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作法祈福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作法祈福

    小沙彌在前麵帶路,一直將連立田帶到第三部分的大殿當中。連立田進殿後雙手合什,在一尺多高的蒲團上對殿內供奉的觀音幾叩幾拜。如果被其他人看到連立田現在的樣子,應該都會稱讚他是個虔誠的信徒,而決不會認為他還是那個經常在電視上指點江山的市委***。

    而就在連立田拜佛之際,從大殿後堂走出一位年過六旬的高僧,眉『毛』、胡須竟是雪白,可臉上卻偏偏沒有歲月留下的痕跡,仿佛嬰兒一般細嫩。雖隻有幾步遠,可行走間卻如行雲流水,決不像是六旬老人。

    “南無阿彌陀佛!”高僧站在蒲團邊,等連立田禮佛完畢才高呼佛號。

    “智普大師,弟子有禮了!”連立田恭恭敬敬的向高僧行了個大禮。

    智普大師早從老忠那得知這次連立田前來就是問事業、問前程的,所以也沒有急著與他談話,一招手,小沙彌馬上雙手捧著一隻搖簽筒走了過來。

    連立田並非第一次來求簽,當然知道該怎麼辦,接過搖簽筒,捧在胸前的位置,微閉雙眼,口中念念有詞,輕輕搖動竹筒,而幅度也越來越大。大殿中隻聽得近百隻竹簽在搖簽筒中“嘩、嘩”做響。

    片刻功夫,一支竹簽掉落在地上。連立田心有牽掛,忙將搖簽筒遞與一邊的小沙彌,撿起地上的竹簽,借著燈光念出聲來:“縱然不幹身命事,雪擁欄關馬不前。”

    “求大師解『惑』!”連立田翻身站起,將求到的簽遞與智普大師。

    “隨我到禪房來吧!”智普大師將連立田帶到自己平時居住的禪房,大家坐下後,智普大師才問道:“問事業?”

    “是!”

    智普大師搖頭歎道:“這是支下下簽!雪擁藍關馬不前,是指的韓愈進諫被貶的典故。韓愈當時為進諫皇帝不要供迎佛骨,反被貶官,所以此簽之意可解釋為你是好心無好報,萬事還是小心謹慎為上!”

    “可有破解之法?”連立田沒想到今日竟會求得一支下下簽,看來關於孫家之事確實不妙啊!自己現在夾在孫家與許立之間,許立展『露』出的實力不容小視,可孫家手上的證據卻更讓自己心驚膽跳,如果不能順利解決此事,那受影響的可不僅是孫家和許立兩人,自己恐怕也會被兩人牽連進去。

    “難、難、難!”智普大師微微搖頭。

    “還請大師救救弟子!隻要過得此關,弟子願為我佛重塑金身,以謝此恩!”連立田聽智普連道三聲難,心頭也是一緊,自己與智普相識也有五年時間,平日不論問事業、問家庭、問姻緣,無有不應,可今天卻連智普也道難,難道真的無解了?

    智普沉默半響,才長歎口氣道:“勉力一試,希望能為你化去此劫!需你留下頭發九根,明日尚需你求得九人指甲各一隻,親自采摘九『色』花瓣各一朵,一並送來,我將為你做法九天九夜,成與不成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謝大師慈悲!”連立田跪在智普大師麵前恭恭敬敬的連磕了九個響頭。因為連立田知道作法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智普說要為自己連作九天法事,那就是要九天九夜不眠不睡,隻能用些流食,而且還要不停為自己念經誦佛,別說智普大師已經六十高齡,就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恐怕這九天九夜下來也會累得隻剩下皮包骨。所以連立田這九個響頭,就是在謝智普大師。

    “留下東西就去吧,我也要做些準備,隻待你明日送來東西,我便為你做法祈福!”智普大師說完招來小沙彌送來一把金『色』剪刀,親自在連立田頭上前下九根頭發,又用一張紅紙包好。

    連立田知道明天的祈福可不是小事,智普大師今天恐怕要忙一夜,他也不敢再打擾智普大師,連忙告辭。不過在路過大殿前時,連立田從老忠那取來兩萬交給前麵帶路的小沙彌,算是今日來此上香求簽的香火錢,至於智普大師此次作法的法事費還得等法事結束後包個大大的紅包才行,而且剛才在禪房說過要為佛祖重塑金身之言可當不得玩笑,不然得罪了佛祖,就算勉強度過今天一劫,下次也保證是在劫難逃,甚至比這次還要厲害!

    現在還是隆冬時節,要是普通人想找九『色』鮮花可不容易。好在連立田身份不同,第二天天剛亮便趕到了和連市最大的鮮花培育基地。和連市園林處的處長早早就等在這,恭候大駕。

    連立田隻是客氣了兩句,便走進基地。不過智普大師要求的九『色』鮮花確實不太好找,連彩虹都隻有七『色』,要找九『色』隻能再加黑白兩『色』。再說這些鮮花大多都是雜『色』,或是紅中帶紫,或是黃中透藍,很少有純『色』的。可這次要找的卻必須上下一般顏『色』。而且這件事情又不能假他人之手,甚至不好說出此行的真實目的,以免被下麵人笑話。

    連立田打發走了想要巴結自己的園林處處長,才帶著老忠在整個基地轉了起來。整整轉了一個多小時,才總算找齊了九『色』花瓣。連立田小心冀冀摘下花瓣包了起來,又接過老忠昨天幫自己找的九個人的指甲,顧不得吃早飯急忙送給智普大師。

    送完了東西,連立田才又趕回到香格拉大酒店,剛吃了兩個包子,就見老忠推門走進來道:“那個孫天明又來了!”

    連立田也是一皺眉,一擺手示意老忠撤下早餐,道:“讓他進來吧!”

    片刻功夫,孫天明頂著一雙紅通通的眼睛走進了連立田的房間。雖說昨天已經拋出了自己最後的殺手,可孫天明心中依舊忐忑不安,在沒有得到連立田最後答複前,他在家躺在床上也是翻來複去睡不著覺。

    “連***,您是什麼意思?”

    “我會幫你和許立從中調解,不過此事急不得,要慢慢來才行!”連立田連夜去找了智普大師,智普大師也答應幫自己做場法事,不過法事卻要九天,連立田隻能拖下去。而且隻要再拖幾天,被孫天明發現的那條運貨渠道也就可以讓他徹底消失,到時就算孫天明拿著這些照片也就沒了用處。

    

Snap Time:2018-08-20 02:58:56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