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得罪錢剛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得罪錢剛

    錢剛接起電話,有些冷酷的道:“喂,老孫哪,找我有什麼事?”

    孫天明當然聽得出錢剛態度的變化。不過他在官場這麼多年,怎麼可能犯下那麼低級的錯誤。雖然今天這個電話是有追錢剛的意思,可話卻不能這麼說。

    “錢秘書長,你看我這腦袋,年紀大了真有些不太好用了,昨天多喝了幾杯卻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了!我從和連給您帶了一點特產,您看……”

    錢剛聽了孫天明的話感到好受一些,不過他也知道孫天明這是在跟自己玩心眼,什麼忘了,他這根本就是有意的!東西準備好了卻不給自己,非要等著今天一早再給自己打電話,不就是想借此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答應他的事嗎?但人家話說的漂亮,自己心情也好了不少,也就沒有了剛才的冷酷。

    “老孫,咱們什麼關係,怎麼還這麼客氣,別麻煩了……”

    “錢秘書長,這是應該的,也沒什麼好東西,就是和連的一些海參、珍珠粉而已,都是我們和連自產的,您看我給你送到那兒合適?”

    錢剛也在和連呆過兩年時間,當然知道孫天明所說的這些東西都是價值不菲,就拿海參來說,雖說個頭不大,幹海參隻有人小指大小,可一斤卻要幾千元。孫天明送禮,當然不可能寒酸了,這一趟至少也得上萬吧。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更別說人家還是給你送禮來的,就更打不得了!

    “那就辛苦你了,送到我家吧,交給你嫂子,正好讓你嫂子好好補補!”錢剛笑著道。

    “好,我馬上給嫂子送去!”孫天明說完便撂了電話。雖然這個電話兩人都沒有提及許立的事兒,可大家心照不宣。

    錢剛馬上又給妻子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孫天明要去家拜訪。如果錢剛不打這個電話,家人可不敢收下孫天明送來的東西。不過錢剛認為隻是些特產而已,又不是受賄,就算將來孫天明真的出了事,也咬不到自己。反而要是連這點禮品都不收,恐怕會讓孫天明多心。

    收了人家的東西,當然也要給人家辦事。再看孫天明這麼心急,恐怕和連情況不太妙,要是開口晚了,案子辦成了鐵案,再想調和都無從下手。

    錢剛翻出許立的電話,拔打了過去。

    許立看到來自省城的號碼就是一愣,號碼十分眼熟,好像看過。沒有過多猶豫,接起了電話,卻聽到電話那邊人道:“喂,許市長嗎?我是省委錢剛!”

    許立一愣:“錢秘書長?”錢剛雖然身為省委高官,可與許立卻沒有過多的交集。畢竟許立作為和連市長就算匯報工作也不可能找到省委,隻會向省長文天匯報。加上因為文天與江忠民關係錯蹤複雜,所以許立雖然對錢剛這個名字比較熟悉,但卻沒有直接打過交道。不知道今天錢剛怎麼會突然給自己打來電話。

    “嗯!”錢剛聽出了許立的疑『惑』,也明白自己突然找許立確實有些不妥。但事關江忠民***在和連的整體布局,錢剛也不敢大意。“許市長,我聽說最近和連不太平靜,不知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許立心中有些不安,按說錢剛作為省委秘書長打電話問和連的情況倒也不能說是越權,可他不應該問自己啊,就算不好直接問連立田也應該是給市委秘書長汪靜打電話才對,他來問自己又算什麼意思?而且問得這麼籠統,什麼叫不太平靜?他指的是前段時間突發事件,還是近幾天對王浩的審訊?或者是孫家?不過許立卻不能不回答,隻好也含糊的道:“請領導放心,和連社會已經恢複穩定,群眾安居樂夜,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麵發展!”

    “好,那我也就放心了!”錢剛知道許立這是在含糊其詞,不過他的重點並不在這,也就沒有多問,而是道:“昨天你們市的孫天明孫副主任來找過我……”

    許立一聽馬上就明白了錢剛今天打電話的意思,但卻不好『插』言,隻能繼續聽錢剛說下去。

    “他說和你之間可能有些誤會,不知你今天有沒有時間,能不能來陽城一趟,把誤會都當麵說清楚!畢竟你們都是和連的重要領導,如果因為你們之間的矛盾影響了和連建設大局,後果可就嚴重了!”

    雖然錢剛將許立和孫家的問題說為是誤會,可許立卻從來沒有與孫家和解的意思,原來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而且這其中不僅僅是涉及到群眾利益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孫家已經威脅到了自己以及家人的安全,就才是許立最不能容忍的!所以對錢剛拋來的橄欖枝,許立並不領情。

    “錢秘書長,我和孫家並沒有什麼誤會,也許是孫副主任多心了!謝謝您對我們的關心,您放心,我一定會和同誌們搞好團結,努力抓好和連的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工作。明天韓國有個經貿代表團要到和連考察,我正準備接待工作,實在是抽不出時間,等有機會我到陽城再當麵向您陪罪!”

    錢剛聽後臉『色』立即沉了下來,沒想到許立竟然如此不給自己麵子。自己親自邀請他,相化解他和孫家的矛盾,他也敢不來,真是沒把自己這個秘書長放在眼!不過在電話,錢剛顧及自己和許立的身份,卻不能發火、不敢發火,甚至不能惡語相向,隻能冷冷的道:“既然許市長務如此繁忙,那就算了!”說完便掛了電話。

    許立聽到錢剛掛了電話,知道自己這次是將這位省委大管家徹底得罪了,而且錢剛既然給自己打這個電話,想必也是得到了省委***江忠民的同意,也就是說自己連江忠民也得罪了。但不得罪又能怎麼樣?真的去陽城接受他的調解?那如何對得起剛剛被解救出來的蘇天月!而且不找出前一世殺害自己全家的幕後黑手,誰知道那一幕還會不會再次上演!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別說得罪一個錢剛,就是江忠民親自來也沒用!

    

Snap Time:2018-08-15 22:35:13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