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三十八章親密酒友


    第九百三十八章  親密酒友

    劉明遠首先起酒,隨後依次是許立、李蕾、郭長河,可隻四人起完酒,一小碗的半斤酒就已經幹了。等一桌人都起過酒,由群戰變為單挑後,一瓶瓶珍藏特供茅台如白開水一般被倒下肚去。不過半個小時左右,在坐的眾人除林婉兒外,最少的也喝了有一斤多,李蕾更是早就已經麵紅耳赤,一會兒趴在林婉兒身上小聲說著什麼,一會兒又轉頭抓住許立大叫:“幹!”

    許立這個鬱悶啊,還沒等外人下手,李蕾就來了個窩反,非得跟自己撞杯,這麼下去自己可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可在今天這個場合,自己也不可能拿出身份說事,不然非得被人家笑死不可,所以許立隻好悶著頭一碗一碗的幹下去。

    李蕾喝下三碗酒後,整個人已經雙眼『迷』離,緊緊的抓著身邊的許立稱兄道弟。再過一會兒,在酒桌上就已經找不到李蕾了。林婉兒隻好向眾人告罪一聲,喊人幫她一起將李蕾扶到客房休息,隻將許立一個人仍在群狼的包圍之中。

    許立此時也想明白了,自己無論如何也喝不過這麼多人,既然今天非倒下不可,那就一定要拉兩人一同下水。打定主意後,許立對其他人的敬酒也是來者不懼,但每次都要拉上劉明遠和郭長河作陪,他們二人不喝,許立就是不端酒碗。

    劉明遠和郭長河也無法拒絕,雖然明知道許立這是要拿自己二人作墊背,可二人深信,就算自己倒下了,還有這麼多人,怎麼也將許立灌趴下了。

    半小時後,最先倒下的是郭長河,隨後立即被人扶走,接下來就是劉明遠。許立見兩員主將已經倒下被人扶走,他反而更放得開了,這次不用別人提酒,許立拿著一瓶酒給在座剩下的人都滿上,連敬眾人三碗。這一斤半下去,在場最少的也喝了有近三斤,許立喝得最多,恐怕已經有四斤多白酒,許立甚至感到自己胃仿佛有一把火在燒,再看看其他人,無不東倒西歪,再也沒人敢上前跟自己拚酒。

    許立打了個飽嗝,隻感到也有些頭重腳輕,隨後往桌子上一趴,不醒人事!

    等許立再睜開眼睛時,才發現自己正向躺在一間客房,雖然窗上遮著厚厚的窗簾,但許立透過窗簾還是看到外麵天『色』通明。許立『揉』了『揉』兩邊的太陽『穴』,蹣跚的走到窗前,拉開窗簾,才發現外麵竟是銀裝素裹,好一派北國風光。可許立明明記得自己來時並沒有下雪啊,怎麼自己睡一覺的功夫,竟下了半盡多厚的大雪?

    許立一抬手,已經十點了!許立當然不會傻到以為晚上十點多天還會這麼亮,自己竟睡了一天一夜?看來酒可真不是個好東西,自己隻記得趴在酒桌上,至於是怎麼回來的,誰扶自己回來的,竟然一點兒不知道!

    許立暗自合計,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五了,總得回家跟父母說一聲,大過年的,天天往外跑,連晚上都不回家,家人能願意嗎?就算範玉華再大度也難免會有想法。

    許立穿戴整齊,拿出電話拔通崔林的號嗎,讓崔林接自己回家。崔林昨天也沒跑掉,跟同誌們喝得不比許立少,也是剛剛清醒過來,接到許立電話,馬上去用冷水洗了把臉,準備回家。

    許立一出客房,才發現在自己客房門口竟還有一個小戰士在為自己站崗。許立忍不住笑了,在這那還用人站崗啊,要是在軍分區都會出現意外,那這個世界得『亂』成什麼樣子?

    “小同誌,幸苦你了!你們劉司令員和郭政委在那兒?”

    小同誌隻知道今天站崗的是位大領導,可一看到許立的麵孔還是一愣,他沒想到許立這麼年輕。“報告首長,劉司令員和郭政委命令我,要是您醒了,就帶您去辦公室見他們!”

    “那好,咱們去見劉司令和郭政委吧!”許立要走也得跟劉明遠和郭長河告聲別才行,也沒有為難小同誌,讓他在前麵帶路。

    好在這個招待所離劉明遠他們的辦公樓並不遠,下了樓走了幾分鍾,就來到了軍分區辦公大樓。小同誌帶著許立來到劉明遠辦公室門,輕輕敲敲門後,大聲喊道:“報告!”

    “請進!”

    推開門,許立看到劉明遠正坐在沙發上,額上還頂了塊『毛』巾,郭長河就坐在他身邊,皺著眉頭,大口大口的喝著濃茶,看來他們兩人狀態也不怎麼好啊。

    “許市長,你來了,快請進!”郭長河放下手中茶杯,站起來道。

    劉明遠也急忙拿下額頭上的『毛』巾,苦笑道:“許市長,真是讓你見笑了,我們十一個人竟被你一人給撂倒了,說出去誰信啊!”

    許立一笑道:“我不也是躺著出去的?甚至連誰扶我出去的我都一點不知道!”

    “許市長,你坐吧!我這腦袋啊好像要裂了似的!真是歲月不饒人啊,想前兩年,上級來領導檢查工作,我一口氣喝了三斤半,把來的幾個小子都給灌倒了,嚇得他們這兩年都沒敢來。現在可不行了,昨天晚上也就喝了二斤多點兒,到現在還沒緩過來,跟你可是沒法比了!”

    “劉司令員太客氣了,其他人沒什麼事兒吧?”

    “行了,許市長,就衝昨天這頓酒,你這個朋友我就交定了!咱們當兵的就信一句話,在酒桌上不耍滑的人都是好人!能喝的也都是實在人!也別叫我什麼司令員,就叫我一聲老劉就成了!”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老劉!你要是真把我當朋友,叫我小許、許立都行!”

    郭長河在一邊也道:“許立,我也算是偎老賣老,你也叫我聲老郭吧!”

    許立深深點點頭,看來昨天這頓酒沒白喝,又交上兩個朋友。不過許立也明白,昨天這頓酒隻是個引子而已,真正能讓劉明遠和郭長河交好自己的原因恐怕還是看在李蕾和林婉兒的麵子上,以李家和林家在軍界的勢力,沒有人敢小瞧這兩個小女子。而且自己現在貴為和連市長,也算是兩人上級,兩人又豈會不識趣?

    

Snap Time:2018-01-24 13:13:16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