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誓討公道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誓討公道

    符清在天安縣大小也算個名人,所以鍾毅回到縣城不久,便在縣一家***中心找到了符清,不過鍾毅卻沒敢立即抓捕符清,而是給杜園打來電話。

    “杜局,我們找到符清了……”

    “好,馬上將人帶到局,我馬上回去!”

    “杜局,不好辦啊!我們在***中心找到符清,可跟他一起的還有市局何局長的兒子何非,而且符清聽說是因為刨墳一事要抓捕他,他大聲嚷嚷,是何非指使的,我們怎麼辦?”

    杜園也愣了,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下決心寧可得罪符井泉也要抓捕符清,可現在又冒出個何非,那可是市局局長的兒子,自己能抓嗎?敢抓嗎?事情難辦了!

    “你先等等,聽我電話!”杜園有些拿不定主意。畢竟趙國慶也不過是和連市***局的副局長,論級別頂多與何翔洲相當而已,自己要是得罪了符井泉,又得罪了何翔洲,別說天安縣自己呆不下去,就是想調到和連去,恐怕都不可能!

    杜園放下電話,來到趙國慶身邊,低聲道:“趙局長,事情有些變化,我的人已經找到符清,可據符清交待,是市***局局長的兒子何非指使他幹的。”杜園說完見趙國慶有些疑『惑』,忙解釋道:“這恐怕不是符清胡說,畢竟縣的公墓就是這個何非興建的。”

    一邊的趙鵬聽了杜園的話,咬牙道:“媽的,在國內辦點兒事怎麼就這麼費勁,明明是他們違法,卻還前怕狼後怕虎的,搞得好像咱們不占理似的!要不我幹脆去結果了這兩個小王八蛋,看誰還敢動金鑫墳墓一下!”

    杜園雖然不知道趙鵬的身份,但還是被嚇了一跳。要知道符清和何非可是副縣長和市***局長的家的孩子,要是真出了事,自己這個***局長恐怕更不用幹了!而且這個趙鵬竟敢當著自己這個***局長的麵說這話,難道他就不怕自己把他抓起來。

    “趙鵬,別胡說!”許立喝道。趙鵬的心情可以理解,而且趙鵬等人自出國後,也都更改了國籍,要是真的殺了人,隻要能逃到國外,憑現在雷霆的勢力,為他們更換個身份真是輕而易舉,恐怕用不了一年,他們就可以再大搖大擺的回國。但有些事可以做,卻不可以說!特別是現場還有外人在,這種話更不能輕易出口。

    趙鵬被許立喝了一句,才住口,心中惡氣無處發泄,幹脆盯住了杜園。杜園當年也是軍旅出身,又從警多年,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趙鵬眼中的殺氣。他也不是沒見過世麵,可被趙鵬這樣看著,卻還是感到有些心慌,不禁暗自感歎:不知道這人到底殺過多少人,才培養出這種殺氣,看來他剛才的話並不是無的放矢。如果這種殺神真的在天安開了殺戒,天安還指不定會『亂』成什麼樣子。

    而一邊的金家人也聽到了杜園的話,沒想到刨自己兒子墳的竟是市***局長的兒子。自己一家人都是老實本份的農民,這輩子從出生到現在一直是麵朝黃土、背朝天的在這片土地上刨食,如何能敵得過人家堂堂縣長和市***局長?

    金保國雖然心中憋屈,想要給兒子討個說法,卻又怕讓許立、趙國慶等人難做。畢竟這些人為了自己兒子已經盡力了,人家非親非故的能做到這個程度,金保國已經十分領情。

    “要不就算了吧,實在不行我明天去縣的公幕找他們買塊墓地,把金鑫葬在那,就不給大家添麻煩了!”

    “不行!”許立當即大聲道。

    “不行!”隻是許立沒想到一直站在一邊的金家老爺子竟也異口同聲的喊道。

    “爸!咱們不能讓領導為難啊!”金保國上前扶住老爺子,可眼中淚水卻忍不住流了下來。

    金老爺子雖然已經七十多歲,可身體卻十分硬朗,手拿著一把鐵鍬,往地上狠狠一放,大聲道:“你個沒用的東西,兒子雖然死了,但他是警察,是為國盡忠,死了也是烈士,我不說什麼,可現在死了都不得安寧,連墳都被人刨了,你還能咽下這口的氣?我金牛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窩囊廢!咱們老金家不麻煩別人,就憑著我這把老骨頭跟他們拚了!”

    “爸!”金保國可是知道父親的火爆脾氣,而且他認定的事兒,十頭牛也拉不回來。就是因為老爺子的壞脾氣,動不動就發火,動不動就輪起巴掌教育金保國,金保國從小就在父親嚴厲管教下長大,才養成了現在怕事的『性』格。

    “哼,想當年你老子我十三歲當兵,拚過日本鬼子,打過老蔣,在槍林彈雨中闖過來的,這條命早就該沒了,能活到今天算是白撿的,為了孫子,我金牛就再狠一回,就算拚了老命,也不能讓人欺負我們老金家的人!”

    “老爺子,您消消氣!”許立看到金牛老爺子往那兒一站腰板挺直,確實有一股子當兵的味道。可如果老爺子說的是真的,那他可是老革命了,怎麼會落到今天的田地?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不論如何,也不能讓金老爺子這麼大年紀還為了金鑫去拚命。

    趙國慶也忙上前勸道:“老爺子,您放心,金鑫是我們和連的幹警,是我們和連的烈士,我們決不會讓他受這個委屈!您就交給我們吧!”

    金老爺子聽了許立和趙國慶的勸才終於長出了口氣,不過看他通紅的眼睛,就知道氣並沒有消,如果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交待,事情恐怕不算完。

    “國慶,這件事可不可以由你們出麵,將人帶到和連審訊?”許立知道這件事趙鵬出手不合適,不然很有可能會牽連到自己。許立倒不是怕被牽連,為了金鑫,付出什麼代價都值得,就是現在的官位在許立眼中也是可有可無,但一天沒有找到前世被暗殺的真相,這個身份還真不能輕易放棄。

    趙國慶遲疑片刻,才道:“這不太合乎相關的法律法規!畢竟案發地不是在和連,涉案人員也不是和連人,家屬報警也不是在和連,如果我們將人帶回去,恐怕會引起三晉***同誌的不滿。”(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4-27 04:50:27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