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生擒老刀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生擒老刀

    “老刀,出來吧!就剩你一個人,難道你還打算繼續頑抗下去?”許立對著老刀的藏身之地喊道。

    不過沒等老刀站出來,躲在一邊的呂繰卻一下子跳了出來,一臉媚笑,討好的道:“許市長,我就知道您吉人自有天象,不會有事的!就憑他們這些人怎麼可能是您的對手!”呂繰邊說邊向許立走過來,不過剛走了幾步,就被崔林攔了下來。

    雖然從呂繰剛才的表現,大家都知道這個他不過是個靠嘴皮子吃飯的家夥,應該不會有太大危險。可不管怎麼說呂繰也被列入四大金剛,誰知道他會不會是笑藏刀,想要暗算許立。

    不過許立卻十分了解呂繰,上輩子還曾經親自審問過呂繰,要不是呂繰這個軟腳蝦最先招供,恐怕想給王浩等人定罪還得費些周折。這次對浩然堂的打擊可是比上輩子還要徹底,相信呂繰依舊是最好的突破口。

    許立擺擺手,示意崔林不要攔著呂繰,等呂繰走到自己身前,許立一笑道:“呂繰,相信你也是個明事理的人,該怎麼做不用我告訴你吧!”

    “那是,那是!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配合『政府』將他們一網打盡!”

    聽著呂繰的話,老刀氣得雙眼冒火。自己弟兄死在許立等人槍下也沒讓老刀如此氣憤,畢竟雙方是官與匪,天生就是對頭,見麵拚個你死我亡也是正常,被打死隻能怪你倒黴。可呂繰平日與大家都是稱兄道弟,現在卻換了一副嘴臉用自己兄弟的『性』命來討好許立,老刀最看不慣這種背信棄義的人!當下想也沒想,手中飛刀直『射』向還在那誇誇而談的呂繰。

    一道寒光直奔向呂繰麵門,等呂繰看到刀影時,飛刀已經近在咫尺。呂繰被嚇得手腳發軟,他當然早就聽說過老刀的成名絕技,而且還不止一次親眼看到有人死在老刀的飛刀之下,隻是沒想到自己竟也會有一天要麵對這索命的飛刀!

    “小心!”許立一直在留意著老刀的一舉一動,生怕他最後惱羞成怒,傷到自己身邊的妹妹蘇天月。隻是沒想到老刀竟然會將矛頭對準了呂繰。

    但呂繰在將來查處王浩時還有大用,王浩的一些賬目還需要呂繰來指認,許立當然不可能眼看著呂繰在自己麵前喪命。看到老刀一抖手,一道寒光飛向呂繰時,許立一拉呂繰,將呂繰摔了個大跟鬥,不過卻也躲過了老刀的致命飛刀。同時許立跨步上前,一伸手將空中的寒光收入手中。

    呂繰坐在地上,麵『色』蒼白,還沒有從剛才驚心動魄的一幕中反應過來。

    許立怕老刀再負於頑抗,大聲喝道:“老刀,住手!別忘了你母親和你兒子!”

    老刀雙手各捏著一把飛刀,本來已經對準了一邊的崔林和許立身旁的蘇天月,可聽到許立的話,老刀遲疑了,最後無奈的垂下雙臂。

    剛才看到許立的身手,老刀已經徹底服氣了,僅僅片刻功夫,不但用計殺了自己兩個兄弟,更可怕的是他竟能空手接到自己的飛刀,就連老刀自詡玩了大半輩子飛刀,也沒有信心能接住自己發出的飛刀,可許立竟然輕而易舉的辦到了,老刀便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可隻要許立不死,他對自己母親和兒子的威脅便一日不會消除,所以聽了許立的警告後老刀更不敢輕舉妄動。

    “老刀,醒醒吧!”許立見老刀放下雙臂,知道老刀已經認輸,不禁勸道:“想想你的母親和兒子,隻要你配合我們的工作,我保讓讓你能見他們最後一麵,如何?”

    老刀一想起自己頭發斑白的老母親、可愛的小兒子,英雄鐵血大半輩子的老刀終於忍不住悲上心頭,雙眼濕潤。可老刀講了半輩子義氣,又豈肯出賣王浩?

    可不聽許立的話,自己老母親和小兒子又如何能擺脫許立的黑手?到時許立要是真將母親和兒子抓來,當著自己的麵折磨兩人,自己該怎麼辦?

    老刀心中難以決斷,沉默了片刻,突然揚起手,一點寒光從老刀手中閃出。崔林大聲尖叫道:“小心!”生怕老刀再對許立不利。

    可許立卻看得清楚,老刀肩膀根本沒動,也就是說他根本沒有使出全力,拋出飛刀的意思。隻見那一點寒茫,直奔老刀自己的咽喉,他竟然要『自殺』!

    許立顧不得多想,剛剛抓到手的飛刀脫手而出。隻聽“當”的一聲,現場人都是目瞪口呆。許立的飛刀竟然將老刀手上的小刀齊柄截斷,刀柄狠狠的紮在老刀的咽喉,可沒有了刀刃的小刀又如何能要了老刀的命?隻是在老刀脖子上留下長長一道劃痕。

    “老刀,難道你真忍心不再見母親和兒子最後一麵?”

    老刀好不容易下了狠心準備『自殺』,想一死百了,想必以許立堂堂市長也不會再為難他們孤兒寡母。可沒想到現在想死竟也這麼難!更沒想到許立身手如此高明,竟能準確的『射』斷自己手上的飛刀!

    老刀可以說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不管老刀再怎麼狠心,死過一次的人心理便會變的脆弱,再也沒有了『自殺』的勇氣。加上許立提起了自己的母親、兒子,老刀更加希望能最後再看自己母親和兒子一眼,不然他死不瞑目!“許立,難道我想死也不行嗎?”

    聽著老刀略哭腔的聲音,許立知道老刀已經投降了。給身邊的崔林一個眼『色』,崔林立即明白,馬上小心的朝老刀走過去。老刀見到崔林一步步『逼』近,也知道自己這輩子算是到頭了,但又不是人家的對手,失去了反抗之心。手一鬆,另一隻手上的飛刀落在地上,老刀雙手緊緊抓住自己的頭,狠狠的捶打著,發泄著心中的苦悶。

    崔林卻不會管老刀的感受,上前一把抓住老刀,將其雙手扭到身後,又看了一眼躺在老刀腳下的王達,微微一笑:“王達、王少爺,咱們又見麵了!”

    

Snap Time:2018-04-22 08:37:47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