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三十一章祭奠宋雲

  
  第九百三十一章  祭奠宋雲
  錢家明看到許立考慮的周全,連燒紙都買好了,卻隻是說了聲:“謝謝!”此時在錢家明看來,許立早已不是外人,錢家明是真把許立當成了自己子侄。
  隨即許立又給宋雲打了電話,約好後,大家又到安居小區接了宋雲和裴剛兩口子。不過宋雲雖然看到錢家明,卻依舊一言不發,還是裴剛對錢家明笑了笑,表示出善意。
  崔林開著車一路向半腰嶺行去,當車行駛到含山鎮時,坐在前麵副駕駛位置的錢家明忍不住向外張望,看到熟悉的建築或是景『色』,錢家明都會忍不住歎口氣。
  出了鎮子,走出不多遠便全是一片山路。好在此時的路已經比三十年前好走多了,雖然還沒有修上水泥路,但平整的沙土路至少能讓車輛通行。一路顛簸了近一個小時,車行駛在山頂的盤山路上已經可以看到山腰處的半腰嶺村。錢家明此時心情卻是越來越激動,輕聲道:“小崔,停下車,我想下車看看!”
  崔林馬上在路邊停下車,錢家明下車後站在路邊,看著腳下的半腰嶺村,不知不覺間再次想起當年與宋敏一起在夜『色』中手牽手踏遍村子周邊山林的情景,可如今景『色』依舊,人卻不在了,錢家明忍不住悲痛的流下了眼淚。
  宋雲和裴剛也下了車,看到錢家明的樣子,裴剛有心上前勸兩句,可見宋雲沒動,他也沒敢上前,隻是輕輕扶著宋雲。
  許立走到錢家明身邊,“錢叔,人死不能複生,您小心身體!”
  宋雲輕輕一推裴剛,裴剛也馬上明白過來,走到錢家明身邊,剛想開口卻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錢家明。雖然他也知道這是宋雲的親生父親,可宋雲到現在還沒有認下錢家明,他當然也敢先開口。
  許立卻一直暗中觀察著宋雲的一舉一動,既然宋雲能讓裴剛過來安慰錢家明,想必心堣w經漸漸接受了錢家明。許立在一邊道:“裴哥,扶一下你嶽父,這堣s高路險,別發生了意外!”許立的聲音比較大,宋雲站的不遠當然也聽到了。
  裴剛聽到許立的話,卻還是回頭看了一眼宋雲,見宋雲沒有開口,才上前扶起錢家明,小聲道:“山堶楔j,別吹著了,咱們還是回車塈a!”
  錢家明剛才望著山腰的小村莊,滿腦子都是宋敏的影象,沒有注意到裴剛來到自己身邊,直到被裴剛扶住,才驚醒過來。回頭一看竟是裴剛,錢家明意外的看了宋雲一眼,卻隻看到宋雲轉身上車的背影,不過錢家明卻明白,要不是宋雲同意,裴剛怎麼敢來扶自己,當下心頭暗喜。
  大家上了車,崔林小心的開車在山間行駛,很快來到了半腰嶺村。車子停在村口的空地上,馬上引來一群小孩子圍觀。這堬有瑭椄O太過偏僻,連公交車都不通,村堣H想進城還得靠自行車。加上這幾年村埵~青人都進城打工,村子孩子就更沒有機會進城,也就很少能看到這麼高檔的小轎車。
  這時村堣H也聽到了動靜,走出家門看到自家孩子都圍在一輛轎車前戲耍,都被嚇了一跳。一些出城打工的年青人可是見過這種車,聽說一輛都要幾十萬,要是碰壞了,自己就是賣房賣地恐怕也賠不起啊,當下忙叫住自己家孩子。
  孩子們散了以後,宋雲才推開車門走下來。因為母親的墳地就在村堙A所以宋雲每年都要回這奡X次,村堣H對宋雲並不陌生,有人上前招呼道:“宋姐回來了!”
  宋雲此時雖然心情不好,但這些年還多虧了村堣H厚道,有時宋雲會求村堣H幫忙砍一砍母親墳地上的荒草,大家都十分願意幫忙,而宋雲有時回半腰村也會給大家帶來一些日用品,算是感謝大家。所以宋雲還是強『露』出一絲笑意,點頭與村媔m親打著招呼。
  不過當錢家明和許立下車後,兩人今天雖然都特意穿的比較普通,可村堣H還是能明顯感覺到這兩人身上的氣質決不是自己這種人能接觸的。大家在與宋雲打過招呼後便散了。
  宋雲沒有說話,低頭順著村堛漱p路向後山行去。許立叫上崔林和裴剛去後車廂拿上來買來的燒紙等祭奠用的東西,與著錢家明一起順著小路跟著宋雲。
  眾人出了村子,又走了十幾分鍾的山路,轉過一座小山,抬眼便看到在前麵的小山林中有一座孤零零的墳墓。錢家雖然還沒有看清墓碑上的字,但看到宋雲已經雙眼含淚,不用問也知道這必然就是宋敏的墓『穴』,當即也忍不住悲痛,老淚縱橫。而在這個小山林中更保留著錢家明和宋敏當年美好的記憶,記得就是在這座小山林堙A宋敏第一次讓自己親吻了她,也就是在這個小山林堙A宋敏將自己毫無保留的交給了自己。可此時卻是天人永隔,此生再無相見的機會。
  從山腳到半山腰不過一堛爾禲A幾人卻走了十幾分鍾,這還是裴剛扶著宋雲,而許立扶著錢家明才能趕到墓前,不然還不知道要拖到什麼 時侯。
  錢家明走到墓碑前,清晰的看到墓碑上刻著慈母宋雲之墓幾個大字時,他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甩開許立,大步奔到墓碑前,雙膝跪地,扶著墓碑號啕大哭!
  宋雲含著淚水,默默將各種祭奠的東西一一擺在墓碑前,最後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趴在墓碑前失聲痛哭。裴剛隻是老老實實的跪在宋雲身邊,將燒紙點燃,喃喃自語,不知在說些什麼。
  這是錢家父女的家務事,許立和崔林不好說什麼,而且許立也沒有上前勸阻錢家明,畢竟三十幾年的思念,今天卻以這種方式相見,錢家明豈能不悲痛欲絕?此時讓他把心中的悲痛哭出來也好,免得憋壞了身子。而且想必錢家明如此悲痛,宋雲也會看在眼中,記在心堙A也有利於打開兩人的心結。
  許立和崔林不想打擾錢家明一家的祭奠,悄聲走上山,隨意轉了一圈,將時間留給錢家明一家人,希望他們能在宋敏的墳前言歸於好。
  

Snap Time:2018-10-19 16:58:43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