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六十章惶恐不安

  
  第一千零六十章  惶恐不安
  當連立田再次組織各位市委常委重新坐在會議中時,連立田態度發生了明顯變化。現在連錢剛都被中紀委的同誌帶走了,那錢剛剛才的表態就更成了笑談,他能不能繼續在位都不知道,更沒必要為了錢剛得罪許立和省長文天。
  所以連立田的這次發言當然是話鋒一轉,道:“關於孫曉萍一案省紀委已經派來調查組,我們要充分相信省紀委的同誌會將此案調查清楚!榮升同誌,你們市紀委一定要積極配合黃曉***的調查取證工作,而且近幾天中紀委的同誌恐怕也不會立刻就走,大家回去後一定要告訴下麵的同誌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千萬不要被中紀委的同誌抓了典型,誰要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出了問題,別怪我事先沒講清楚,這是沒有任何人情可講的!同時因為孫曉萍同誌正接受省紀委調查,我建議由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柴進榮暫時主持工作!大家議一下吧!”
  剛才一直沒有發言的許立此時終於開口了。“我完全同意連***的意見,暫時由進榮同誌主持市委組織部工作,同時我們要全力配合省紀委進行調查取證,爭取盡早結案。”
  和連黨政一把手都表了態,其他人還能有什麼意見?應廣明、黃雲波以及盧鳴雖然有心替孫曉萍打報不平,可連錢剛都被中紀委帶走調查了,自己人微言輕,就算說了也沒有用,反而被連立田和許立記恨,所以也沒人敢開口。
  通過舉手表決,連立田提議的人事任命在常委會上全票通過。待表決結束後,許立低聲道:“連***,錢秘書長在和連被中紀委調查,是不是應該向江***匯報一聲?”
  連立田當然知道許立說的在理,而且這話也隻能是自己來說,可這話應該怎麼開口?江忠民會怎麼想?但不管怎麼為難,這個電話還是要打的。
  “我會向江***匯報!好了,今天的會就先到這兒吧,散會!”連立田說完夾著自己的包走出了會議室。可出了會議室才發現自己一時間竟無處可去!辦公室被中紀委的同誌占用,自己又急著向江忠民匯報工作,總不能讓自己拿個手機滿大街宣傳此事吧!
  “連***,先到我辦公室坐會兒吧!”汪靜看出連立田的為難,道。
  連立田點點頭,也隻能這樣了。到了汪靜的辦公室,汪靜給連立田倒了杯水,便十分知趣的出去了。連立田則立即給省委***江忠民打電話匯報此事。
  “什麼,中紀委的同誌在你們那兒將錢剛帶走了?”江忠民聽了連立田的匯報,差點失手打翻了茶杯。錢剛作為自己的秘書長,中紀委就算要調查也得通知自己一聲才對,怎麼可能直接將錢剛帶走?到底錢剛犯了什麼重案,竟讓中紀委如此重視?而江忠民最關心的是錢剛被調查會不會牽涉到自己?會不會是有人在針對自己,而調查錢剛隻是個試探?
  “帶隊的是誰?”
  “是中紀委第七室主任洪春曉!”
  “好了,我知道了!”江忠民知道這件事與連立田、與和連沒什麼關係,也無瑕再與連立田閑聊,直接掛斷了電話,給中紀委副***郭樹剛打去電話,詢問情況。
  郭樹剛與江忠民也算是老相識,當年在中央黨校培訓時曾是同學。所以郭樹剛對江忠民打來電話十分熱情。
  “忠民啊,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什麼時侯來京城,咱們老同學再聚一聚!”
  “樹剛,今天是有事相求!”
  “噢?咱們老同學怎麼還用上這個字眼了?有什麼事你就說吧,隻要能幫上忙的,我一定幫忙!”
  “你們中紀委派了個調查組到我們遼海了,你知道嗎?”
  “調查組?沒有啊?是誰帶隊?調查的是誰?我怎麼不知道?”
  江忠民一聽連郭樹剛也不知道,心中卻是一動,忙道:“是第七室的主任洪曉春帶隊,把我的秘書長錢剛給帶走了!”
  “洪曉春?調查錢剛?”郭樹剛對錢剛倒也有些印象,畢竟錢剛可是相當於江忠民的大管家,每次江忠民到京城都會帶著錢剛,郭樹剛也曾與錢剛同桌吃過飯。“應該不會吧!洪曉春昨天倒是跟我說過,說是要下去走訪調研一下,可我們並沒有給他交辦什麼任務,他沒說要去調查誰啊!”
  “那是洪曉春在針對錢剛?”江忠民一聽並非中紀委的命令,頓時底氣足了不少。如果隻是洪曉春的私人行為,自己倒是可以不必太在意,最起碼不會輕易牽連到自己。而且現在郭樹剛知道了這件消息,憑自己的麵子,應該會叫停洪曉春的這次行動吧。
  “***啊,這可不能說是針對誰!畢竟洪曉春也是我們中紀委第七室的主任,他也有權對違紀的領導幹部進行調查,這也是他的職責所在。”
  江忠民沒想到郭樹剛竟會給自己打起官腔,以自己和郭樹剛的關係,不應該啊!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說道?“郭***,我的老大哥,咱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直說嗎?”
  郭樹剛一笑道:“我可沒有什麼隱瞞的,洪曉春這次去遼海確實不是我們命令的,不過他要想調查誰恐怕比我下令還管用!”
  “這話怎麼說?”江忠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來。
  “洪曉春可是滕副總理的公子,明白了吧!”郭樹剛知道江忠民在京城不止自己一個朋友,而且洪曉春的身份也不是什麼秘密,沒有必要藏著掖著,告訴江忠民,想必他也會感激自己。
  江忠民這回總算明白了,沒想到洪曉春竟然有如此深厚的背影。可洪曉春來查錢剛到底是誰指使的?難道是滕副總理?自己好像沒有得罪過她吧,應該不會針對自己啊!
  “謝謝,我明白了!”不管怎麼說,郭樹剛能給自己交這個底,江忠民總得領人家的這個人情。
  “明白了就好!而且我還聽說洪曉春與你們省和連市的市長許立關係不錯。咱們老同學一場,我可不希望你出什麼問題!”
  

Snap Time:2018-10-21 20:56:21  ExecTime: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