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互不相讓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互不相讓

    幾分鍾後,許立、趙國慶等人乘著幾輛越野車也趕到寶雄收費站。趙國慶遠遠就看到在高速路口設置的檢查站。不禁疑『惑』的道:“許市長,沒想到他們行動倒是不慢,竟在這也設置了檢查站,咱們怎麼辦?”

    許立等人的行程確實被何翔洲猜中了,為了避開何翔洲,許立等人特意繞了個圈,可這一繞耽擱了時間,還是被馬前趕到了前麵。

    看著前麵不遠處的檢查站,許立也一皺眉,本來不想與三晉省***發生正麵衝突,隻要將何非帶回和連,何翔洲就是鞭長莫及,如何審訊何非就是自己說的算,一定可以給死去的金鑫以及金家人一個交待。可現在前路被堵,在高速路可調不了頭,隻能一條路走到黑,看來這場衝突是避免不了!

    “走吧,咱們占著理,難道還怕他們不成!大不了將事情鬧大,我就不信他何翔洲在三晉省還能一手遮天!”

    三輛越野車行駛到收費站前的檢查站,被民警攔了下來。車剛停穩,馬前就已經急著衝到車前。他已經從杜園口中知道了和連市民警所乘坐車輛,所以一看到這三輛越野車就知道終於找到正主了。

    “下車,接受檢查!”馬前一把拉開車門,大聲叫道。可他的目光卻不斷掃視著車內的情況。何非和符清正被關押在這輛車內,而且何非也認得馬前。一見到馬前,何非便大聲叫道:“馬隊長,快救我!”

    “何非!”馬前看到何非也有些激動,終於完成何局交辦的任務了。“下車!”

    可馬前的話卻無人理會,兩名負責看押何非和符清的民警一把將兩人按下,大聲喝道:“別動!”

    “放開我!放開我!”何非見到馬前,有了依仗,當然不會服氣,還掙紮著想要跳下車。

    馬前見這些人竟還不放開何非,當即一招手,隨他來的幾名民警也圍了上來。而且配合馬前的幾名高速路民警見這出了意外,也衝了上來。

    “把人放了!”馬前自持人多勢眾,而且這還是三晉省,又有何翔洲撐腰,他當然膽氣十足。

    “放人?憑什麼!”

    馬前一伸手掏出佩槍,對準了兩名負責看押何非的民警,大聲喝道:“放不放人?”跟馬前一起來的民警見隊長都掏槍了,當然不敢怠慢,也都掏出槍對準了車的幾名民警。

    車幾名負責押運的和連市民警當然不會怕他們,也都掏出佩槍與馬前等人對峙起來。

    而此時最為驚訝的卻還是寶雄市高速路的民警。沒想到這些匪徒竟如此囂張,竟有槍與萬寶市民警對峙,這還得了,幾名民警馬上掏出對講機請求支援,同時他們也都掏出佩槍,上前支援。

    這時許立、趙國慶等人也都下了車。不過寶雄市民警也看出這些人都是一夥的,馬上分出兩名民警持槍上前,大叫道:“不許動!雙手抱頭,趴在車上!”

    趙國慶知道這些人不知情況,誤會了自己,卻怕他們槍支走火,當即高舉雙手,大聲道:“不要激動,都是自己人!我是和連市***局副局長趙國慶,我上衣兜有我的工作證件!”

    兩名寶雄市民警聽了趙國慶的話卻是目瞪口呆,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都是***怎麼會幹到一起了?還都動了槍?不過兩名民警還是不敢大意,一人上前小心從趙國慶兜掏出工作證,退後幾步翻開一看,上麵有趙國慶的照片,而且也有趙國慶的工作單位以及職務。

    證實了趙國慶的身份,兩名民警放下槍,上前將工作證交還給趙國慶,低聲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前麵那幾人應該也是你的人,可怎麼跟萬寶市的同誌幹上了?”

    趙國慶卻顧不得解釋,道:“一會兒再細說。”說完帶人走到了第一輛車前,看著馬前等***聲喝道:“我是和連市***局副局長趙國慶,你們是什麼人?這是幹什麼?搶人嗎?”

    馬前雖然不認得趙國慶,但也猜得出他才是這些人中的領導,不過不管他是多大的官,畢竟是和連市的,卻管不著自己這一片。所以他當然不會客氣,大聲回應道:“我是萬寶市刑警隊副隊長馬前。趙局長,我們這可不是搶人?我們是救人!你們隨意抓捕我們市的百姓,總要給我們一個說法吧!”

    “說法?你們還想要什麼說法?如果何非不是你們何局和的兒子,你們會為了一個嫌犯跑到寶雄市來堵我們?你們是人民警察,不是誰家養的打手、保鏢!”

    “趙局長,你這話就不對了吧!何非難道就不是人民中的一員?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何非犯了法?”馬前狡辯道。

    “證據?把證據給他們看看!”趙國慶為了防備這一著,早在抓到何非和符清後,立即命人在車上就開始了對兩人的審訊。而這兩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意誌堅定的人,隻是嚇了幾嚇,兩人就已經和盤而出,將所犯下的罪行一五一十交待出來,最後兩人還在筆錄上簽了字,按了手印。

    民警將一份兩人的筆錄遞給馬前,馬前翻看了兩眼,也感到有些撓頭,沒想到何非和符清兩人竟如此懦弱,這麼快就招供了。

    筆錄上詳細記錄著兩人的犯罪過程。符清在曲嶼村丟了麵子後,回到家找叔叔撐腰,卻被符井泉罵了幾句,告訴他不要再惹事。可符清卻咽不下這口氣,既然叔叔不管自己,那公墓的開發商總不能不管,自己可是為了他的事才受的委屈。所以符清立即給何非打去電話,而且在電話中符清歪曲事實,壓根沒提死者是***烈士一事,隻是告訴何非,說有人仗著有些權勢執意在天安土葬,自己想管卻管不了,如果何非不過來解決此事,那以後公墓的事他就不管了!

    何非聽後馬上答應符清連夜趕到天安處理此事。畢竟這個公墓從開始到現在已經投入了近千萬資金,雖然這兩年已經差不多收回了成本,可隻要有這座公墓在,那就是自己的搖錢樹,每年都會給自己帶來幾百萬的收入,而且今年以來隨著管理嚴格,收入還在不斷增加,何非當然不過放棄這。(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18 17:59:36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