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交換條件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交換條件

    不過連立田講完這些後,卻又感歎道:“看到孫天明、孫曉萍父女倆人同時入獄,我的心也不好受啊!他們固然是罪有應得,可畢竟這兩人也為我們的和連市貢獻過力量,對和連市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如今兩人入獄,包括孫曉萍的愛人也因包庇罪將被起訴,孫家隻剩下祖孫兩人,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生活!”

    和連市委副***應廣明事先就與連立田通過氣,知道連立田的意思,馬上開口道:“大家畢竟與孫天明、孫曉萍共事多年,對於孫天明和孫曉萍兩人是沒什麼好說的,法律自然會給他們一個公正的判決,但對於吳岩大家是否能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畢竟他還年輕,也許隻是一時糊塗才犯下大錯,相信經過此事後,他也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連立田和應廣明這兩個和連市的主要領導都這麼說了,大家當然不好反駁。

    許立雖然知道連立田和應廣明兩人恐怕不會這麼善良,既然選擇為官,如果還如此心軟恐怕早就被這嚴酷的官場給淘汰了。更何況從來都是牆倒眾人推,特別是孫家父女又牽涉到這種大案,按道理來講,此時大家都應該避之唯恐不及,怎麼還會替他們講話?這應該是兩人與孫天明達成了什麼秘密協議,隻是大家卻不知道罷了。

    但看到在座眾人無人開口,明顯都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大家都是為官多年,以前與孫家人也十分熟悉,這次是孫曉萍倒黴,站錯了隊,被許立抓了典型,可誰知道下次再換個領導,自己會不會步上孫家的後塵?所以對於連立田的提議大家也都十分認同。

    許立也知道隨著孫天明、孫曉萍入獄,孫家這棵大樹算是徹底倒下了,吳岩一個小孩子又能有什麼作為?沒有了孫家的庇護,別說自己,恐怕就是一個小小的民警或是一個混混都能讓吳岩生不如死,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所以許立也沒有反對。

    不過許立卻話題一轉道:“現在省紀委、市***局已經基本認定了孫曉萍同誌的違法『亂』紀行為,想來她是不可能再回組織部了,組織部可是我市重點要害部門,總不能一直群龍無首,大家看是不是應該盡快向省委組織部上報一下接替人選?”

    連立田早在提到孫曉萍一案之前就已經想到許立會在這等著自己,所以並不吃驚,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茶,沉默片刻後,才道:“具體人選就由許市長斟酌吧,到時就以和連市委、市『政府』的名義報上去!”

    連立田輕描淡寫的就將提名市委組織部長這一重要事情全權交給了許立,讓在坐的其他常委反而有些看不透了。按說現在許立在和連市的聲望已經夠高了,就是常委中也大多數都站在許立一邊,如果讓許立來提名,那這個新上任的組織部長又豈會另投他人?恐怕也會死心塌地的跟著許立。如此以來,許立可就更掌握了和連市的大權,難道連立田就不怕許立以市長之職,淩駕於市委之上?

    可連立田已經開口,在坐的常委中本來支持許立的人就占了多數,僅有應廣明等幾人對許立有所不滿,此時那還有人會站出來反駁?

    許立聽後微微一笑道:“唉,想來孫家也的確是既可恨又可悲,為了區區一些錢財,卻將全家人陷入牢獄,既然如此就放吳岩一馬吧,希望他能改過自新!”

    看到許立開口,連立田才終於放下心來,自己答應孫天明的事總算辦到了,也就再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至於由許立提名市委組織部長一事,連立卻另有計較。雖然這次許立通過中紀委壓製了省委秘書長錢剛,使得省委***江忠民也沒敢多言。可江忠民和錢剛又豈會不記恨許立?把許立捧得越高,到時摔得也就越重!恐怕就是許立這次的提名也無法通過!

    “散會!”連立田看其他人再沒有什麼意見,大聲道。說完自己先收拾了東西離開了會場,其餘人也先後離開了會議室。

    而這個消息也很快傳到孫天明和孫曉萍耳中,有了孫天明的勸說,孫曉萍也不在堅持,加上兒子吳岩有希望免於起訴,孫曉萍也知道這已經是最好結果了。當天下午,孫曉萍便承認了自己與王浩相互勾結,收受王浩大量賄賂的事實。同時交出自己的存款,希望能減輕自己的罪行!

    市紀委***張榮升在拿到孫曉萍口供後第一時間使趕到許立辦公室親自向許立匯報此事。不過張榮升卻發現許立聽到這個消事卻並沒有顯得多麼高興,反而眉頭緊皺。

    “許市長,如今孫曉萍已經承認了她的犯罪事實,此案也可以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可你怎麼還是不高興?”

    許立搖頭道:“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或許此案沒有如此簡單!”許立話音剛落,趙國慶敲門走了進來。看到張榮升也在,忙向張榮升打了聲招呼。

    “國慶,坐吧!讓你調查的事情有沒有結果?”

    張榮升見許立與趙國慶有事要談,忙告辭道:“許市長,你先忙,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好消息我再向你匯報!”

    “張***別急著走,一起幫我分析分析!國慶,你說吧!”

    趙國慶這才點點頭,從兜拿出前幾天許立交給自己的照片,放在桌上,指著第一張照片道:“經過我們的調查,這張照片上的碼頭應該是進海縣的光明碼頭,而這兩張照片上的廠房我們也進行了查找,現在已經基本能確定就是海塘市安民鄉的一家工廠。不過我們的人到工廠後卻發現那現在已經是人去樓空,根本沒有人。據附近的村民反應,那曾經十分熱鬧,每天都有幾輛裝載著大集裝箱的貨車和高級轎車進出,但前幾天幾輛大車卻將工廠的設備全部拉走,工廠也就空了下來。不過工廠在以前可是守衛森嚴,麵的工人又大多是外地人,村民根本不敢靠近,也就不認識麵的人。我們在當地工商局進行查找,也沒有那家工廠的任何信息。而且我們怕打草驚蛇,也沒有敢繼續調查,現在情況就是這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7-17 21:53:21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