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三十七章曖昧關係


    第九百三十七章  曖昧關係

    許立聽了林婉兒的話更是一呆,雖然知道兩人是為自己而來,而以前不論是在京城,還是在胡家時,都與李蕾和林婉兒有些小曖昧,卻沒料到林婉兒竟將事情挑明了。

    至於李蕾更是早就羞得滿臉通紅,大聲道:“婉兒,你說什麼呢?明明是你說你想許立了,要來和連看他,怎麼又扯到我頭上了?我來找他就是要好好教訓他一頓,根本沒有別的想法!”

    如果不配合李蕾此時的表情,她的話也許還會有人信,可李蕾通紅的小臉仿佛能掐出水來,那還有人會相信他的話。

    對於李蕾的反駁林婉兒竟淺笑不語,反而更讓大家對李蕾充滿懷疑。李蕾也看明白了,自己是怎麼也鬥不過林婉兒了,不過當著這麼多人,她也不好再解釋什麼,隻扔下句:“信不信由你們!”說完叫了劉明遠的勤務兵找地方洗澡去了。

    林婉兒也跟了出去,隻留下劉明遠、郭長河和許立三人在辦公室大眼瞪小眼。

    不過大家當然不會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沒必要非要說出來。

    “許市長,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本事,以後咱們可得多親近親近,有空多到我這兒指點指點這些小子,畢竟他們本事上去了,也可以為和連的安全提供保障嘛!”劉明遠司令員笑著道。

    “應該的!以後有空我會常來打擾,不過到時你們可別把我拒之門外啊!”許立笑道。

    郭長河也笑道:“黨、政、軍本就是一家,大家就應該互相幫助!”郭長河也是看到許立與李蕾、林婉兒關係密切,有意拉近與許立的關係。

    許立卻是心中暗喜,他原本想以市紀委書記張榮升為突破口,進而結交郭長河,以期望在望江各位常委中常握大多數票。可近一段時間各項工作太忙,加上自己還隻是代市長,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以免引起其他各位常委的反彈。沒想到今天被李蕾和林婉兒這麼一鬧,郭長河這倒是先打開了突破口,隻要將郭長河拉攏過來,想來張榮升本就對自己印象不錯,再拉攏張榮升應該不會是什麼難事兒吧!

    大家坐在一起閑聊,不過三個老兵坐在這兒又能聊什麼,當然都是軍隊建設的事兒。而從交談中,劉明遠和郭長河再次被許立淵博的知識所折服,不論說起特種作戰,還是海陸空協同作戰,甚至是最難的巷戰,許立都說得頭頭是道,聽得劉明遠和郭長河兩不住感慨相見恨晚。

    三人聊得正熱,李蕾和林婉兒也回來了。李蕾雖然沒有與許立有過長時間的深入交談,可林婉兒卻是與許立聊過幾次,一看劉明遠和郭長河的表情就知道,兩人也已經被許立折服。也正是許立的這種強烈的人格魅力才會讓自己為之心動,才會在李蕾回京城時故意提到許立,又一力唆使李蕾來和連看望許立。

    不過說到底,李蕾也算是自投羅網。不然以現在李家避著李蕾四處相親的情況,李蕾躲著家人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回京城,還不是也想看看許立。這樣李蕾和林婉兒兩人這才一拍即合,在春節前趕到和連。

    “林小姐、李上校,快請坐,一會兒就開飯!”劉明遠看著兩位美女如出水芙蓉一般,眼前也是一亮,笑著道。

    “你們這兒有什麼好吃的,既然來了和連是許立的地盤,當然不能放過他這個地主,咱們去市最大的酒店吃海鮮!”也不知林婉兒剛才和李蕾說了什麼,她們兩人好像沒事了,可李蕾對許卻還是不太友好,瞪了許立一眼。

    許立暗叫冤枉,我沒招你沒惹你,本來就是你自己打上門找虐,瞪我幹什麼。可許立卻不敢說出來,隻能苦笑道:“李蕾,你也是軍伍出身,聽說過有把客人放跑的部隊嗎?我倒是想請,隻要劉司令員和郭政委沒意見就行!”

    “開玩笑!”劉明遠當即大聲道:“今天要是讓你們走了,我們以後還能抬得起頭嗎?外麵人會怎麼說我們?跟你們說實話,今天就是讓你們站著出去,都不是我們的本事!”

    李蕾當然明白劉明遠的意思,不過別說是在和連,就是在自己的部隊,要是來了客人,也得把人灌倒再說其他,不然顯得不夠誠懇、不夠熱情。所以李蕾也有所準備,隻是逗許立而已。反正自己也不急著走,早晚有宰許立的機會。

    林婉兒倒是無所謂,以她的『性』格,恐怕也沒人敢向她敬酒,自找沒趣。

    一會兒功夫就有勤務員來招呼大家開飯了。劉明遠和郭長江將許立等人請到食堂的大包間。許立一進門看到這已經基本坐滿了,不過在坐的肩上至少也是兩『毛』一的少校,而且從這幾個人的體格就可以看得出來,都是酒經考驗的老將。再看看桌上,一排小碗依次擺開,看來今天就算自己酒量再大恐怕也很難站著走出去了!

    李蕾見了這個場麵也有些害怕,在部隊自己是總教官,手下人沒人敢硬勸自己酒,就算來了客人自己也就是做陪,衝鋒陷陣自然有其他人,可今天卻要慘了。

    “來,大家都請坐!對了,跟許市長一起來的小崔怎麼沒過來?”劉明遠倒還記得崔林。

    有人上前答道:“崔林同誌跟同誌們切磋之後被他們拉走了。”

    許立也知道崔林在這種場合怕也不會盡興,還不如讓他跟那些普通士兵一起來得痛快。“算了,別叫他了,跟咱們在一起他也放不開,就讓他跟戰友們一起吧!”

    “那好,都坐!小劉,倒酒!”劉明遠哈哈一笑,將許立拉到自己身邊坐下,而李蕾卻沒用人讓,已經一屁股坐在了許立另一側,她是想找機會看看許立喝多的醜態。

    林婉兒一笑,坐在李蕾身邊,郭長河就坐在了劉明遠另一側,其他人也各自坐下後,幾名勤務兵端上好酒,給大家倒滿了,唯有林婉兒特殊,要了一杯清茶。其他人也沒人敢多說什麼,由得她去了。反正今天司令員和政委的命令是要灌倒許立和李蕾。

    

Snap Time:2018-01-24 11:59:02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