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五十三章王浩歸來


    第九百五十三章  王浩歸來

    錢家明也歎道:“小雲,當年是我對不起你母親,不過你阿姨卻是無辜的,希望你不要怪你阿姨還有你的弟弟妹妹!”

    “爸,你說什麼呢,阿姨能讓我進家門,我感激還來不及,而且弟弟妹妹跟我流得都是您的血,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宋雲當著許立的麵向錢家明表態,說明宋雲的話是發自內心的,而且也沒有拿許立當外人。

    “哈、哈,好,好!唉,人生一世,追求的目標甚多。也許年輕時追求的是名、利、權,可年老時才能體會到家庭和睦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你有再多的錢、再大的權,也沒有人與你分享這成功的喜悅,這一切又有什麼用?”

    許立也十分同意錢家明的看法,道:“錢叔說得對,家和萬事興!沒有一個穩固的後方,又如何能在社會上衝鋒陷陣?如何保證後院不會失火?”許立說到此處,心中卻是一動,眼看著錢家明已經處理好了後方,可以輕鬆上陣,可自己的後院卻是頻頻告急,誰不定什麼時侯就會火燒連營!

    一頓飯大家吃得十分高興,飯桌上錢家明和宋雲雖然沒有什麼豪言壯語,但話話外的意思卻十分明確,就是已經把許立當成了自己人。而且因為許立,同樣錢家明這位剛剛上任不久的宣傳部長也算是正式投靠在文天這邊。而且因為宋雲身為省委組織部辦公室主任,在省委組織部同樣有著不少的權利,對省委組織部內部的一舉一動都十分清楚,可以隨時向文天和錢家明匯報。

    而省委組織部長鞠敬林若想有什麼隱瞞文天的,卻必須要將宋雲調離。但宋雲卻又是錢家明的幹女兒,一旦動了宋雲就等於是徹底得罪了錢家明。想必鞠敬林也不敢輕易調離宋雲。如此以來鞠敬林就等於也被套在了文天和錢家明這一邊。

    這樣以來,文天在省說話的力量必然大增,隻要文天能將省『政府』的各位副省長理順了關係,恐怕就是省委***江忠民也無法再***文天在省的發展。

    許立離開陽興樓時將這些情況告訴文天後,文天也特別高興,若不是公務纏身,也要親自宴請許立。有了錢家明無條件的支持,文天心也有底了。

    轉眼又過了半個月左右,許立的工作也走上了正軌。因為許立已經正式成為和連市長,而不再是代理市長,加上有蔡鑫一案的威懾,如今在和連可沒有人再敢與許立做對,至少明麵上沒人敢再反駁許立提出的各項施政方針,暗地有沒有人做手腳,許立並不在意,在絕對力量麵前,這些小陰謀、小詭計根本無法再動搖許立的根本。

    許立此時的心思一方麵放在市『政府』工作上,而另一方麵卻在琢磨著該如何對當年的事情進行調查。因為事情牽涉到和連市最大的兩個家族孫家和盧家,而且組織部長孫曉萍和總工會的盧鳴兩位市委常委又正是兩大家族這一代的代言人,許立也不敢調以輕心。

    為了不打草驚蛇,許立不敢讓於光啟和趙國慶出麵,畢竟現在的和連市***係統還不穩定,雖然已經查處了一大批違法『亂』紀的***幹警,於光啟和趙國慶也借著許立的威壓暫時控製了***的局麵,但在現在有的這些幹警中到底還有多少人是孫家、盧家的人,又有多少人與浩然堂有關係,這些還都是未知數。

    所以許立隻能借著棚戶區改造工作的由頭,幾次找到包樹仁麵授機宜,讓包樹仁暗地對和連市最大的***組織浩然堂進行調查,一定要查清浩然堂違法『亂』紀的證據,等待時機成熟時才能由於光啟和趙國慶出麵將這個和連市最大的毒瘤一舉清除幹淨。

    但據包樹仁匯報,浩然堂自從蔡鑫出事後也消停了不少,就連浩然堂的老大王浩這段時間也不知所蹤,據了解好像是出國了。看來蔡鑫被抓也讓這些人膽子小了不少。

    這天一早包樹仁竟沒等許立找他,反而主動給高瑩打去電話,要求見許立。許立聽到高瑩說包樹仁經見自己,心中也十分奇怪。為了避嫌,所以許立告訴包樹仁如果有事要見自己就打高瑩電話,通過高瑩來聯係自己。可這段時間沒聽說棚戶區改造出什麼問題啊?反而因為包樹仁在改造工程中加快施工進度,而且為確保工程質量,聘請了不少拆遷的普通百姓充當義務監理員,得到了市領導以及百姓的一片叫好聲!難道是浩然堂有了什麼新消息?許立馬上讓高瑩通知包樹仁來見自己。

    包樹仁夾著小包來到許立辦公室。許立讓秘書給包樹仁倒上茶水後,將門反鎖,說有事要與包樹仁商議。

    秘書離開後,辦公室隻剩下許立和包樹仁兩人。雖然這向年包樹仁隨著身份地位的提升,在外人麵前已經有了幾分老板的氣勢,可在許立麵前,包樹仁卻還是有些拘謹,畢竟自己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許立給予的,而且也隻有包樹仁才略微知道一些許立的勢力。許立能在看似隨意間捧起自己這個和連市數一數二的地產大鱷,那也能在不經意間一手毀掉。

    “許市長,我得到最新消息,王浩又回來了!”

    “噢?什麼時侯回來的?他回來後又有什麼新動作?”許立急切的問道。王浩從年前一走到今已經有一個多月時間,沒有了王浩坐鎮的浩然堂一切都仿佛進入了潛伏期,除了浩然堂經營的幾家夜總會、***中心外,再也沒聽說浩然堂有什麼違法『亂』紀的行為。就連這幾家夜總會和***中心在工商、稅務等部門登記時,老板也不是王浩,隻是他手下的馬仔。憑這些當然無法將王浩定罪。

    包樹仁忙答道:“王浩是前兩天剛回來的,昨天晚上他的手下給他舉行了場麵不小的歡迎晚宴,而且還邀請了其他幾個堂口的人參加,要不是我讓人去參加這個晚宴,恐怕也不知道王浩回來了!”

    

Snap Time:2018-04-20 18:45:51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