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七十章各自布網


    第一千零七十章  各自布網

    “算了!”孫天明一擺手離開了美味漁村。而大廳經理看到孫天明不再追究,也終於鬆了口氣。

    不過孫天明卻不知道他丟失的那幾張照片此時卻正擺在許立的桌頭,不然他決不會這麼輕鬆!

    許立看著擺在自己桌上的三張照片皺著眉頭久久無語。憑許立智商再高,一時間也猜不出孫天明為什麼會在自己手包放這麼幾張照片。

    而剛才那個與孫天明撞在一起的醉漢正是負責跟蹤孫天明的張陽。剛才在美味漁村看到孫天明下樓,他就急忙喝了幾口酒,又故意將酒撒在自己身上,裝做一副醉酒的樣子故意與孫天明撞在一起。而就與孫天明撞在一起的一瞬間,張陽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孫天明的手包抓在手,可笑孫天明直到到了家門口才發現自己的手包不見了。

    可這個時侯張陽早已將孫天明的手包翻了個遍,將他認為有用的東西全部裝進自己兜,又將錢收入囊中,造成假像『迷』『惑』孫天明。而且張陽雖然將手機卡還給了孫天明,可卡上的號碼卻已經全部轉存在自己手機上,可笑孫天明對此卻一無所知!

    “張陽,你在和連這麼多年,能不能認出照片上的地方?”許立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個究竟,不過他相信孫天明不會無緣無故將這幾張照片放在自己手包隨身攜帶。

    張陽也皺眉看了半天,卻搖搖頭,道:“這幾張照片也太抽像了,沒有什麼醒目的標誌,我隻能猜出這張照片是個碼頭,可和連市大小碼頭幾十個,景『色』都差不多,不好認定。這兩張照片應該是一家地下修車廠,可惜沒有掛牌,實在是不好猜!”

    “你把這幾張照片複印一下拿回去派人仔細查看一下,看是否能找出什麼線索!對了,剛才與孫天明見麵的是什麼人?”

    “我馬上派人去查。剛才那人我也不認識,不過已經安排人跟著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張陽當然不會放過任何與孫天明接觸的人,吳堰更是跑不了!

    張陽拿著照片出去了,而吳堰當晚就收拾好行李與家人一起離開了和連,不過在他們身後卻多了個人,一直密切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同時趙國慶在和連也開始調查吳堰的身份。

    當天正是農曆十五,皎潔的一輪明月掛在半空中,連立田站在棋盤島別墅的觀景台上看著麵前的茫茫大海,聽著陣陣波濤拍打著沙灘,若有所思。

    老忠輕輕推開房門,小聲道:“老板,他們都到了!”

    連立田點點頭,轉身走出觀景台,來到客廳當中。

    此時客廳中坐了不少人,看穿著打扮應該都是成功人士,一身筆挺的西裝,光可照人的皮鞋,不過有句話說得好: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這些人就是如此,雖然穿著西裝,可怎麼看怎麼像是混混。這些人見了連立田都馬上起身向連立田問好。

    連立田麵『色』沉靜,不苟言笑,微微點頭回應後,坐在了沙發上,才開口道:“大家都坐吧!”

    在場的幾人這才小心冀冀的坐下。老忠這時也端來茶水,不過卻隻有連立田的,其他人還沒有那個資格上老忠伺候他們。

    “前幾天安排的事情都辦的怎麼樣了?”

    坐的離連立田最近的一人忙開口道:“工廠已經停了,車也都運走了,保證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連立田點點頭,又把目光移向下一人。被連立田看著人也馬上開口道:“碼頭那邊也都安排好了,暫時停止進貨,碼頭那三個倉庫的貨也都運出去了,隻是工廠停了,這些貨現在隻能堆在河源區的一個廢舊倉庫!如果時間長了,怕這些車就真的徹底廢了!”

    連立田一擺手道:“廢了就廢了,反正基本就是廢鐵價進來的,大不了當廢鐵買了!現在和連風聲太緊,一切小心!”

    “是!”在坐的幾人連忙答道。眾人雖然心痛錢,可老板有話,誰敢不聽。

    “三子,進海縣那邊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不會!我已經警告過他們,就算真的查到他們,他們也決不敢把咱們說出來,不然他們一家老小就別想活命!”

    “嗯!”連立田點點頭,他雖然也知道這次的事情一定會給自己造成不小的損失,可錢財畢竟都是身外之物,隻要自己能保住現在的位置,不用多,隻要再幹兩三年就可以徹底收手,再用兩年時間來收尾,到時就是真有人想查也決查不出任何線索。

    “給所有人包個紅包,告訴所有人這段時間都安份點兒,不許***,如果誰出了事別怪我不客氣!”連立田這麼多年已經很少有如此嚴厲說話的時侯。可他知道,別看這些人在自己麵前一個個老老實實,可這些人原本都是什麼底細自己最清楚,若是離了自己眼皮底下,一個個都是不安份的主兒,說不定會給自己鬧出什麼『亂』子來。

    “是!”這些人見連立田說得嚴肅,不敢有一絲一毫違背,馬上點頭。

    “好了,你們先回去吧,這段時間有重要的事聯係老忠,如果沒什麼大事不要找我!”

    這些人一個個點頭哈腰的出了連立田的別墅。可剛出大門,那個三兒就一咧嘴,道:“老板這次是怎麼了,這麼點小事也把咱們都叫過來,再說在和連咱們怕過誰?老板這些年膽子怎麼變小了?難道真是老了?”

    “小心禍從口出,被老板聽到,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在三兒前麵的一人回手給了三兒一巴掌,罵道。

    三兒被打得一縮脖,不過聽到老板兩字,他還是小心的回頭看了看,看來連立田在這些人心中確實有著非常高的地位。“二哥,你們不會出賣兄弟吧!反正老板讓咱們停工,要不都到小弟那兒,小弟做東!”

    “得了吧,連老板都這麼小心,咱們可別捅什麼婁子,到時吃不了兜著走!”打了三兒的人低聲道。

    眾人聽了二哥的話都深以為然,乘船上岸後,立即分開了,並沒有再聚。

    

Snap Time:2018-01-18 10:19:09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