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一滴鮮血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一滴鮮血

    王浩怕老刀談判時惹惱了許立,不肯交出自己的兒子,王達落在那幫警察手,根本不可能有好日子過。加上自己這次命人綁架了許立的妹妹蘇天月,更是將許立得罪狠了,要是救不出自己兒子,用不了幾天兒子就有可能在監獄出現一些“意外”,落得終身殘疾都是輕的,搞不好就得一命嗚呼!王浩這輩子恐怕就真要絕後了!那時就算有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

    為了這個兒子,王浩可真是寧可付出自己的萬貫家財,如果可以保證自己兒子的安全,那怕搭上自己一條命,他也是在所不惜。所以大嘴這次來可是被委以重任,一定要與許立好好談談,確保王達萬無一失。

    “許市長,您好,我叫呂繰……”大嘴為了更好的與許立交談,上前幾步,來到許立身前笑著道。

    “我知道你,外號叫大嘴是吧!聽說你一張嘴能將死人說活,不知道今天有什麼見教啊!”許立既然有意拖延時間,當然要給呂繰發揮的機會。

    “許市長,沒想到您竟聽說過鄙人的賤名,小人真是三生有幸!隻是以您堂堂一市之長卻如此***一個孩子,您不覺得有***份嗎?”

    許立卻根本沒有搭茬,隻是頗有興趣的看著呂繰。

    呂繰本以為自己說完,許立不管是反駁自己還是解釋原因,總會說幾句話。呂繰甚至已經想好如果許立反駁自己,自己該怎麼說,如果解釋原因,自己又該怎麼說。可沒想到人家隻是淡淡一笑,根本不理自己。

    好在呂繰也見過大場麵,馬上繼續道:“許市長,孩子畢竟是孩子,不管他父親有千般不對,可您總不能拿孩子出氣吧!這可不像您一位市長該有的氣量,所以還是請您先給王達打開手拷、腳鐐,我們也會給您的妹妹鬆綁,好方便咱們換人,您意下如何!”

    “噢?你的意思是說王達還是個孩子?他父親做下的惡事與他無關?他是被我們冤枉的了?”許立本懶得與與呂繰說話,想看他一個人表演下去,隻要能再拖延十分八分的,想必全景林和沙喜明也能夠到位,開始清除那些躲在陰暗角落的老鼠。可不知怎麼,今天呂繰好像有些不在狀態,完全沒有傳聞中那樣舌綻蓮花的表現,反而顯得有些黔驢技窮、言幹詞盡的樣子。如果自己再不配合幾句,呂繰恐怕就要打退堂鼓了。

    “你難道就不知道這次的事情可以說都是這個你口中的孩子惹出來的!要不是他囂張到敢在大街上隨意搶掠少女,肆意***,會有今天的事情嗎?養不教,父之過!雖然他父親確實有責任,但他自己做錯了事就要自己承擔這一切的後果!”

    呂繰開始隻是被打『亂』了陣角,這會兒許立配合著說了幾句,終於讓呂繰有機會清理了一下思緒。其實今天呂繰表現失常的最大原因卻還是因為許立的身份。雖然呂繰也經常代表著王浩跟人家談判,也見過一些位高權重的大人物,可與市長這樣的***這樣麵對麵還是第一次。

    隨後的呂繰終於發揮出了他五張嘴的優勢,從孩子教育講到國家政策,從個別案例引申到一種社會現象。雖然許立知道呂繰此人不過是仗著一張嘴能說會道,本身卻沒有什麼大本事。可有些話經呂繰說出來卻真的讓許立也有所感悟。

    不過一邊的老刀卻是急得恨不能上去一刀將大嘴的嘴給他堵上!今天是來換人,可不是來讓你呂繰來舌戰群儒的!你呂繰在這兒給大家夥上起了課,做起了思想教育工作,這不是太可笑了嗎?雖然說為了王達的安全,如果能說得許立同意解去王達身上的手拷、腳鐐最好,可再這麼拖延下去,你還真把***的民警都當成白癡了?

    就在呂繰講得自己都熱血沸騰時,隻感到頭上一濕。不過呂繰也並沒在意,隻以為是自己講得熱了,頭上冒汗了而已。可站在呂繰身前的許立卻借著電筒的光看得清楚,那根本不是什麼汗,竟是一滴鮮血!

    許立站在那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隻是一滴鮮血而已,可此時眾人精神都是高度緊張,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恐怕會立刻引發現場的槍戰。而且許立知道,這滴血決不是什麼意外,一定是全景林和沙喜明已經暗中潛入了這間倉庫,並找到了藏身在倉庫頂上的槍手,將他們一擊斃命!

    能在這麼多人的頭頂上悄無聲息的解決了敵人,當然可喜,可這滴鮮血卻成了最大的問題!

    此時呂繰正背對著老刀等人,所以隻有許立看清了呂繰頭上的鮮血,還沒有驚動老刀等人。可要是呂繰一轉身,那麼明顯的一滴鮮血恐怕會讓老刀等人立刻警覺起來。

    許立麵『色』有些驚慌,馬上被正侃侃而談的呂繰注意到。他竟以為是自己的話打動了許立,還在那洋洋得意,大聲道:“許市長,您可想明白了?”

    許立此時那知道呂繰所謂的想明白到底指的是什麼,他的心思此時全在呂繰額頭的那滴血上。而且許立更怕頭上還會有血繼續滴落下來,那樣的話,就算呂繰反應再遲鈍也會發現。

    許立哈哈一笑,上前一步摟住呂繰。這一動作卻讓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還以為許立要對呂繰動手。站在許立身邊的崔林甚至手指已經輕輕勾動了扳機,他相信隻要半秒鍾,自己就可以要了王達的小命,而且還能在最短時間內對老刀等人還擊。

    而老刀的手也一直『摸』在腰間的飛刀上,就在許立剛一邁步時,他的手已經悄無聲息的拿出一把飛刀。好在老刀投鼠忌器,王達還在對方手上,為了王達的安全,他才沒敢動手。

    許立當然也注意到雙方的反應,大戰一觸即發!可要是自己不能盡快掩飾這個破綻,大戰卻一樣會馬上開始。現在自己隻能冒險上前掩蓋這個破綻,希望雙方能保持冷靜、克製,給自己這個機會!

    

Snap Time:2018-01-20 15:05:14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