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天安一霸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天安一霸
  趙國慶將已經『摸』到的工作證又悄悄放了回去,衝著幾名和連民警道:“阻止他們,不能讓他們破壞了金鑫同誌的墳!”
  這次與許立和趙國慶一起過來的,除了金鑫的同事就是他的戰友,當然不能眼看著這些人去刨了金鑫的墳。在趙國慶一聲令下,這些人立刻迎著那二十多個拿著鐵鍬、鋼管的人衝了上去。而衝上來的這些人自認為有符清和那名姓李的警察撐腰,當然更不可能退縮,雙方近三十人馬上混戰在了一起。
  符清開始看著這些人迎上自己的人還是暗暗冷笑,自己組織的這二十多人可都是縣有名的混混,都是下手黑、敢見血的主兒,而且對方隻有那七八個人衝上來,自己人數上也占著優勢,非得把他們打得叫娘不可,看以後還有沒有人敢跟自己叫囂!
  可幾分鍾後,符清卻傻眼了!自己的人雖然手拿著家夥,人數也占優,可怎麼在人家麵前就成了軟柿子?隻見為首的趙鵬,一手一個,抓住兩名混混的手臂,輕叫一聲:“起!”兩名混混立刻如同騰雲駕霧一般,飛出幾米遠。而其他人雖然不像趙鵬這麼給力,但一對一的情況下,打得這些混混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不到五分鍾,衝上去的二十多個混混竟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幾個也不過是勉強招架而已,根本不敢再往前衝,反而步步後退。
  “李哥,這、這可怎麼辦啊!”符清看到自己手下人吃了虧,隻能向姓李的警察求救。
  姓李的警察倒是不急,畢竟頭上頂著國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的可是國家、『政府』,不論是誰公然與國家、『政府』作對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別急,看我的!”姓李的警察從腰間取出手槍,“叭”的一聲槍響,嚇壞了周圍的上百名村民。村長趙保田更是嚇出一身冷汗,在自己村子響了槍,這回麻煩可大了!
  姓李的警察開了槍後,得意的望向眾人。此時可是他最得意的時刻,一槍在手,仿佛天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等他看清了眼前的形勢卻嚇得他差點『尿』了褲子,隻見四把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自己!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什麼時侯這槍竟成了大眾貨『色』?怎麼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來,而且這一拿還是四把!
  “我、我,你、你們……”
  “把槍放下!”趙國慶站在後麵大聲喝道。
  “啊!”姓李的警察可不認為自己是什麼神槍手,更不是什麼孤膽英雄,四支槍下自己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手中的槍好像變成了燙手的山『藥』一般,一把丟出老遠。“不要誤會!不要誤會!我投降、投降!小心,可千萬別走了火!”
  而剛才還在反抗的二十多個混混一見對方竟一下子拿出這麼多支槍,都被嚇得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這不會是在拍電影吧,要不然在國內怎麼可能會遇到這種情況?特別是為首的符清,更是被嚇得手腳發麻,要不是靠在一棵樹上,恐怕早就癱倒在地上。自己到底惹了什麼人啊?難道是黑社會?他們會不會殺人滅口啊?符清已經不敢再想下去。
  趙國慶看到姓李的警察竟然將槍隨意的丟出去,不禁痛心,要知道槍可就是民警的第二生命,要像保護自己的『性』命一樣來保護他。可這個姓李的警察明顯不夠格,在老百姓麵前將佩槍當成了顯擺的工具,可真遇到情況,卻又將槍當成燙手的山『藥』,如此怎麼能算是合格的警察?
  趙國慶走過去輕輕撿起地上的槍,又掏出一張麵巾紙,小心的擦拭幹淨,才冷著臉對姓李的警察道:“姓名、工作單位!”
  “李、李誌雄,天安縣北府路派出所民警。”
  “北府路派出所民警竟跑到趙村鄉來執法,你管得可夠寬的啊!”趙國慶上前給了李誌雄一巴掌喝道。
  “我、我是接到報警才趕過來的!”李誌雄還在辯解。他也是看出趙國慶等人應該不是什麼黑社會的人,而且看到剛才那幾人拿出的槍與自己的槍也是一般無二,都是警用佩槍,眼前這些人應該也是警察。
  “接到報警?就是那個符清向你報的警吧?你可真是厲害啊,難道你們全縣群眾報警都不打110?都得給你打電話?難道你是天安縣***局長?”
  “不是、不是!”李誌雄可不敢承認,要不然等這話傳到局長耳朵,非得拔了自己的皮不可。“請問您是那的同誌?咱們全國***都是一家人,這次也是不打不相識,一會去縣城我做東,請幾位一起喝幾杯,算是給幾位賠罪!”
  “賠罪?免了!咱們的事情還沒完呢!”趙國慶說完不再理會這個李誌雄,而是來到符清麵前,道:“還要刨墳嗎?”
  符清聽著李誌雄與趙國慶的對話,終於明白了眼前這些人竟然也是警察。一聽說這些人是警察符清反而不怕了,警察總不敢隨便開槍殺人吧!而在天安縣這塊地方,自己怕過誰?這幾個外來的警察還真能把自己怎麼樣了?“刨!你們等著,我就不信你們能天天在這兒蹲著,早晚把這個墳給你刨了!”
  趙國慶一聽這話被氣得半天沒說出話來,沒想到自己今天竟遇到了這麼個二百五,可正如符清所講,自己總不可能真派個人天天在這蹲守吧,要是一個疏忽真的讓他帶人把墳刨了,就算最後能嚴懲這些人又有什麼用?
  “李哥,不用怕他們,他們在咱們天安把人打了,還敢威脅咱們,別說一個破墳,我要是能讓你們站著走出天安縣我符字都倒著寫!”符清覺得今天的人丟大了,而且地上躺著的這二十多個手下也不知道受了多重的傷,要是不抓住這些人,誰給他們醫『藥』費?自己可舍不得這筆錢!
  李誌雄聽了符清的話,想想也對,這次的事情責任可不在自己,全在這些外來人身上,而且自己隻是鳴槍示警而已,又沒有動手,就算事情鬧大了也跟自己無關。再說還有符清這個天安一霸,憑他那個身為副縣長的三叔,難道還能讓符清在天安吃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2-11 02:34:16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