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全市搜捕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全市搜捕

    不過這個殺手可是要暗殺市長許立,如果不能盡快讓他開口,自己這些人個個都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不管這個女殺手有多頑固,都一定要繼續審下去!可又剛剛審訊了幾分鍾,剛才還在嘲笑民警的女殺手卻突然麵『色』一緊,隨後竟麵『色』蒼白,緊咬牙關,雙手緊握,豆大的汗珠滴落下來,片刻功夫,全身都濕透了!

    看著女殺手痛苦的表情,所有民警都被嚇了一跳,不知道女殺手是否是突發某種疾病,如果她真的死在審訊室,那大家誰也逃脫不了責任。

    就在大家商量著是否需要將女殺手送往醫院進行急救時,許立卻突然帶著趙國慶等人趕到審訊室。看到女殺手的樣子,許立製止了有些慌『亂』的民警。

    一分鍾左右,女殺手的痛苦消失了,混身虛脫的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當她看到許立時,此時眼神中已經再沒有了剛才的狠辣,而是充滿了驚恐。

    “想說些什麼嗎?也許說出來你的痛苦會減輕一些!”許立坐在女殺手對麵道。

    女殺手咬緊牙關,還在頑抗。可再想到剛才的痛苦,她又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覺。

    “既然你還沒想好,那麼一個小時後再見!”許立說完便離開了審訊室,同時告訴負責審訊女殺手的民警,不需要再對她實施任何手段,隻要看住不要讓她自殘、不要讓她『自殺』就可以。

    一群民警小心的看著女殺手,沒想到像個銅豌豆似的女殺手竟會軟成一灘爛泥一般。大家紛紛猜測剛才的痛苦到底會是怎樣的切膚之痛,可沒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永遠無法想象這種痛苦!

    許立又回到了於光啟的辦公室,不過此時關於許立被襲的事情已經在和連傳開,許立的電話馬上變成了熱線電話,首先是市委常委和各位副市長,不論平時與許立關係如何,此時都紛紛打來電話詢問情況表示關心。

    就連和連市委***連立田也親自打來電話關心許立的安危,並與許立商討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抓住這些殺手,不但要保證許立的安全,更要保證全市百姓的安全。

    許立被這些電話搞得煩不勝煩,最後幹脆將手機交給一位民警,讓他代為接電話,就說許立正在召開市***局的緊急會議,由他向各位領導通報情況。

    不過許立倒也不是說慌,他親自叫來市政法委***沈興農、市駐軍政委郭長河以及相關部門領導,在***局會議室召開緊急會議,對抓捕工作親自安排、親自布署。

    會議開得很短,隻用了不到二十分鍾,不過會議結束後,全市***幹警、海警、武警官兵、駐軍已經全部動員起來,駐軍及武警官兵配合民警對和連機場、汽車站、火車站、碼頭等地開展全麵檢查,逐人核對身份證。同時對全市大大小小幾千家旅店進行逐戶走訪調查,甚至連荒廢的廠房、普通的民居也不放過。許立的要求是:務必保證不留下任何死角!因為許立知道這些殺手應該不會輕易住進賓館旅店,也許他們會找一戶空置的民居做為落角點,隻有這些才能不驚動他人,保證行動的隱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轉眼又是一個小時,可以說現在的和連已經***了交通要道,那幾名殺手就算『插』翅也難飛!但時間畢竟還短,加上現在女殺手拒不開口,大家甚至連對方有幾人都不知道,想要抓住他們可以說是大海撈針一般。

    “許市長,那個女殺手要見您!”許立坐在於光啟的辦公室,突然刑警隊長伍名大叫著衝了進來。

    許立深沉的麵容『露』出一絲笑意,女殺手終於抗不住了。不過許立倒也很佩服那名女殺手,要知道當初自己不過經受了一次這種痛苦而已,就輩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可這個女殺手現在應該已經受了三次折磨,才終於崩潰,也算是個強人!“走,咱們去會會這個殺手,看她能不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於光啟和趙國慶馬上跟著許立一同來到審訊室。而剛剛經曆了第三次折磨的女殺手此時再也沒有了任何精神,整個人都已經虛脫。

    “給他一杯水!”許立看到女殺手現在的狀態真怕她一個熬不住昏死過去。

    伍名親自倒了杯水放在女殺手麵前。女殺手因為雙手被綁,隻能低頭用牙咬住紙杯,可剛才的折磨讓她混身無力,竟然叼了幾次都沒能叼起來。旁邊的一名女警在於光啟的示意下,上前幫她拿起紙杯喂女殺手喝了幾口水。

    看到女殺手一杯水喝完,終於恢複了一點精神,許立才問道:“怎麼樣,想清楚了嗎?”

    女殺手此時再也沒有了初見麵時的囂張,她知道自己會受到這種非人的折磨全是許立一手造成的。可當著許立的麵,卻不敢有一絲反抗,她現在隻求能夠趁早解脫,至少不要再受這種折磨了!所以聽到許立的問話,女殺手點點頭,道:“你們想知道什麼,我保證都告訴你們,隻求你們讓我死了吧!”

    許立冷冷一笑,站起來走到女殺手身邊,低聲道:“記得剛才我說的話嗎?我會讓你後悔你的所做所為!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不過隻要你能配合我們,我可以減輕一些你的痛苦,可以讓你每兩小時受一次這種痛苦,如果證實你所的都是事實,也許還可以適當延長,但想徹底擺脫這種痛苦是不可能的,這是對你殺害了我們戰友的懲罰!”

    女殺手當然知道想要徹底免去這種折磨根本不可能,不過能延長一會兒總會好一些,要是像現在這樣每個小時都這麼痛苦,自己可真的是受不了了。

    許立見女殺手如同小雞啄米般不停的點頭,道:“你隻有不到一個小時時間,如果能在這段時間內將問題交待清楚,那麼下次的痛苦就可以避免,抓緊時間吧!”許立說完又回到了審訊桌前坐下。

    女殺手聽到不等大家開始審問,就已經急道:“我叫阮玉琳,越南人,是黑刺公司的殺手,這次我們接到任務到和連暗殺市長許立!”

    

Snap Time:2018-07-19 19:09:32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