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誘敵上當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誘敵上當

    許立看到頭頂亮光一閃,對方兩人應聲而倒,知道是全景林和沙喜明已經將頭頂上的危脅消除,而且又幹掉對方兩人,此時對方在倉庫中,包括王達和呂繰在內也僅剩下五人而已,而自己這方同樣有五人。王達、呂繰和蘇天月可以說沒有任何戰鬥力,算下來,自己這方反而占據了優勢。

    不過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倉庫,就算自己這方多一個人,也不敢有絲毫大意,反而還得小心冀冀,別被自己人誤傷。

    許立此時早已經將蘇天月身上的強索解開,在如此激烈的槍戰中,蘇天月卻顯得十分鎮靜,隻是緊緊的抓著許立的胳膊。在她看來,隻要許立在自己身邊,自己就不會再有任何危險!

    此時的老刀雖然有心給兄弟報仇,可他也知道自己派去藏在倉庫頂上的兄弟已經凶多吉少,對方同樣有三個身手不下於自己的高手,自己甚至已經不是人家對手。

    可在現在的情況下,就算想帶著王達悄悄撤出去也不太可能。倉庫的大門已經被關死,自己又要照顧已經受傷的王達,在崔林等三個槍手的看守下,根本逃不出去!這還是老刀沒有將許立算在其中,在他看來許立作為一市之長,要說讓他上台講話自己不是對手,可要說打仗,自己能打他八個!

    在黑暗的倉庫中雙方陷入了僵局,沒有人敢輕舉妄動,甚至不敢大聲喘氣。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老刀所有的耐心已經消磨的差不多了,而許立也同樣心急。畢竟在自己來前已經給趙國慶和郭長河打去電話,想來他們早就已經出發,現在應該快到了。如果老刀等人聽到外麵的警笛聲,必將背水一戰,『亂』槍之下許立也不敢保證顆顆子彈都長了眼睛,不傷到自己人。

    而且許立更不想讓外人看到自己拿槍的樣子,畢竟自己做為一市之長,隻需要顯『露』自己威嚴的一麵就足夠了,沒必要將自己噬血的一麵展『露』出來,那樣不但不會有什麼好處,如果傳出去,恐怕還會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用來攻擊自己,說自己不顧市長之身,為了妹妹以身犯險,置自己安危於不顧,一旦真出了什麼意外,和連必將發生混『亂』。

    許立想了片刻,輕輕從兜掏出汽車鑰匙。輕聲囑咐蘇天月道:“趴在地上不要動,小心點兒別被流彈打傷了!”蘇天月知道許立一定要有什麼行動,不過她對許立卻是信心滿滿,根本不擔心許立的安危,隻是按照許立的話整個人平趴在厚厚的雪地上,一動不動。

    許立見蘇天月藏好了,一手持槍,一手卻輕輕按響了手中的車鑰匙上的警報器。

    倉庫外立刻傳來刺耳的警報聲,所有人的注意力馬上被警報聲所吸引。本來倉庫中的緊張氣氛就已經要凝結,突如其來的尖叫聲,讓眾人條件反『射』般立卻朝聲響方向開槍,唯有許立早有準備,不但沒有回頭,反而一直盯著對麵。隻聽頭頂有兩聲槍響,在自己前方十幾米的距離也有兩團火光升起,在自己身旁五米左右的一堆雜物後同樣有槍聲響起。

    許立知道在前方的兩人正是老刀的手下,而在倉庫頂上的是全景林和沙喜明,身旁不遠處的應該是崔林。至於老刀早已多年不使槍械,僅憑他身上的十幾把飛刀已經可以解決所有對手。

    許立當下不在遲疑,對準前方的一團火光輕輕扣動扳機,又一人應聲而倒。老刀一方僅有的三人又少了一個,自己這方的危險已經大大降低!

    “老五小心!”老刀看到對麵的亮光也顧不得暴『露』行蹤,大聲叫道。不過好在許立在黑暗中同樣辨不清對方的身份,隻是下意識的對準了一個藏得不是十分隱蔽的黑影開槍,老五卻是安然無恙。

    老五聽到老刀的聲音,馬上又藏了回去,叫道:“大哥你也小心,點子紮手!”

    聽到老五的聲音,老刀鬆了口氣,總算還有一個兄弟陪著自己。一直躲在老刀保護下的王達雖然『性』格已經轉變了許多,可腿上中槍的部位已經漸漸沒有了知覺,由不得他不害怕。“刀叔,咱們怎麼辦啊!我的腿沒有知覺了!”

    老刀一聽也嚇了一跳,沒有知覺可不是什麼好事,如果再拖下去,王達的這條腿恐怕會漸漸壞死,自己這次換人不但沒將人換回去,反而白白搭上幾個兄弟的『性』命,還有王達一條腿,王浩恐怕不會輕饒了自己。

    不過現在老刀也不敢輕舉妄動,他現在也猜出剛才那一槍恐怕是許立打的。能在如此黑暗的環境中一槍斃命,終於讓老刀知道了許立的厲害。如此算下來,對方有四人還有戰鬥力,自己這方卻隻剩下自己和老五,該怎麼辦!

    許立卻不會給老刀思考對策的機會,隻是一聲警笛而已就已經讓對方再失一人,許立更加增強了信心。在身上一陣『摸』索,想看看是否還能找到東西,再來一次引蛇出動。隻要將對方最後一名槍手擊斃,僅憑老刀一人加上呂繰和王達兩個拖油瓶,到時還不是任由自己這方拿捏。

    『摸』了片刻,又讓許立找到了好東西,一隻打火機。

    許立做了一些準備後,悄悄將打火機點燃,隨即拋向剛才老五所在的位置。許立的打火機可不是大街讓一塊兩塊或者十塊八塊的打火機,而是前段時間範玉華送給許立的結婚周年紀念禮物。許立的煙癮雖然不大,可每天迎來送往,至少也得抽掉半包煙。所以範玉華就挑了一個限量版的銀製打火機送給許立,免得許立堂堂一個市長,一點煙時竟然還拿出一個隻值一元錢的一次『性』打火機。

    這隻歐洲限量版打火機隻要打著,如果不扣上蓋子接觸到氧氣就會一直燃燒,吹都吹不滅。一道火光如同劃過黑夜的流星落向老五的藏身之地。

    不過有了剛才的教訓,大家這次可冷靜了不少,雖然都被火光閃了眼睛,卻始終沒有槍聲響起。老五趴在一堆磚石後麵暗自冷笑,這個許市長也太幼稚了,一個陷井竟然還想讓自己陷進去兩次?

    

Snap Time:2018-04-27 04:44:23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