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零一十章帶傷指揮


    第一千零一十章  帶傷指揮

    女警本就比男同誌感『性』,聽了張翎的話,這名女警早已哭得眼睛紅腫,不過她也知道如今時間寶貴,耽擱不得,立即拿起紗布為郭殿富包紮傷口。

    一會兒功夫,郭殿富中刀的位置就鼓起厚厚一層,在最上麵還有女警打的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張翎見傷口包紮完了,將郭殿富小心扶起背在上背上,道:“郭所,你就下命令吧!”

    “好!咱們今天是兄弟齊心,其利斷金!等勝利了,我請你喝酒!”郭殿富也不是婆婆媽媽的人,當即豪氣萬丈的大聲道:“走,先下去看看情況!”

    張翎立即背著郭殿富跑到樓梯處……

    安民路派出所中槍聲不斷,老刀等人雖然順利攻進了一樓大廳,甚至已經占領了整個一樓。可王達被關在安民路派出所三樓最安全的位置,老刀想要救人,就必須再攻上二樓、三樓。但從一樓上樓,卻隻有兩個樓梯口,每個樓梯口現在都有二十餘名民警嚴密把守,隻要有人一『露』頭,立即就會招至上百發子彈。而二樓又不像一樓那樣,可以從窗戶殺上去,五六米高的窗戶,再加上每個窗口都有一名民警把守,想上樓除非用人命在樓下填出一座人梯!再想到別的地方找登樓設備,時間卻已經不充許了。

    情急的老刀已經命人分別從窗戶、樓梯衝了兩次,可除了又死傷七八個手下外,卻沒有一點兒進殿。此時老刀站在大廳,也不禁望樓興歎,無計可施!

    “大哥,怎麼辦,***把守的太嚴密了,弟兄們根本上不去!要是再硬衝也隻是白送『性』命,弟兄們恐怕會不服,鬧起內『亂』!”

    老刀剛想開口,電話卻響了起來。接完電話後,老刀麵『色』青白,對站在身邊的幾個兄弟低聲道:“駐軍已經進城了,再有十分鍾就會趕到這!”

    “怎麼辦?要是被駐軍堵在這,咱們就隻能是死路一條!”***急道。

    “撤!叫齊咱們兄弟,不要驚動其他人,悄悄撤退!”老刀咬牙道。

    “好!”老三立即跑了出去。很快有五個人跟著老三撤了回來。圍在老刀身邊的七個人正是當年老刀的結拜兄弟。當初一共九人結拜,但在這些年的闖『蕩』中,除老八不幸身亡外,哥兄弟可是聚齊了。

    幾人剛來到老刀身邊,就有人低聲問道:“大哥,咱們真的就這麼走了?可那些弟兄怎麼辦?咱們總不能眼睜睜看他們死在這吧!”

    老刀對現在還幸存的七八十名弟兄的生死又豈能真的無動於衷?可王浩已經下令,隻讓自己帶幾個心腹撤出去,用其他人作掩護,以免被***跟蹤,泄『露』了行跡,自己也不敢不聽啊!再說現在自己手下人雖然已經死傷了幾十人,但反觀那些民警,至少自己現在還沒有見到一具他們的屍體,他們的實力還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

    如果自己通知所有人撤退,大家仿佛一窩蜂似的四下『亂』竄,誰知道樓上的***會不會盯住自己或是身邊的幾個結拜兄弟,想比而言,老刀寧可犧牲所有人,也不希望自己身邊這幾個兄弟再出什麼意外。

    “怎麼辦?涼辦!沒有他們掩護咱們還撤得下去嗎?你們馬上分頭告訴他們,五分鍾後發起一次總攻,隻要能攻到三樓,救出少爺,老大自然會重重有賞!到時咱們趁機溜出去!”

    幾個兄弟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也沒人敢提出什麼意見,畢竟現在形勢擺在這,進不能進,拖也拖不起,那就隻剩下撤退一條路可走了!

    幾人立即分頭通知各自手下,約好五分鍾後發起最後一次總攻。不過這些人倒也算有些良心,告訴這些手下,最後一次進攻如果失利,那大家就各自分頭撤退,等以後風聲小些時再聯係!

    如今進入派出所一樓大廳的有五十餘名打手,其中當然也有頭腦聰明的,馬上就聽明白了自己大哥的意思,不過有些有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二愣子,一聽要發起總攻,救出少爺還有重賞,馬上在那“嗷嗷”直叫,準備與***拚個魚死網破。

    五分鍾時間轉眼即逝,隨著老刀一揮手中砍刀,大吼一聲:“殺啊!”五十餘名匪徒立即再次向二樓衝了上去,樓外也有二三十人進行徉攻。這次不但兩個樓梯口是他們的主攻目標,而且還有一些匪徒利用派出所現有的東西在樓外搭建了幾個通往二樓的簡易梯子,還有一些人用臨時找來的布單做成繩索,前麵又綁了個鐵鉤拋向二樓窗戶,準備從這爬上二樓。

    近百名匪徒同時發起衝鋒,聲勢浩大,負責此次行動總指揮的郭殿富也是心中發緊,生怕那出了紕漏被匪徒衝上樓,因此指揮著背著自己的張翎從東跑到西、又從西跑到東,把張翎累得氣喘噓噓,在這寒風四虐的冬天,汗水竟打透了身上的棉襖。

    “快,去樓梯口!”郭殿富又指揮著張翎從二樓最右側的窗口跑回到樓梯口,查看情況。

    張翎隻好再次拖著疲憊的雙腿跑回樓梯口,可就在剛到樓梯口處,張翎終於雙腿發軟,差點兒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張翎,沒事吧!”郭殿富也知道今天是幸苦張翎了,關心的問道。

    張翎一咬牙道:“沒事兒,挺得住!”說完再次扶著牆站了起來,將郭殿富穩穩的背在背上,邁開大步靠近了樓梯口。

    “這情況怎麼樣?”郭殿富關心的問道。

    一名這負責指揮的幹警馬上答道:“郭所,我們頂得住!不過有些奇怪,這次他們的進攻好像有些雷聲大雨點兒小,看似聲勢不小,可真衝上來的並不多,大多數隻是站得遠遠的開槍。”

    “頂得住就好,千萬不要大意,小心守在這!”郭殿富馬上又令張翎背著自己來到另一處樓梯口。不過這情況與另一側也大同小異,各處守衛看似危險,可實際上並沒有幾個人真的衝上來,大多數人隻衝到一半,就找了掩體繼續與民警對『射』。

    

Snap Time:2018-01-18 14:19:18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