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入土不安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入土不安

    被看押在一旁的符清一捋剛才在撕打中被弄『亂』的頭型,指著幾名民警囂張的道:“你們等著吧,我兄弟來了,看我能不能把這個破墳堆給你刨了!”

    幾名民警不屑的一笑,根本沒有理會這個小人。不過金保國和趙保田看到警車卻有些害怕,雖然他們也知道許立、趙國慶等人不是一般人,金保國還知道兩人都是大官,可縣官不如現管,這就是符清的地盤,強龍難壓地頭蛇啊!

    三輛車呼嘯著駛到了山下,從車上呼呼拉拉下來二十來人,為首的是一名身穿警服的警察,而跟在他身後的那些人都拿著鐵鍬、鋼管,這那來講理的,分明就是來打架、掘人家祖墳的!

    片刻功夫,一群人走到大家麵前。符清見來了幫手,再次囂張起來,大聲對來人叫道:“李哥,你們總算來了,這些人不但私自土葬,而且還非法拘禁我!我要告他們!”,

    為首的警察腆著大草包肚子上前一步,指著許立、金保國等人,道:“你們想造反啊?還不把人放了!”站在這個警察麵前的趙國慶從他一開口就聞到他滿口酒氣。這時不過早上七點多鍾,可這個民警就喝了這麼多酒,想來也是個酒仙一樣的人物。

    趙國慶從警也有幾十年時間,這種如此嗜酒的極品警察還真沒看到過。不過此時金鑫也已經安葬,再控製符清也沒有什麼必要,一揮手,示意幾名民警放人。

    符清帶著另外兩***步跑到這名極品警察身前,馬上掏出煙,遞給那名警察一支後,才道:“李哥,這麼大清早的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等辦完了正事,中午我在醉仙樓請客,咱們一醉方休!”

    姓李的警察哈哈一笑,道:“好說,好說!咱們誰跟誰啊,都是好哥們,這點兒小事兒算什麼!”

    符清有了主心骨,對一起跟著這名民警過來的手下人叫道:“你們還傻站著幹什麼?給我把墳刨了!”

    金保國一聽真要刨自己兒子的墳頭,頓時有些急了,想上前阻攔,可看著那名警察卻還是膽氣不壯,有些猶豫。

    反倒是金家老爺子看到兒子猶猶豫豫的樣子,上前一腳踢在金保國身上,罵道:“沒用的東西,我老金家怎麼出了你這麼個窩囊廢!”說完不顧七十多歲的高齡,一把奪過身邊鄉親手中的鐵鍬,狠狠往地上一杵,大聲道:“誰敢動我孫子,我就跟他拚命!”

    別看金老爺子平時瘦瘦弱弱的,可此時往這兒一站,怒目相向,還真有幾分氣概,況唬得符清一愣。

    金保國見父親為了自己兒子都衝上去了,自己還害什麼?大不了跟他們拚命!也撿起一把鐵鍬往老爺子身邊一站。金森、金淼還有金焱三個孩子也扶著母親堅定的站在父親身後,在三個姐弟眼中,大哥金鑫就是他們的偶像,他們都知道,如果沒有大哥,他們三人根本不可能上得起學,將來也隻能像同村人一樣一輩子困在這大山當中,此時大哥雖然已經死了,但他們決不允許任何人動大哥墳頭一下。

    周圍的鄉親與金家都在一個村住著,低頭不見抬頭見,而且這次也是符清等人欺人太甚,當即又有幾個後生站在了金家人身後,默默的支持著金家人。

    符清這幾年沒少幹這種掘人家墳頭的缺德事兒,而且在老百姓心中,人死為大、入土為安,沒有人會讓他輕易掘了自家人的墳頭,每次都是大打出手,所以今天的場麵符清也不是第一次經曆,冷笑著上前道:“你們私自實行土葬已經違反了相關法律,而且剛才還敢非法拘禁,已經觸犯了刑法,現在要是識像就趕快滾一邊去,不然將你們都抓起來,判你們個三年五載,看你們家人怎麼辦!”

    符清的話確實有些威懾力,剛才還蠢蠢欲動的上百村民被他的話給震住了,一時間不敢上前。

    那名姓李的警察也在一邊大聲道:“我們這是在執行公務,誰敢阻攔馬上抓走!”

    不過兩人的話能嚇得住這些村民,卻嚇不倒許立等人。許立示意趙國慶上前與他們交涉,自己卻回身拉著金老爺子和金保國小聲道:“不要激動,先把鐵鍬放下,老爺子,您放心,隻要有我們在,沒人敢動這的一把土!”

    金老爺子不知道許立身份,不過金保國卻知道許立貴為市長,趙國慶也是警察,可他還是不放心,不肯放下手中的鐵鍬,執意站在金鑫的墳前,保護著兒子。金老爺子就更是堅決了,大聲道:“當年我老金什麼場麵沒見過,就這麼幾個小王八羔子也敢刨我們金家孩子的墳?今天就叫你們知道我們老金家也不是好欺負的!”

    這時趙國慶上前來到那名姓可的警察麵前,喝道:“你這也是在執行公務?這些人要刨人家祖墳你們不但不予以製止,反而助紂為虐,這就是你所謂的公務?而且你一大早就飲酒上崗,難道你不知道警察條例上規定,上班時間不充許喝酒嗎?真是給警察隊伍丟人!”

    姓李的警察被趙國慶說得一愣,自己當了這麼多年警察還沒人敢這麼訓過自己,當即借著早上的酒勁,罵道:“你算老幾,也配管老子的閑事?”

    符清也在一邊道:“李哥,別跟他們廢話,先把墳給他刨了,看他們能怎麼樣!”

    姓李的警察雖然一大早喝了酒,但還算清醒,也知道自己身為警察不能先動手,當即點頭道:“把墳刨了,誰敢阻攔一律抓回去!”

    趙國慶看到後麵二十多人一起上前,怕出什麼意外,剛想伸手拿工作證,表明身份。可手剛伸進兜,卻被人抓住了。回頭一看竟是許立。“先不忙,不把事情鬧大,怎麼對得起金鑫兄弟!”

    趙國慶一聽就明白,今天許立是真生氣了,要重懲這兩個為首的人,可自己要是現在亮出了身份,這兩人恐怕就會縮回去,隻有將事情鬧大了,鬧到這兩人壓不下去,驚動了他們的上級領導才能讓他們兩個吃不了兜著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4-22 08:52:33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