:“吃了閉門羹?活該!”說完不等許立說話,又將門牢牢關上,不給許立任何機會。

    許立暗自一笑,這點小事又豈能難倒自己?順手從兜掏出早就準備好的曲別針,在門鎖上輕輕弄了幾下,李蕾的門便開了。

    見到許立推門走了進來,正躺在床上聽著音樂的李蕾被嚇了一跳。“你怎麼進來的?快出去!”

    “你故意為我留的門,我還能進不來?”許立故意騙李蕾,開玩笑道。

    “不可能!防火、防賊、防許立,我進來時特意看了好幾遍,門已經鎖好了,你怎麼可能進來!”

    許立既然進來了,就沒想過要出去,順手關好了門,走到李蕾床邊,拉開大被鑽了進來。

    “哎呀,快出去,要是壓到了孩子,我非跟你拚命不可!”李蕾剛剛懷孕,特別是晚上看著計平,竟也漸漸體會到了為人母的感覺,現在在她心,孩子可是最重要的,許立也隻能排後第二位而已。

    “沒事兒,我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說會話,我不會幹壞事的!”許立當然也知道孕『婦』剛剛懷孕時是最危險的時侯,這時可不能有過激動作,以免造成流產。說著,許立已經將李蕾拉到了自己懷。

    李蕾見許立還知道輕重,也就不害怕了。靜靜的躺在許立懷,感受著這份溫馨。

    “小蕾,這段時間苦了你了!”許立輕輕撥弄著李蕾的短發,一手緊緊握住李蕾的小手歎道。

    “你最沒良心了!也不知道早點兒來看我們。”懷了孕的李蕾再也沒有了往日的英姿颯爽,反而有了百轉柔情。特別是這種未婚先孕,又是發生在李蕾這個世家子弟身上,李蕾麵臨的壓力可以想象有多大。

    “都是我不好!”許立緊緊的將李蕾抱在懷,道:“等我忙過了這陣,我請假到英國多陪你們一段時間!”

    “騙人!你現在可是和連市長,走得了嗎?對了,知不知道到底是誰想害你?竟然想讓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爸爸,我饒不了他們!”李蕾捏著拳頭道。雖然李蕾也知道許立的本事,連自己都不是許立的對手,可是在聽說有人要暗殺許立時,李蕾還是有些擔心。

    “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等我找到了幕後的真凶,就來英國陪你們,等咱們的孩子出世時,我是一定要在現場的!”

    “嗯!”李蕾自從知道自己懷孕的這一個多月,真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就怕被家人知道,會責怪自己。可此時躺在許立懷中,卻感到了久違的安心。仿佛有許立在身邊,就算天塌下來,她也不用害怕。加上今天從醫院搬家,李蕾也感到有些累了,躺在許立懷,一會兒功夫竟然睡著了。

    許立看著睡得香甜的李蕾不由好笑,自己本還想多陪她一會兒,可誰知道她倒是個傻大姐兒,心不裝事兒,竟然這麼快就睡著了。

    輕輕將李蕾扶到枕頭上,為她蓋好了被,許立才輕手輕腳的走出了李蕾的房間。站在走林婉兒的門前,許立卻有些猶豫,怕婉兒已經睡了,自己敲門反而驚醒了婉兒。

    想了片刻,許立還是輕輕扭動了門鎖,卻發現門並沒有鎖,推開門,林婉兒卻正坐在床頭看著許立。

    “沒打擾你吧?”許立看到林婉兒卻不知該說什麼,隻能沒話找話。

    林婉兒將手中拿著的孕嬰知識手冊放在床頭櫃上,『露』了出淡淡的笑容,道:“如果我說你打擾我了,你會出去嗎?”

    “不會!”許立也想明白了,林婉兒既然沒有鎖門就是在等自己,自己這時侯還裝什麼大尾巴狼。反手帶上門,大步走進臥室,坐在婉兒床頭。對婉兒許立沒敢像在李蕾房中那樣大模大樣的***,而是有些拘謹。

    反倒是婉兒輕輕掀開厚被,道:“外麵冷,進來吧!”

    “唉!”許立當然是求之不得。不過怕傷到婉兒,還是輕手輕腳上的上了床,坐在了婉兒身旁。

    婉兒雖然生『性』冷淡,可那也分對誰,自從與許立發生了不該發生的關係,婉兒也就認命了。不說許立有多優秀,至少以自己的身份和『性』格也不允許自己再找別的男人。所以在許立麵前,婉兒反倒像換了個人似的,再也沒有了那種冷若冰霜的感覺,反而如同鄰家女孩一般,帶著淡淡的優雅。

    

Snap Time:2018-07-19 08:24:51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