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二十五章響亮耳光


    第九百二十五章  響亮耳光

    “噢,不對,不對,我是當年的小錢子,錢誌遠!”錢家明見裴振海竟然不認得自己,一拍額頭想起自己當年在遼海可不是用得錢家明這個名字,連忙激動的解釋道。

    “你、你是錢誌遠?”裴振海驚呆了。

    站在一邊的宋雲聽到“錢誌遠”這三個字,更是如同一道晴天霹靂打在自己頭上!自己苦苦尋找了二十多年的父親今天竟突然站在自己麵前,而且竟還是省委宣傳部長這樣的高官!

    宋雲心中不斷在喊:“這個人就是你父親,他就是你父親!”宋雲此時百感交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是上前相認,還是上前指責他!不管當年他到底為何拋下自己母女,可這個人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啊!

    沒等宋雲開口,剛從驚愕中緩過神來的裴振海不顧自己已經年近六十,也仿佛忘記了自己虛弱的身體,上步邁到錢家明麵前。

    錢家明本以為裴振海是想要跟自己敘敘舊,可沒想到裴振海竟突然舉起巴掌狠狠的扇向自己!在場眾人被裴振海突然掄起的巴掌驚呆了。隻有許立早就看出裴振海的意圖,而且他也完全有能力阻止裴振海,可許立卻站在原地一動沒動。隻因為這一巴掌是錢家明應得的!當年不管是什麼原因,他不辭而別已經造成了宋敏、宋雲母子兩人一人難產而死,一人被拋棄,而且事發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十多年,錢家明卻從來沒有回半腰嶺找過宋雲母子,豈不該打!

    裴振海這一巴掌可以說已經積攢三十多年,打的真是又準又狠!五個手指印清晰的印在錢家明臉上,很快就從鮮紅發起腫。

    “爸!”宋雲急得汗都出來了,上前拉住裴振海。“爸,你這是幹什麼!”

    這時裴振海的老伴也從屋蹣跚的走了出來。在陽城這個東北城市,冬天的最低氣溫能達到零下三十多度,十幾年起早趟黑的買菜生涯將裴振海兩口子折磨的早就得上了風濕病、心髒病,好在兒子兒媳爭氣,都找了了不錯的工作。可剛開始時家要供兩個學生,根本沒攢下錢,沒有基礎,老兩口直到五年前才一點點退下來,不在買菜,但身體卻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裴振海老伴一出門就看到裴振海扇了錢家明一個大耳光,也急了,上前和宋雲一左一右拉住裴振海,“老頭子,你又發什麼瘋?這不都是小雲請回來的客人嗎?”

    “沒事兒,你們別拉我!我沒瘋!”說完指著錢家明對老伴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錢誌遠!當年的小錢子!”

    “錢誌遠?啊!那他不是小雲的……”老太太說到著驚得說不出話來。

    “你說他該不該打!哼,我真想拿刀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到底是不是黑的!不然你當年怎麼會忍心將小敏拋下不管!”裴振海大吼道。

    錢家明也聽明白一些,宋雲一定是宋敏的親戚,而宋敏恐怕是遇到了什麼意外,此時他真是心急如焚,也顧不得臉上的痛疼,大聲道:“裴大哥,我知道我錯了,可小敏到底怎麼了?你知道她的下落嗎?”

    “你還有臉問小敏?你當年一走不要緊,可苦了小敏!可憐她一個小姑娘竟直到要走時還在替你說話,你對得起小敏嗎?”

    “小敏走了?她去那兒了?”錢家明雖然也聽出裴振海的意思,宋敏恐怕是凶多吉少,可錢家明還是不敢相信,當年那個『性』格直爽的宋敏真的會遇到不幸,他希望宋敏隻是搬走了,隻要還活著,就還有一線希望!

    “小敏已經死了!”裴振海大聲怒道!而一邊的宋雲聽到裴振海提起自己從未見過便已經去逝的母親,再也忍不住悲痛的心情,一頭撲在婆婆懷痛哭起來。

    “死了?死了?”錢家明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隻感到頭暈目眩,他不敢相信,不願相信這是真的!但他也明白裴振海不會在這種事上騙自己。錢家明隻覺腿發軟,不住倒退,一直退到了牆邊,才靠著牆一點點蹲了下來,可兩行英雄淚卻奔湧而出。

    許立上前扶住錢家明,道:“錢部長,你別太難過,人死不能複生,還是讓裴老爺子講講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而另一邊的宋雲也看到錢家明痛苦的表情,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是裝的,他心還有自己母親,可他當年為什麼要拋下自己母女二人,如果當年錢家明不走,自己母親也許就不會去逝,自己也不會成為孤兒!

    宋雲擦去淚水,將婆婆扶到沙發上,又將公公也攙扶著坐在沙發上,自己坐在婆婆身邊,緊緊的抓住婆婆的手。在許立的攙扶下,錢家明也站了起來,許立又拉過一把椅子讓錢家明坐下。

    屋子一時間沒人開口,寂靜的嚇人。宋雲坐在哪緩了半天,才漸漸平複自己激動的心情,轉頭對錢家明道:“你當年為什麼要拋下宋敏?你知不知道在你走後他有多苦、多難?”

    “你、你應該是宋敏的侄女兒吧?你和小敏長得真像!”錢家明聽到宋雲開口,不由得再次仔細打量起她。看著宋雲就仿佛宋敏又活過來了一般,讓錢家明心有了一絲寄托。

    宋雲並沒有解釋,此時宋雲對錢家明的愛護之心卻沒有半點感覺,在宋雲想來,錢家明從當年一個『插』隊的青年能成為現在的一省要員,這其中一定發生了不少事,而且錢家明竟然連名字都改了,一定是想徹底忘記當年在遼海半腰嶺的事情,搞不好錢家明是嫌貧愛富,找了個了不得的嶽丈,才會在短短幾十年時間平步青雲,成為現在的省委宣傳部長。如果真是這樣宋雲是決不會認下這個父親的,就像多年以來一樣,就當他已經死了!自己現在有愛人、有公公、婆婆照顧自己,自己也應該知足了,何必還非得強求那些虛無縹緲的父愛!

    

Snap Time:2018-07-19 21:44:31  ExecTime:0.240